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埋 身 接 触

冯智活 2001.2.11

有一位荷兰神父,二十年来在美国著名大学教授神学,并到各地演讲,其著作甚受世界各地基督徒欢迎。他在人生最後的十多年却到了加拿大一间服侍智障人士的团体去担任牧养工作,使他对信仰、牧职,人生有更深的体会。他在书中写道∶『可是当我加入了弱智人士和他们的助理团体之後,所有的控制力都没有了┅┅当人们只有甚低的智力,他们会让自己的心──满有爱的心、愤怒的心、渴慕的心──毫不矫饰地直接向你说话┅┅我发现自己正在学习许多新事物,不单是负伤者的痛苦和挣扎,还有他们独有的恩赐和恩典。他们又教我甚麽是喜乐与和平、爱心、关怀与祷告──这都是绝对不能在任何学府里学习得到的。他们又教我甚麽是忧愁和暴力、恐惧和冷漠,这是从来没有人教过我的。最重要的是,当我开始感到消沈和受挫折的时候,他们让我瞥见上帝的第一种爱。』(卢云著,<奉耶稣的名>,基道书楼,1992)

一位在神学及心理学上甚有成就之神父竟然在服侍智障人士时领会更多灵性问题,实令人惊讶!智障人士不是很可怜吗?不是很孤单无助吗?え跲对社会毫无贡献吗?更有人认为他们是社会之负累!卢云神父道出智力低的人士是那麽坦诚率直,纯真可爱,他们不明白你的高深学识及哲理,你只能以你真 的爱心与他们相处。与心智上贫乏的人一起生活,你必须直接、亲密、坦诚、虚心、忍耐、聆听;不需学问,只需爱心关怀。

不单如此,卢云神父体会到智障人士竟然可以协助他到外地演讲,使他领会原来以往他所教所讲的都只是自己一人的事工,其实应该是群体的工作。我想到,如果我们认为某些人是无用的;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们的问题,是我们的爱心眼光不足。接触,是多麽的重要,特别是接触一些我们不愿接触的人,那些对我们(表面看来)无益的、无著数的、有损我们名声身份时间的、我们不喜欢的(外貌及内涵)、有恩怨的、无人理会的┅┅啊,求主宽恕,求主帮助!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