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儿行千里母担忧”

海平

慈母手中线,编织着儿时的记忆,晨晖暮霭中,总有母亲温暖的声音,“早点回家”拌我走在成长的道路上。在飘雪的冬天,一炉火红炭火,在寒冷的晚上,一盏明亮夜灯,虽然简陋,却依然温馨。年轻的母亲却随着年复一年艰苦的岁月慢慢老去,等到终于盼到儿女长大成人后,却还要面对儿女远走高飞的晚景。

我要上大学远离家了,母亲没有阻拦,只是不舍和担心。母亲总是放心不下没出过远门的我。临别时,看到母亲抿着嘴无声地泪流满面和颤抖的身影时,我的心碎了,我知道,那是喜悦的泪,幸福的泪……。

当我大学毕业来到京城时,母亲叮嘱我事事小心,在外工作不比在父母跟前。每当火车启动时,都看到母亲在擦去脸上的泪水,我不敢回头,只怕这一回头,便控制不住泪水,只怕一回头,更添母亲的离愁。想起这些情景,泪水就不住的流,不是为未来担忧,只为母亲那站在路口远望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仿佛自己这一去,便再无归来之日,那时,只是觉得苍苍茫茫难舍难割,风中母亲隐隐的白发让人愈加的不忍面对。我想我是不孝的儿,给母亲凭添许多的离别之苦和忍受盼儿归家的孤独与寂寞。这幅晚景孤单实是不堪回想。

其实,我知道,当周六我忘了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母亲和父亲一定会一直在电话机旁等着,生怕给错过了。如今,当我坐在上下班的GO巴士和GO火车上,时常想起往昔那些岁月,那些艰难的日子,那曾经的愿望。时常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泪水悄悄浸湿我的双眼。母亲的心是一块柔石,是一块世间最具魅力的柔石,坚韧,刚硬,无私,包容,点点滴滴的行为里浮动着平凡的情,方方面面的考虑里镂刻着厚厚的爱。

母亲的胸怀永远是浪子最温馨的避风港,无论风筝飞得多高,却总也飞不出母亲手中的那颗心线!独在异乡,母亲总是在电话中,重复着那几句话:“吃的好不好?”“出门要穿暖衣服。”‘“开车要慢要仔细。”“不要担心,家里一切都好!”……而我则不厌其烦地笑着答应着。“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总放不下儿的大大小小,在母亲眼中,儿子永远长不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