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难 胜 任 的 圣 事 Philip Yancey

——————————————————————————–

某 次 作 家 聚 餐 会 上 , 谈 到 有 关 读 者 来 信 。 傅 士 德 ( Richard Foster ) 和 彼 得 森 ( Eugene Peterson ) 提 及 一 位 极 有 心 追 求 的 青 年 去 信 给 他 们 , 盼 能 得 到 属 灵 的 指 引 。 他 立 刻 回 信 , 解 答 其 疑 难 , 并 推 介 一 些 属 灵 书 籍 。 傅 士 德 後 来 才 晓 得 原 来 卢 云 ( Henri Nouwen ) 也 收 到 同 样 的 信 。 「 你 猜 卢 云 有 何 反 应 ? 」 博 士 德 继 续 说 ∶ 「 他 竟 然 邀 请 这 陌 生 人 同 住 一 个 月 , 以 便 踏 实 地 去 帮 助 他 。 」

大 多 数 作 家 场@有 大 条 道 理 去 维 护 自 己 的 时 间 和 私 人 空 间 。 九 六 年 九 月 因 心 脏 病 逝 世 的 卢 云 , 却 打 破 了 这 所 谓 专 业 精 神 带 来 的 隔 膜 。 老 实 说 , 他 整 个 生 命 实 践 出 一 种 「 神 圣 的 无 能 」 ( holy inefficiency ) 。

卢 云 在 荷 兰 受 教 育 , 是 心 理 学 家 兼 神 学 家 , 年 青 时 的 他 可 谓 如 日 中 天 。 他 曾 在 圣 母 院 ( Notre Dame ) 、 耶 鲁 、 哈 佛 等 著 名 学 府 任 教 , 每 年 平 均 最 少 出 书 一 本 , 又 四 处 去 讲 学 , 他 的 一 生 可 说 是 死 而 无 憾 , 然 而 这 正 是 问 题 所 在 。 繁 忙 的 时 间 表 与 无 谓 的 争 竞 使 他 的 属 灵 生 命 停 滞 ぁ@前 。

卢 云 在 南 美 洲 的 第 三 世 界 宣 教 了 半 年 , 对 他 来 说 俨 然 是 崭 新 的 挑 战 。 可 是 回 美 後 , 他 马 上 又 四 出 讲 道 , 使 情 况 变 得 更 糟 。 最 後 , 卢 云 在 法 国 一 个 严 重 残 障 之 家 ( L’Archre community ) 找 到 了 方 向 。 他 觉 得 在 他 们 中 间 获 益 良 多 , 以 至 他 答 应 在 多 伦 多 「 晨 曦 」 ( Day Break ) 残 障 之 家 当 院 牧 。 卢 云 就 在 那 里 渡 过 他 最 後 的 十 年 , 他 仍 有 写 作 和 出 外 讲 道 , 但 总 会 返 家 ─ ─ 「 晨 曦 」 。

一 次 , 我 去 探 卢 云 , 在 他 窄 小 的 房 间 内 共 进 午 餐 。 房 里 有 张 单 人 床 、 一 个 书 柜 和 几 件 古 旧 的 家 俱 。 墙 壁 上 除 了 挂 有 一 幅 梵 高 油 画 和 一 些 宗 教 饰 物 外 , 并 没 有 甚 麽 可 夸 的 。 一 位 「 晨 曦 」 的 员 工 以 沙 律 和 面 包 招 待 我 们 。 那 里 没 有 传 真 机 , 没 有 电 脑 , 没 有 挂 历 。 然 而 , 在 那 房 间 里 , 卢 云 可 以 找 到 憩 静 。 在 那 里 , 教 会 这 「 实 业 」 似 乎 已 被 抛 到 九 霄 云 外 。

午 餐 过 後 , 我 们 为 一 个 由 卢 云 照 顾 的 青 年 ─ 亚 当 ─ 举 行 特 别 的 圣 餐 , 庆 祝 他 廿 六 岁 生 辰 。

卢 云 面 带 严 肃 , 眼 里 却 流 露 温 情 。 亚 当 不 能 说 话 、 不 能 走 路 、 不 能 自 己 穿 衣 服 , 属 严 重 弱 智 者 , 完 全 不 明 白 大 家 在 做 甚 麽 。 他 似 乎 唯 一 知 道 的 , 是 他 的 家 人 来 了 , 在 整 个 仪 式 中 , 他 不 断 流 口 水 , 不 时 发 出 咕 噜 声 。

後 来 卢 云 告 诉 我 , 他 每 天 要 花 差 不 多 两 小 时 去 服 侍 亚 当 ; 为 他 洗 澡 、 刮 脸 、 刷 牙 、 梳 头 、 握 著 他 的 手 协 助 他 吃 早 餐 。 对 卢 云 来 说 , 这 些 简 单 、 重 复 的 动 作 , 成 了 他 个 人 默 想 的 良 辰 。

老 实 说 , 我 曾 怀 疑 这 麽 忙 的 传 道 人 , 在 时 间 的 运 用 上 是 否 恰 当 ? 难 道 这 等 琐 事 杂 务 没 有 人 可 以 胜 任 吗 ? 当 我 小 心 翼 翼 提 出 疑 问 时 , 他 说 我 完 全 误 解 了 他 , 说 ∶ 「 我 并 没 有 牺 牲 甚 麽 , 在 这 关 系 里 , 最 得 益 的 是 我 , 不 是 亚 当 ! 」

那 天 馀 下 的 时 间 , 卢 云 场@在 有 意 无 意 的 回 到 我 的 问 题 上 , 从 各 方 面 分 享 他 如 何 从 这 关 系 里 得 益 。 他 坦 言 表 示 , 开 始 时 并 不 容 易 。 事 实 上 , 谁 敢 说 跟 一 位 弱 能 人 士 培 养 感 情 , 并 照 顾 他 的 起 居 饮 食 是 容 易 的 ? 但 卢 云 慢 慢 地 学 会 爱 他 , 真 正 的 爱 他 。 就 在 这 学 习 过 程 , 他 体 会 到 神 对 我 们 的 爱 是 怎 麽 一 回 事 ─ ─ 我 们 在 属 灵 上 不 也 是 弱 能 , 对 神 也 只 会 作 出 一 些 咕 噜 、 呻 吟 般 的 反 应 吗 ? 藉 著 照 顾 亚 当 , 卢 云 学 到 真 正 的 谦 卑 和 「 倒 空 」 , 这 是 在 荒 漠 苦 练 修 行 的 人 , 经 年 累 月 才 能 学 到 的 功 课 。

卢 云 曾 说 , 他 里 面 的 生 命 一 直 有 两 个 声 音 在 呼 喊 , 一 是 催 促 他 去 追 求 更 多 名 利 , 一 是 呼 唤 他 回 归 安 息 , 认 定 他 是 神 所 「 眷 爱 」 的 。 他 在 最 後 的 十 年 , 才 真 正 听 到 後 者 的 声 音 。

卢 云 最 终 的 结 论 是 ∶ 「 教 育 和 事 奉 的 目 的 , 乃 是 要 我 们 ぁ@断 在 日 常 所 接 触 的 人 中 , 辨 认 主 基 督 耶 稣 的 声 音 、   的 脸 容 和   的 脚 踪 。 」 当 我 从 《 恩 典 》 ( G r a c i a s ) 那 本 书 读 到 他 所 说 这 些 话 语 时 , 我 便 明 白 他 为 何 可 以 跟 陌 生 人 同 住 一 个 月 , 或 每 天 花 两 小 时 去 照 顾 亚 当 , 仍 不 觉 得 浪 费 !

我 怀 念 卢 云 。 对 某 些 人 来 说 , 他 的 贡 献 是 那 无 数 的 著 作 , 或 认 为 他 是 天 主 教 徒 跟 基 督 徒 之 间 的 桥 梁 , 或 敬 佩 他 在 一 流 学 府 中 显 赫 的 成 就 。 至 於 我 , 那 一 幕 叫 我 永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