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03

Monthly Archive

守候那永恒的温暖……

Posted by haiping on 25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生活散章, 心灵随笔, 体会美好

守候那永恒的温暖…… 海平 通勤的GO巴士在400号高速公路上快速驶向回家的方向,乌云已遮盖了原本暮色四合的天地和谐。窗外黑沉沉的一片,电闪雷鸣的暴雨顷刻吞没了整个天空,巴士连同其它的车就象一叶叶小舟,沉浮在无边的沉黑里。   低气压和一天工作的劳累,几乎所有的人都睡着了,甚至连每天惯例打牌的一夥也失去了响声。我也半眯着眼打着盹。下雨带来的气温降低和着巴士的… (阅读全文)

静思夜祷

Posted by haiping on 24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安静祷告, 心灵随笔, 体会美好

静思夜祷 海平 天上的阿爸父神,我生命的主宰,喜欢在静静的夜晚,远离了世界的喧哗与尘嚣的纷扰,独自来到你的身边与你同享夜的宁静与安祥,轻轻地给你诉说,听你无声的旁白,感受合一心灵的舒缓,每一次都是如此地执着和享受。父啊,虽然今年这里的春天迟来得如此姗姗,但是与你同在时,心中早已是春意般浓浓。                   阿爸父神,在你赐给我们… (阅读全文)

一切忙碌和繁华皆为背景

Posted by haiping on 22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一切忙碌和繁华皆为背景 海平 只要你站在车来车往、喧嚣嘈杂的城市的十字街头,看一看那令人眩目的飞梭似的车流,望一望滚滚红尘中熙熙攘攘的人流,从他们行色匆匆的身影、疲惫的毫无表情的脸上能解读到的是什么?可能你会问这忙碌背后是否有快乐?生命是短暂的,但这短暂的生命太过于拥挤了。我们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我们把太多的光阴抛洒在繁忙的工场里和喧闹的市场上,太… (阅读全文)

父亲的背

Posted by haiping on 17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父亲的背 海平 在我的童年,父亲总是忙出忙外,不象母亲在日常家务上与我们几个孩子在视线上有很多照面。他出门时的背影是我们全家人那时最难以抹去的意象。他为家而忙碌的背影成为我们心中最温暖最有力的支柱保证。那时,我们并不苛求更多的东西,玩的,吃的都是简单的再不能简单了。围着父亲成为最高兴快乐的事了,似乎父亲就是外部世界的全部。 父亲高大的身躯,少言苟笑的… (阅读全文)

爱在永恒

Posted by haiping on 08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爱在永恒 海平 岁月易老,亲情不变。当我像一颗树郁郁葱葱的长成,母亲却日益衰老。母亲只是毫无怨言为她的儿女们付出,母亲对我的关心和爱护,不存在付出与得到的比值。可以说,母亲的爱像阳光,一年四季我们都备受她温暖的注视。母亲总是那样地知足坦然。一辈子在付出中劳作,一辈子在亲情中生活。懂得母亲,就要懂得母爱。母爱不是金钱可以估价,不是财富可以计量,不是功名可以… (阅读全文)

爱是永不止息

Posted by haiping on 08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爱是永不止息 海平 当第一声啼哭宣告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时,母亲的心里便涌出了一株希望的绿苗,母亲的眼中也便闪射出一束绵延不绝的期望的光芒。从此,母亲的微笑有了对象,母亲的倾诉有了听众,母亲的失望有了寄托,母亲的梦想有了得以延伸的脚步。母亲因此觉出了自己生存的责任。在儿女这块“土地”上,母亲开始了精心的耕耘。 曾看到过一个景象至今难忘。那是在一个炎热… (阅读全文)

“伯俞泣杖”

Posted by haiping on 08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伯俞泣杖” 海平 随着时光的流逝,对儿时的一些记忆已渐模糊。但还记得那时候,母亲很疼爱我,但对我也很严厉。因为在她的孩子们中,我是一个丢三拉四的人,很调皮最不听话。只要是稍有不对的地方,她就会不留情面地批评指出。在外惹事生非后,有时也免不了一顿打屁股。那时我真是盼着有一天她打不动我。但仍能想起她当时的样子,悲恸扭曲的脸和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总是难以在记忆… (阅读全文)

“儿行千里母担忧”

Posted by haiping on 08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儿行千里母担忧” 海平 慈母手中线,编织着儿时的记忆,晨晖暮霭中,总有母亲温暖的声音,“早点回家”拌我走在成长的道路上。在飘雪的冬天,一炉火红炭火,在寒冷的晚上,一盏明亮夜灯,虽然简陋,却依然温馨。年轻的母亲却随着年复一年艰苦的岁月慢慢老去,等到终于盼到儿女长大成人后,却还要面对儿女远走高飞的晚景。 我要上大学远离家了,母亲没有阻拦,只是不舍和担心。母… (阅读全文)

母爱深厚

Posted by haiping on 08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未分类

母爱深厚 海平 唐代诗人孟郊的那首千古传唱《游子吟》始终拨动着为人子者的心弦,诉说着人们对母爱深厚的感激之情:“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的神圣就来自于她那无私而又无畏不求回报的爱。从生命孕育开始母亲就忍受着痛苦,怀着喜悦心情将自己的血液和生命的养份输出,将自己的生命分裂,那怕自己形销骨立、呕心沥血… (阅读全文)

心情最薄弱的时候

Posted by haiping on 08 五月 2003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生活散章, 体会美好, 心灵随笔, 父亲母亲

心情最薄弱的时候 海平 曾几何时,也想提起笔写写母亲,每次总是话到嘴边又落回心里,欲提笔,却又一直怯于动笔,不知从何下笔。只觉得,窘于自己不能拥有一支神笔,没有能力来表述母亲,没有字词能用来描述母亲的伟大。或许是因为母亲是至亲至爱而又最熟悉不过的人吧,就想保留起这份温馨的感觉。字词句乃至于文章,在它面前都是那么渺小,幼稚。心中千丝万缕的情愫又不忍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