字体 -

念卢云──一个爱写作的神父

隐形草

——————————————————————————–

亲爱的卢云:

我可以称呼你为亲爱的吗?杨腓力(Philip Yancey)称你是「神圣的低度效率」

(为了爱,你表现得好像效率极低,看重人胜於事情&;相较之下,我不仅无效率

,更是後知後觉了。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六日,当我慵懒地随意翻阅近一期的《校园杂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