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负伤的治疗者

大雄

有点滑稽。信主前,基督徒千方百计让你觉得自己满身罪污、生命空虚;信主後,他们就以一个超凡入圣的标准来要求你的一言一行,於是,感到一种认知上的严重失衡。在一种以高标为低标的氛围里,一切负面的情绪似乎都是罪过。

查实我们迷信强人。我们以为信主就要成为属灵的强人,信徒领袖应该是强人,我们的牧者更应该是强人,於是,我们常常对自己、对别人,感到失望与挫败。

事实上我们的身、心、灵满是伤痕,生命的痛楚和苦难出自人类处境的深处,没有人能置身度外。我与你、你与他、他与我,都带著创伤。无痛的信仰,原是一个误会。

所以,卢云在《负伤的治疗者》中,与我们窥视生命痛苦与绝望的实相,并告诉我们,我们只能以自己痛苦的经验,作为治疗的泉源,如是,「若一个妇女深受丧子之痛折磨,牧者的职事不是安慰她,告诉她家中仍有两个漂亮健康的孩子;牧者应有勇气帮助她理解,孩子的死亡显示了她有限的人生,他与其他人都面对著同样处境。」一旦认清这处境,痛苦得著分担,释放、盼望就随之而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