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命的福音——给虚无、彷徨或痛苦的寻道者

蔡荣盼
  

  “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路加福音十一章10节)
  “看哪,现在正是阅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哥林多后书六章2节下)

  一、问题的实质

  坦诚、真实而严肃地面对一次信仰问题,对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假如神是存在的,那么进入神圣之中就必须有一颗赤诚、单纯的心,能够专注其上,这样,启示的门才有可能向人敞开。你会认识神不仅存在,而且他的存在是真实而活泼的。

  安静下来认真对待自己的信仰问题,对于我们自己或这个时代,都是一件极为严肃而有价值的事。我相信:如果一个人真心寻求,就一定会寻见。因为耶稣基督在路加福音十一章10节宣告说:“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我知道,在这样的沟通里,我面临一种危险。那就是试图描绘一种更高的道德、更多的自由、更美的祝福,或者更加心安理得的生活方式,来吸引你,打动你,从而把你带进一种信仰的“氛围”,让你以为除了现有生活方式之外,还存在一种可以选择的美好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被称作“信仰”。虽然,这样做对我来说(或许对你来说也是)会轻松一点。用温暖的词汇描述一种吸引人的生活方式,只需要一点文学才能就行了。如果是这样,我就是在圆一个谎,就是在误导你,并且低估了你的感悟力。不,我不想安慰你,我只想告诉你生命的事实。

  我要说的是:这不是一个生活方式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乎生命的问题。信仰乃是一次“生命的决断”。我知道,你对你的一生和生死没有把握,我也知道你希望洞悉此中的秘密。就前者而言,我们和一个民工没有什么不同,而后者或许稍有区别。。。但扪心自问:你为此认真寻求过多少呢?

  对不起,原谅我这样说,因为你可能会觉得有点刺耳。不过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我们所要面对的难题和一个文盲所要面对的难道有什么本质区别吗?就象不管我们脑子里和文盲想得多么不同(不见得我们想得比他们正确多少),但我们、我们和他们吃的都是大米做的饭,晒得都是神赐的一样的阳光。你我的人生面对的题目难道有什么本质区别吗?为什么一定要找出一个属于某某某的特殊问题?

  不,我们,和所有十月怀胎,不同人种、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都是一样的。

  我们面对的是一样的人生,面对的是一样的苦难,一样的生与死的盲点,一样的泥沙俱下的世界,一样需要我们作出回应的终极困境,一样的人类幸福如何可能的试卷。人类的一切区别到死为止,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就象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一样。对我们可能的真理,对他们就应该有可能;对我有可能的,对你就有可能。反过来,仅仅对某一个人或某一个特殊人群(如知识分子等)可能的,而对其他人不可能的,肯定不是真理。

  生命同出一个源头,不要觉得你是特别的例外。在这点上,我们都需要有真正的谦卑。在罪与恶的人性生活事实和神圣生命纯洁的标准面前,在真理面前,没有人有资本骄傲与“自义”。谦卑是面对启示的起点。

  没有把握和不得其门,是因为--“生命”,还没有重生的生命在你里面。请允许我说真话。

  你可能觉得很奇怪,明明你和我一样,有呼吸,能思想,有喜怒哀乐,是个大活人,为什么我说你没有“生命”呢?

  这就关系到什么是“生命”。能够称得上生命的,其基本定义是活的,它与死相对,胜过了死亡,经过了打击,虽遭摧残而不改变。宇宙中如果有一个叫“生命”的东西存在,这生命就应该全然是生命。在生命里面必然充满光明、充满博大而不改变的爱、充满对生命本质的确定知识和真实把握。在生命里面必然没有非生命的东西:没有黑暗,没有罪,没有自私、嫉妒和骄傲,没有邪情与私欲,没有对死亡和永恒的一无所知。

  生命是生命的唯一内容、是生命的唯一所是。这就是生命应该有的基本标准。若按这个基本标准来看我们自己的这个“生命”,怎么样呢?你我都应当诚实地承认,人类的生命,没有一个够得上这个标准。

  没错,你我来到世间,父母就给我们一个生命。正是它,使我们能吃能喝,使我们乐与怒,尽情享受神赐的阳光、雨露和水。所以人们常说:“生命是美好的。”这表达了蕴藏在生命内部的善和人类对生命美好的寄托和希望。正是这种寄望,使人类几千年来历经磨难仍然生存着。食指的“相信未来”之所以感动人,是因为他道出了人类这种总不放弃的寄望本能。而这种寄望正好同时道出了人类生命自身无法克服的先天缺陷。在黑暗中寄望光明,同时也说出黑暗是实际存在并强有力的。

  我们不能否认这个厉害的现实:正是这个不能选择的“生命”,同时也是人类千百年来活在劳、苦、愁、烦,邪情私欲,与挥之不去的本质性的虚无感之中的原因。苍蝇和玫瑰都不会感到痛苦或虚无,因为他们没有如你我一般的“生命”。这种虚无并不因为外部环境与个人境遇的改善而消失。固然,过度的劳动和狂热的集体都是对人的异化。但生命的虚无本质并不会因为你退休了、或你隐居了而消失,有时侯反而更加喧嚣地干扰你,所以有些人害怕独处,因为虚无会把他吞没。虚无不仅仅是一种感受,因为对虚无的感受也是一种心灵的能力。对于更多人,虚无是缺乏感受的—

  虽然如此,但虚无却以无聊的形式更加粗暴地占有了他生活的各个段落。虚无是知道什么都没意义,什么都不想干;无聊则是不知道什么是有意义的,还去干这干那。无聊并不仅是闲谈和打麻将这种生活的总称。无聊实际上是为无意义生命而忙碌的生活的无可逃避的本质状态。每一个诚实的人都应该放下骄傲,以对自己前所未有的袒诚和严肃问问自己:我虚无吗?我无聊吗?如果我虚无,我虚无的根源在哪里?谁的生活是不虚无的?为什么?我不虚无吗?我的不虚无有什么确定根据?我比天天闲谈的人不无聊吗?不无聊多少?我认为自己不无聊经得起我自己和别人认真的质问吗?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吗?

  没有什么比虚无与无聊更破坏人类的品质了。无聊的人和无聊的生活是人类对虚无最普遍最明显的见证。诗人骆一禾曾经这样描述他对虚无的感受:“在白花花的水面上清澈见底是多么恐怖。”即使在某些日子我们曾感受到生命的充实与幸福,但实际上我们身上这天然生命的虚无本质并没有改变。我们只是在黑房间里抓住了一只乌鸦而已。   

  人里面的问题是严重的,它不仅是“我们时代”的问题,也是所有时代的问题:在最早的“尚书”里,先贤就已喟叹:“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就是说人心灵的品质已经很差了,寻求真道的心已经很弱了。不用说在“轴心时代”的孔子就已感叹“礼崩乐坏”;就是所谓原始部落也充满嫉恨残杀,当然更不用提有文明以来的历史了,到今天更是变本加利、泥沙俱下。

  今天的人心大致可以用“麻木”来概括,今天人类的生活可以用“不知所终”和“不知羞耻”来描述。请别误会我要刻意贬低人类心灵和生活的质量,我只是说一个事实。举个例子,你看在古典的哲学和文艺里,对于善、恶,道德的关注,人生的本相,生命的本质,情感与爱,甚至宇宙(天)和人的关系这种终极性根本性的问题,都给予极大的关注。如苏格拉底、康德,老子等。虽然,没有神的怜悯与启示,人类还没有确定性的真理之光。但是,到了现代,从物质文明随着工业文明急剧兴起后,尤其从尼采开始,人们开始觉得更加虚无,无法排遣的虚无,而人们又不愿意接受基督的救赎、悔改过分别为圣的生活,于是就认为人生的本质是虚无,生命是没有目的的。

  人已经从“感觉虚无”,变成了“活在虚无之中”。

  “等待戈多”为什么轰动?

  因为他说出了人类心里无法排遣的虚无感,象坐在一辆没有司机的无轨电车里,不知要开到哪里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油,他呆在车上当然会觉得“虚无”、“坐卧不安”。他做这做那,但车上的任何游戏都不能让他满足,因为这辆车本身的目的还没有解决。所以海德格尔把人类日常生活描述为:“烦”。所以世上最智慧的君王所罗门总结说:“我所以恨恶生命,因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为烦恼。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传道书2:17)”

  为什么烦?

  因为不知道生命的目的。不知道人为何而生,更不知道人为何要死。

  死作为所有人类生命的结局,显然是一件触目惊心的事实。你不能说你对死亡不了解你就可以蔑视他的存在,就象你不能说你不懂感冒的病理学就认为它和你无关。感冒是一种活动的活生生的病菌,就象死亡是到处活动的某种无形的残酷事实一样。当一个醉汉在街上,对面那辆呼啸而至的车对他来说可能就是“死”的临到。纵然如此,现代的文艺还是有“感觉”的:感觉虚无、感觉痛苦,这种“感觉”就是为什么现在许多人读那时候的作品还能引起深深共鸣的原因。

  但到了今天,人类精神和文化生活的质量更加江河日下。所有对终极价值、人生目的的询问好象都变得过时、多余、迂腐。谦卑变成无能的代名词。有人问我说:“谦卑,人为什么要谦卑?”甚至有人曾问我说:“人为什么要圣洁?”。这就好象我到你家,你递给我一杯纯净水,而我却理直气壮地质问你:“我为什么要喝纯净水?给我一杯洗碗水不是也蛮好吗。”

  这样大家当然会笑。但这并不是一个笑话:在人对“圣洁”的貌似可笑的反问里,其实有一种值得我们悲痛的东西。因为显然人们已经对神圣事物丧失了基本的感受力,人们已经丧失了寻求神圣的精神。人们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满不在乎,似乎已经解决了这些最重大的问题。

  超越狭隘的民族、文化、血缘、语言、贫富、知识的“爱”--这个生命中最本质性、最有价值的东西,退出知识分子和艺术家的视线不知道已有多久了。他们只关心“创造力”与“发言权”,以及各科历史本身的“体系重构”,这种对智力活动的热衷,使其生活和作品丧失了精神的正面价值和生命的启发意义。而在这样浮夸的精神文化影响下的世界,人们当然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冷漠、浅薄与物质化。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人类天然的爱一般都是到“血缘”为止。所不同的是,不管有过多少的对错,西方与神之间的确开始了一部长达2000多年的“神人历史”,而在中国则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刚有所开始。但世界普遍的精神状况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无神的地方都是一样的:只能展示感官、肉体,无所谓的生活,麻木不仁,自私狭隘不问他人痛痒的个人小天地,迷乱的莫名其妙的情感和中产阶级虚弱的情调。

  今天,也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和欢迎。今天的人只关心自己的幸福,或自己的不幸。其实不关心他人幸福之人的“幸福”是不坚固的,因为世界上不是只生活着你一个人。有一天他那狭隘的个人“幸福”会被他人的不幸击碎。他人的不幸就象你的幸福喉咙里的一根刺,常常刺痛你泡在个人幸福的蜂蜜里的良知;他人的不幸就象一面巨大的镜子,照出你的幸福里面爱和责任的巨大漏洞;他人的不幸就象一面旗帜,在你敢向苍天抬头宣称你的幸福时,高高飘扬在你的视野里,他们正在对你所宣称的幸福说不。

  不幸的他人的存在,是对自私冷漠的幸福追求者的一个无情的揭谎,一个强烈的讽刺。自私和冷漠在社会中弥漫,也扩散到家庭成员中。个人自由高于一切,家庭生活的价值不再被重视。。。其中也包括信入基督以前的我。人类的精神暗淡至此,实在令人痛心。所以至少崔健的呼喊是诚实的:“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没有感觉的人和生活,就是丧失了价值判断、无根基、不正直、不清醒的被动的病态生活。这和才华、思想毫无关系。你读遍哲学书,你还是一个罪人,一个生病的人。

  二、“我究竟有什么病?”   

  你究竟有什么病?

  我不知道。

  但只要你对你自己有足够的诚实和负责,你返观自身,我相信你自己肯定能够觉察到。人人都有这种能力,无需学习,因为人有良心。

  是的,人病了,生活病了。

  病就需要医治。

  不要说你不需要医治,不要这样说。我们都有软弱的一面,我们里面都有一个地方爬着细菌,你的病表明你需要医治。如果你有严重的“病”,表明你极其需要医治。

  我也如此。

  谁是至大的医生呢?耶稣基督。在《圣经》中,耶稣实实在在地告诉我们:“人子来,是要寻找失丧的人。”他说:“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他说:“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医生。”

  罪,并非是人类自有的,罪不是人的本质特性,而是作为受造物的人背离作为创造主的父神的后果。罪是由背叛带来的,死是罪的代价。圣经罗马书说:“罪的工价乃是死。”在撒旦的诱惑下背弃父神的人类,成了无家可归、失去保护的浪子。在路加福音十五章11-32节,基督以比喻的方式启示人类正是那个浪子,他偏行己路、失去了父神的祝福、保护和产业的,只能流落到异乡吃猪吃的豆荚。。。就是世界必坏的食粮充饥。离开了父家的浪荡子怎能有安息呢?里面满了不安、烦躁、虚空、责备与死亡的感觉的。唯一的路是回家的路。而我们只有一个家:就是我们已经离开了的这个父亲的家,神的家,爱的家,永远不能朽坏的家!

  神是我们的家。

  只有在这个家里,才有我们寻寻觅觅着的喜乐和平安,才有对生命的确定把握!未回家的尚在外漂泊的浪子,只能活在虚无、罪、痛苦与漆黑之中,吃的是猪食(世界的文化、知识、才干、物质、名利场等等。)。不要说你没有在吃猪食。一个人如果不是在吃饭,他也只能是在吃猪食。神的生命才是人类真正的“饭”,神的话才是我们真正的粮食。神自己才是至大的医生,神的话才是良药。耶稣在约翰福音六章说的这段话非常好: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找我,并不是因见了神迹,乃是因吃饼得饱。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就是人子要赐给你们的,因为人子是父神所印证的。

  众人问他说:我们当行什么,才算作神的工呢?

  耶稣回答说:信神所差来的,这就是作神的工。

  他们又说:你行什么神迹,叫我们看见就信你?你到底做什么事呢?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如经上写着说:他从天上降下粮来给他们吃。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从天上来的粮,不是摩西赐给你们的,乃是我父将天上来的真食粮赐给你们。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

  他们说:主啊,常将这粮赐给我们。

  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

  可见,不管我们有多少名目繁多的病,最致命的病只有一个:就是心灵的饥饿。没有生命的真正食粮能够喂养并喂饱我们,才是我们所有人的病根。很少有人真正读懂卡夫卡的《饥饿艺术家》。极其饥饿却拒绝进食是怪异而矛盾的,因为他如此绝望的饥饿乃是因为找不到真正食之不饿的粮食。卡夫卡虽然敏锐,但他的人生并不值得羡慕与效仿--相反者却应该成为警告:如果没有来自永恒生命的确定信息,象卡夫卡这样的天才人物也只能活活饿死。

  然而现在,人类所有书籍中之唯一一本神的“自传”--圣经,唯一一位宣告自己就是那独一真神的耶稣基督白纸黑字地、毫不含糊地告诉我们:“我就是生命的粮”。他宣告说:“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不仅如此,一个尤其值得你我重视的事实是:这个宣告已经被两千多年来数以亿计的基督徒印证为是完全可信的、真实的。他就是“恩典”。

  哦,耶稣基督,他就是生命的粮。神的生命在基督里面,经过十字架的死,这神圣生命被释放了出来,成了所有人借着信入他、接受他就可以吃的粮食。这生命是人的真粮食。这生命就是“恩典”:他是白白的,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借着信领受。我可以见证:这是使人不饿的天粮。

  
  三、心灵之死的真相与生命本质

  实际上,没有什么人类自己弄出来的东西能够真正满足人类自己的需要,我指的是内心深处的真实需要。内心深处那个最真实的地方就是灵。人有灵,“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以赛亚书说:“造天造地、造人里面之灵的耶和华。”在人的灵、魂、体三个部分,也可以说是三个器官中,只有灵不是为着物质的,也不是为着思想与精神的,乃是单单为着神的。灵是人身上唯一接触神、接受神的器官。所以灵是最重要的器官。一个人灵里有神,他全人就明亮了,无神,全人就黑暗。

  一个无神的人,他的灵是死的。灵的死使人错误地花费、使用自己的一生。无神的人乱用了自己的心思、情感与意志,乱用了自己的青春、才华与金钱。灵的错误使用使人类普遍地生活在一种对神圣事物麻木不仁几近乎死亡的光景中。

  正如前文所述,人不仅是罪的,还是死的。罗马书指出:灵死了的人类向着世界向着罪是活的,向着神却是死的。犯罪从来不需要人教、也不需要人鼓励,一学就会;世界的事,人人都热中,人人都是天生的“活跃分子”。但对神、神的话、圣别的生活却毫无感觉,没有反应,跟死人一样。希伯来书也说:“你们原是死在罪并过犯之中。”罪带来了病,病导致了死。不仅外面的肉体要死,里面的灵也死了。不信神不接受基督的人,他的灵是死的。虽然他的思维可能很活跃,知识很丰富,但他对神是没有感觉的,他不知神圣生活为何物,因为他的灵死了。而神是灵,是灵的神必须重生在人的灵里。神的缺席使人心沉入了黑夜,当然也就使世界沉入了黑夜。

  当一个人凭着一颗真诚、敬畏之心相信、并接受父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救赎时,神就进入他的灵里使其人重生,神的灵就点活了他的灵。灵活了,灯就亮了,光就来了,他也就被带离黑暗。所以人类病态的根源是无神。唯一的药方不是换一种人类自己搞出来的新汤旧药,唯一的药方乃是神的生命。唯一的医生是神。造天、造地,造人并渴望把他那神圣不能朽坏的生命赐给我们的阿爸父神。我的父神,也是你的父神,也是全人类的阿爸父神,我们都是他所深爱着的孩子们。

  在约翰福音神向人这样告白:“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这个为人类的罪被铁钉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神的独生子,无罪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正是神赐给人的白白的救恩,就是我们一直所期待的“恩典”。不要马上想到你无法做到如基督一样的真实纯洁而拒绝接受救恩,就象你不能因为怕被杯子里的开水烫着你就干脆闭上眼睛连杯子也否认一样,这缺乏必要的诚实。我的一些朋友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做不到,就不愿意公开承认、并接受救恩。这非常可惜,也多多少少显得有点懦弱。不,这完全不是神的想法,这正是堕落过的人类的天然想法。你必须知道:既然是“恩典”,就不需要你做什么。事实上:正因为千白年来人类,甚至包括以色列这样的选民,凭自己一直做不到,一直失败,所以,神才自己亲自来做:就是来受死,复活,使人借着信,可以被洁净,重获新生。

  这就是恩典,恩典是白白给你的,是不需要你出代价的,是没有条件的。如果恩典规定大专以上的人才能接受(就象世上的哲学,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就很难读懂),那么全世界至少有1/2的人是无望的。但是感谢神,他没有条件。因为他说:“叫一切信他的”。当然,你是要信的,其实信就是接受。接受是最起码的,接受的意思是说,你认为这一切都是真的,是值得一信的,不是胡言乱语,更不是骗小孩的,你没有办法不相信这一切,你也没有别的“恩典”可供你选择,你愿意接受这位创造你、爱你、怜悯你的父神为你作成的白白救恩,你愿意接受神的独生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血,洗尽你所知道的和不知道的污秽,罪,不义、悖逆,你也愿意接受他复活后的生命之灵做你新的生命,神圣的生命,永远的生命!从这一刻起,你将和世人不一样。你将被这从这个世界的性质中分别出来,你将蒙召进入神的国,蒙爱者的国,不能震动的国,你将成为神的儿女,脱离一切的黑暗与定罪,进入真正的“自由、喜乐、安宁”的境地;你也将会有复活的盼望,苏格拉底所相信的将在你身上实现:“肉体如琴,灵魂是弹琴者,琴会破,而弹琴者不灭”。你将会脱离死亡,进入永生的国度。。。

  不要认为这是迷信。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在消极一面主要的是要胜过死,胜过撒旦,废除他的权势,这是他在十字架上成功的伟大救恩。所有这一切白白的恩典,神通过圣经对你说:“凡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得生命的水喝。”(启示录)面对这样美好而唯一的救恩,其实你有太多的理由感恩欣然领受。但你不领受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不愿意。而你不愿意的理由却是你自己尚未参透的:那就是你寻求拯救的心还不够诚实与勇敢。这是真的。

  人类外部的历史是由人里面的这个生命写就的。堕落的生命写了一部堕落的历史。若没有神和神在《圣经》里的启示,没有人能真正把握住生命在时间和永恒里的目的。若有人一定要说他把握住了,他一定是在说谎。因为:第一,他里面的的确确没有神圣生命的本身;第二,因为里面没有,他外面的生活也就不可能是圣洁的。相反,如果他很自信,一定要去证明,他恰恰会证明天然生命的有限性。

  也许这也不是一件坏事,很多人也是这样信主得救的。因为,他越是认真,他就越会发现在他里面有另外一个敌对的力量、与他自己那个寻求善的力量争战。并且他自己胜不过那个敌对的力量。这就是圣经所说:“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马书7章)没有人愿意说谎,可是人不知不觉说了谎;没有人认同骄傲,可人最容易骄傲;没有人赞成背叛,可是多少人背叛了;为什么?因为我们里面有个巨大的、大过我们的、不是出自我们的黑暗的东西。“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他在我们里面,与我们交战,并且要经常把我们打败。他的本质是虚谎,他的性情是邪恶。圣经称他为“撒旦”,就是魔鬼,意思是与神敌对的。这个生命的仇敌败坏了、玷污了我们每一个人。没有人喜欢犯罪,可是无数人在犯罪。

  基督说:人里面充满什么,口里就说出来。充满了罪、黑暗与虚无的人,没有办法写出一部纯洁的、神圣的历史。痛苦、嫉妒、骄傲、仇恨、疾病、死亡…,这些“肿瘤”不应因生命有善的方面和我们的美好愿望而被忽略、被搁置。不,他们应该引起我们每个人的正视,因为它是如此普遍而本质地作用于每一个人的一生。当你这样去考察,你会发现的确有苦难压在人的身上。

  所以说,生命的本质乃是神。神是生命的本身,是生命的源头。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不洁的、痛苦的。而神的生命是神圣的、纯洁的、永存的。圣经上说他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是“爱、光、圣、义”,“生命在他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所以基督对德高望重的尼哥底母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翰福音三章3节)

  重生就是在人的天然生命之外,得着了神的生命。一个还未认信基督的人,就是还未接受神的生命。也许他天生的性格和心地挺好,但他里面还没有神,还没有被这个是本质的生命重生。他这个人的罪还没有被解决。他也就不可能明白神圣属天的事,他不可能真正了解生与死的奥秘。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其实,我觉得应该是:“未知死,焉知生。”说他不怕死,“视死如归”,那也是在“强说”。其实,仔细想来他的不怕是缺乏根据的。如归也只是一种态度,而并非真的有什么把握。如归,归到哪里?中国人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人生态度里,而不愿寻求人生的真相。态度其实是不能说明什么确定事物的。你不怕狼,狼并不因此不吃你。
  

  四、圣经启示的“神-人历史”

  圣经启示给了我们一部“神-人历史”:

  这是人类历史的起源:伊甸园里有两棵树,一棵生命树,一棵分别善恶的树,人类的始祖夏娃和亚当站在两棵树面前。此前神曾告诫他们:“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神的意思是说,人吃了生命树的果子就会得永生,因为生命树就是神自己。而若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就会死。死就是没有生命了,意思是与神隔绝了,因为神就是生命的源头。撒旦进来了。撒旦借着蛇,对他们说:“神岂是真说你们不可吃。”然后他们就被引诱了,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人有了死。他们堕落了。堕落的本义是背叛神、怀疑神、离开神。这就是罪之历史的开始。

  为什么你我都有一死呢?乃是因为我们里面有罪。圣经罗马书说:“罪的工价乃是死。” 帕斯卡尔在以表达属灵思想为主旨的《思想录》中说的好:“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义人,他承认自己是罪人;一种是罪人,他认为自己是义人。”

  也许有人认为暂时还查不出自己外面有多少罪,认为自己是义的(其实是自义),然而在你的里面:在你的生命和性情里,有邪恶的罪性。但即使如此,在你的内心深处又有着对纯洁与永恒的内在渴望。人人都这样,这是无可推诿的。

  圣经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又说:“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而这样的世上唯一一本神直接向人说话的书--Bible,书中之书,究竟说了什么呢?

  圣经说出了神心头的渴望。他对人有一个永远的目的:神造天是为了造地,造地是为了造人,造人乃是造男造女。神造人是为了把他那神圣的生命赐给人,从而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像他,成为承受万有和他自己产业的儿子。

  帕斯卡尔在《思想录》中说:“在人身上,分明存在一个失去了的天使的形象。”一方面,在人身上,存有各样有限的真善美与仁爱的人性美德,也或多或少都有对永恒生命的寻求或认同。但另一方面,人心极其败坏,人的行为极其罪恶,分明又有一个恶魔形象。圣经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谁能测透呢?”(诗篇)

  为什么会这样?人在被造之始,是无罪的。根据创世纪一章,神创造万物都是用他的话:“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是“命立就立,说有就有。”并且万物都是:“各从其类”。狗是狗类,猫是猫类。但神造人的时候,是照着神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创世纪一章26节说:“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

  然而人违背了神的命令,于是罪开始了。同时死介入了人的历史。死是罪的后果。离开了神、带着罪与死的人类的生活怎么样呢?当自义的约伯(他确实比我们许多人义多了)在神面前以自己为义时,他的朋友质问他说:“在神面前,人怎能称义?妇人所生的,怎能洁净?在神眼前,月亮也无光亮,星宿也不清洁,何况如虫的人,如蛆的世人呢?”(约伯记25章4-6)离开了神的人是黑暗的。不用说那从人心里发出的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毁谤、骄傲、狂妄,等等,就是没有这些明显的罪的生活,人也只是活在黑暗里--因为看不见生命。

  生命单单在神里面,神的生命是人的光(约翰福音一章4节)。爸妈给我们的生命不是神圣的生命,而是堕落过的生命。是有限的、痛苦的、劳苦的、污秽的,必朽的、自义的;而神的生命是神圣的、圣洁的、无限的、谦卑的,有全备的爱、光、圣、义。没有神的生命做生命的人类,只能生活在罪恶与瞎眼的光景之中。这样的生活过程是痛苦和无把握,结局是“第二次的死”,就是永远的死。“死亡和阴间也被扔进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启示录20章14-15节)

  这是人类普遍的黑暗图景。然而在这块黑暗的幕布上,神圣与爱的光还是强烈地透了出来。神并没有忘记、撇弃人类。神在以赛亚书说:“纵然母亲撇弃了她的孩子,我也不撇弃你。”又说:“造你的,是你的丈夫。”(54章5节)神的怜悯漫过了人类的罪,慈爱带来了赦免。神一直做挽回的工作,他在人中间行动着。

  神永远的定旨,就是要在堕落过的人类中间,呼召出一班分别为圣的人。这班人信他是创造主、救赎主;认识他是人类的父神;重新接受他神圣的生命做生命;为他活,活他;作他的儿子,承受永生,就是神自己做永远的生命与光。在旧约时代,他在万邦中呼召了以色列人,以色列人是他的选民。“耶和华召你,如召被离弃心中忧伤的妻,就是幼年所娶被弃的妻。这是你神说的。”所以你看,整个基督耶稣降世(公元元年)以前的世代,万国都是拜偶像、多神教,或象中国这样无神或迷信乱神,而独独以色列人敬拜这位“独一的真神。”这位“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以赛亚书45章22节说:“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神,再没有别神。”18节说:“他创造坚定大地,并非使地荒凉,是要给人居住。他如此说:‘我是耶和华,再没有别神。’”以色列人是有福的,他们蒙怜悯、被拣选为独一真神之启示的唯一承受者。以色列人的生活目的是敬畏神并过圣洁的生活。不仅如此,神对以色列人有更大的期望。他对以色列说:我还要使你做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就是说,以色列人不仅要自己敬拜独一的真神,还要向外邦人肩负见证拯救之道、传扬生命福音的使命。这是神的希望。但以色列失败了。整个以色列除了少数寻求真理的,都堕落到跟外邦人一样的拜偶像、拜金、淫乱、甚至无神文化的洪流里去。

  人类再一次漆黑一片。

  罪恶与黑暗构成了人类历史。少数寻求真理的人也不得其门。

  历史需要这样被正确回顾:首先是创造(创始纪)。神造万物,最终为了造人。造人是为了得着人成为他自己的配偶。他渴望与人成为宇宙的爱之婚配。为了让人配得上他,神决定要把他自己--这宇宙中独一的永不衰残、永不玷污、永不朽坏的神圣生命赐给人,使人成为与他一样的神圣、纯洁、光明无暇疵。可以说,这是神心头永远的渴望。于是神把人放在生命树和善恶树跟前。他希望、并也嘱咐人拣选生命树-就是他自己做食物。但是撒旦--那敌对者、谎言之父进来了,它要与神争夺人。它引诱了人,使人对神的话发生了怀疑。先是女人背叛,后是男人背叛,人类背叛了神。

  人类堕落了。

  人类堕落并非因社会原因,而是因背弃了神。撒旦邪恶的性情注入人里面,整个人类的内心被玷污并全然黑暗;被造在人最深处的用来“接触神、认识神”的“灵”,死了。灵的死直接导致了人对神与神的话失去了反应。人对什么都有反应,就是对神和神的话无法有反应。什么是黑暗?黑暗就是无神。这样,内心被玷污,灵死去了的人,就从外面活出了一部无神、无义的历史。其他民族中的真理寻求者也只能在黑房子里捉乌鸦,拯救之光依然求之不得。圣经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行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三章10-12节)”

  但,历史并不到此为止。神在继续行动。他拣选了以色列人做他地上的见证和真理的使者。但以色列人除了部分先知和圣徒,最终也失败了。整个人类陷入了黑夜。在耶稣被钉死十字架后不久,以色列被罗马帝国所灭,做亡国奴长达近2000年。背离神使他们无力抵挡撒旦罪的洪流,他们因此经历了巨大的苦难,在这近2000年的精神黑夜里,以色列人仅仅靠一本《圣经》和独一的真神维系着。以色列再一次被切断从无神、乱神世界来的脐带,再一次经历到了肉体的软弱和神的真实。在苦难中,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敬畏神。他们对神敬畏的情感和过圣别生活的愿望被恢复了。1948年,神照着旧约里对以色列人的应许使之复国。

  而外邦人继续生活在无神的黑夜里,等待着启示之光。

  写到这里,我心里充满对我们这个世代的怜悯!我不想掩饰心里的真实感动,我不仅想对你,也想对所有有幸听到生命福音的人呼吁:“不要神的世代啊,不认识父亲的浪子啊,你要不信到何时呢?你要浪荡到几时呢?悔改的时候到了,你要抓住拯救的时机。”

  这就是人类历史内在的真相。就某种意义来说,这也是截止到公元元年,就是耶稣基督降生前的历史。可以说,那时人类是没有希望的,因为拯救者还未降生。道还未成为肉身。

  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

  然而公元两千多年前,历史改变了。神自己成为一个人来到世上。他就是耶稣基督。圣经说:“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耶稣的希伯来文意思是:“神成为人的救主。”基督意为:“神的受膏者。”在旧约时代,神通过兴起先知实行他的旨意,然而人失败了。人的堕落使他无法凭外面的诫命、律法与规条,遵行真理与圣善的道,而过圣别的生活。但神永远的定旨不会改变,这样,神就自己成为一个人。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人,来解决人里面的问题。

  是的,这是发生在地上的唯一深刻并奥秘的事。

  神成为人,为了拯救人,把他自己的生命给人。让接受他的人可以凭这神圣的生命成为神的儿子,就是成为神人。神的这个心头愿望启示在圣经末了启示录二十一章7节,在那里神说:“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做他的神,他要做我的儿子。”做神的儿子,这超越好人、超越诗人、超越哲人、超越贤人、超越伟人、也超越圣人。想成为这五种人是人的观念,而让人成为有神生命和性情的“神的儿子”,乃是神的观念。这不是神的突发其想,乃是神在创世之前、在已过的永远里就定意的,是“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以弗所书一:5-7)。

  这才是你被造、来到世间生存的目的,当然也是神创造你的原初与最终用意。

  我们应当竭力思想这个神圣属天的观念。在你无法想通的地方,你要停止你的思想,而开始相信。在理性不能到达的地方,要有信心。信或怀疑,这是信仰和哲学的分水岭。然而实际上,只有人开始信仰,他的理性所要解决的问题才能在圣灵的启示中被真正解决。在谦卑中开始顺服,在顺服中开始信,在信中领受启示,是人最后的出路。

  当这位创造天地万物,创造人类的独一真神决定亲自来到世上,他同时也决定了来为他所深爱着的人类死。他不是来为自己图谋一种受人景仰的生活,甚至也是来做一个如孔孟一样的道德榜样。他来,是要以一种最真实、最直接、也是最有爱的话和生活本身告诉人们:他是弥赛亚,他是基督,他是神,他深深地爱着人类。现在他要来亲自将他的百姓从罪里救出来。拯救的时机已到,人若要得救,就要信入他,真心悔改,这就可以灵里重生,结束堕落、背叛、“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的生活(以弗所书二章12节),而开始喜乐、光明,有把握的“有神”的生活,成为“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希伯来书三章1节),直到得赎,脱离我们祖宗所流传的虚妄的生活(彼得前书一章十八节)。
  

  五、耶稣基督,是你我唯一的拯救之路

  约翰福音一章18节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又说:“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神是无限的,圣洁的,他住在不能靠近的光中。污秽的人若直接见神,会被神圣洁的光击杀。这不是神主观的意愿,而是神圣洁的本质和人里面不洁之罪相对立的客观冲突。因而说:“没有人见过神。”

  但如今神已主动道成了肉身,成了和我们一样的“人子”,这位人子基督的生命本质,和他在地上33年半的人性生活充满神圣所是的爱、光、圣、义及各种人性美德,把看不见的神真实地“表明”了出来。圣经说他:将残的灯火,他不熄灭,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 “在他身上查不出不义。”约翰福音三章36节说:“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六章47-48节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信的人有永生。我就是生命的粮。”八章12节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决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他已准备好为成就伟大的救恩而牺牲一切,承担一切。他的肩膀已经准备好担当一切的苦难。他的爱与人类无定、自私、有限的爱相对,是神圣的,舍己的、无限的。当他决定亲自来救赎人类时,他知道他必须为人类受肉体的限制、受凌辱、遭误解,人要吐唾沫在他脸上;他知道他必须为人类受贫穷、受饥渴、忍受人类的不信;他知道他必须为人类、而被人类钉死在十字架上。约翰福音一章10-11节说:“他在世界,世界也是借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

  耶稣基督的降世,正是“道成了肉身”,神成了人。这是神自旧约之后更进一步、更大范围、更加彻底的拯救。在神成为人之前,人类罪恶的事实在神面前是成问题的。人类的罪摆在神面前,成了神必须要面对、要解决的重大问题。为什么呢?

  你可以说“神不是爱吗?为什么不放过人呢。”神是爱,这是不错的。但神同时又是义的。诗篇说:“公义是神宝座的根基。”人犯了罪,按着神公义的原则,人应当付出代价。罗马书三章23节说:“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欠了神的荣耀。”

  把人象耶稣一样地钉死十字架,是完全符合神公义的要求的。人应该承担犯罪的后果。但这样做使神有个两难:他爱人类,他对人类永远的目的乃是把他自己作为生命做到人里面,使人成为神而人者。他爱这他所创造但又堕落了的族类。他的爱使他不愿按他的公义定罪人,而人的罪案摆在神面前:神的公义使他必须解决人罪的问题,神的爱使他必须宽恕人并拯救人。这就是神的两难。这样,人就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最终,神选择了自己来解决人与神之间的难处。神自己来成为人,自愿拥有人的肉体之样式,却没有罪的性情。神成了耶稣,过了三十三年半的为人生活。他在地上的时候,向世人传悔改赦罪的福音;教导真理,分赐生命与爱;他使瞎子看见、瘸子走路、哑巴说话、聋子听见;他呼召人成为属天的子民,为神和神的国作见证;他责备世人的堕落生活,启示人应该蒙召过圣别的生活;他告诉世人“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他指出得救的唯一之路是悔改重生,与神和好,恢复人作为神儿子的地位和圣洁的生活。他与罪对立,他与潮流对立,他与污秽对立,他与不信对立,他与教条对立,他与虚假对立,他与堕落对立,他与自私对立,他与邪情私欲对立,他与无目的、无所谓的生活对立。

  耶稣基督,是在地上所活过的唯一正确且无罪的人。所以圣经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指的就是耶稣基督。最后,基督为人类、为你我钉死在十字架上。表面上看来,基督是被犹大出卖、被假冒伪善的宗教人士陷害、被罗马总督彼拉多钉死。但实际上,他是自愿走上十字架的。因为他在受死之前多次预言自己的死:“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路加福音九章22节)“你们要把这些话存在耳中,因为人子将要被交在人手里。”(路加九章14节)。基督是因着神对人坚强不可动摇的爱,来到世上,上了十字架。借着十字架上的代死,也借着第三天他从死里复活,基督废除了掌死权的魔鬼,胜过了死亡、肉体和罪。基督解决了神与人之间的问题,也解决了人与撒旦之间的问题。基督是人类重新通向生命树获得永远生命的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不仅如此,基督复活后,还升天,并且成为“叫人活的灵”,充满万有。哥林多前书十五章45节说:“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指的就是基督。如今,只要人愿意,把心向他敞开,这赐生命的灵就进入他的灵里,重生他,成为不能失落、不能夺去的永远而神圣的生命。因着这样的重生,人就进到神的国度,享受并活出永远生命带来的爱光圣义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基督在马太福音说基督徒是“世上的光、世上的盐”的原因。因为基督徒里面的这个神圣生命具有光照和杀菌的功能,正如光和盐的功用一样。

  在这个世界上,正常的基督徒的存在及其生活见证,是世人被神启示和接受救赎的重要凭借。他就象一面被擦亮的镜子,返照出神圣生命和神圣国度的真光。堕落、虚无的生活是世界的外表,基督徒的圣洁生活是内在的潜流;世界的生活是向下的,做的是人的有限性和有罪的见证;圣洁的生活是向上的,作的是神的无限性和神的生命是神圣的见证。你能明白吗?这是本质上截然不同的生活。是属天和属地的区别,是属灵和属肉体的区别,是洁净和罪的区别,是永生和死亡的区别,是顺服和悖逆的区别,是爱子和浪子的区别,是有家和无家的区别,是无望和有望的区别,是光明和黑暗的区别,是舍己和爱己的区别,是谦卑和自义的区别,是知罪和麻木的区别,是执迷不悟和清心悔改的区别,是为自己活和为神活的区别,是真理和缪误的区别???

  我们活了几十年,是生活本身告诉了我们自身的有限和瑕疵。同时,生活还告诉我们:诞生在这个地上的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不可能产生永恒的目的。没有人凭自身的努力曾经达到过真理与圣洁,更没有人有把握自己的生命能够存到永远。因为人类自身的黑暗是如此巨大地凸现在日常生活的白昼之中。没有启示,生老病死对人类就是一个悬而不决的谜。可是当神的怜悯和慈爱如清晨的日光临到我们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心灵每一个阴暗潮湿的房间都被照亮了。听到福音的人是有福的!克尔凯郭尔说:“你的基督耶稣今夜要诞生!”就是说当你敞开你的心扉,救赎将以主观、切身的方式临到你。基督将不再仅仅是客观的基督,基督将不再只是别人的基督,基督将不再只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基督将诞生在你的心里。基督将成为你生命的救主。基督的死将带你的旧人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基督的复活将使你作为一个新人与他一同复活!基督信仰不再是你谈论的许多美好话题中的一个,他将真实地改变你的人性,改变你的生活。他将把爱、和平、希望、喜乐、安慰、宽容、纯洁、真实、永生通过你,带向凡你生活过的每一个角落。这是发生在你内心深处的生命故事。这是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比任何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更加真实的有永恒价值的事。

  亲爱的,同蒙一位父神所造的,兄弟或姐妹,你要信,不要怀疑。你要在心里信,带着数倍于对亲身父亲的信任的信任去信,并去爱他和他所创造的每一个人,你就能更认识他。因为神不是理性或别的什么命题,神就是爱。

  请听:

  他说:“神所差来的,就说神的话,因为神赐圣灵给他,是没有限量的。父爱子,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信子的人有永远的生命,不信入子的人得不着永远的生命。”(约翰福音三章34-36,新译)
  他说:“信的人有永生。”(约翰福音六47)
  他说:“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
  他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七37-38)
  他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绝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八12)

  他说:“你们是属这世界的,我不是属这世界的。所以我对你们说:你们要死在罪中。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八24)
  他说:“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八36)
  他说:“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且我为羊舍命。???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约十14-18)
  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约十一25)
  他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

  如果您也想得着救恩

  如果你也想得着救恩,你可以真诚地向救主祷告:告诉他你认识了罪,认识了创造;告诉他你承认他是创造宇宙万物,是你的阿爸父神,更是拯救你脱离虚妄与罪的亲爱救主;感谢他为你自愿走上十字价,为你代死,成了替罪的羔羊,流出宝血,洗去了你的罪,使你与神重新和好,成为圣洁的儿女;告诉他你相信并接受他作你个人的生命救主;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祷告,阿门。

  如果你在心里这样真心祷告,请你相信你已蒙救赎,你的罪已被洗去,你已成为神的儿女。

  真心地祝愿:愿你得着这位宝贝救主,愿他也得着你。愿你早日回到父的家中。愿你也从万人中蒙怜悯,被分别为圣,成为神的儿女。愿主耶稣基督的救恩与父神的慈爱与你和你的家庭同在。愿你的全家也得救蒙恩,成为圣洁的神的家庭。

  这生命实在无比好,愿你早日得着,也愿神早日得着你。

  真诚关心你生命状况的蔡弟兄,2003年2月5日诚恳谏言。

  作者简介:蔡荣盼弟兄(brothercai),曾用笔名蔡膑,多年从事诗歌创作,著有自选诗集《灵魂交集:10年诗选》(未出版),在华语文学网站《橄榄树》发表组诗《沿海诗歌手记》。被信仰问题困扰,转向哲学,后又转向神学研读,均未解决信仰问题。1999年曾萌生出家入佛之意,不久失望而归。2000年11月11日凌晨蒙主呼召,顺服归主。

www.godoor.co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