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心情最薄弱的时候

海平

曾几何时,也想提起笔写写母亲,每次总是话到嘴边又落回心里,欲提笔,却又一直怯于动笔,不知从何下笔。只觉得,窘于自己不能拥有一支神笔,没有能力来表述母亲,没有字词能用来描述母亲的伟大。或许是因为母亲是至亲至爱而又最熟悉不过的人吧,就想保留起这份温馨的感觉。字词句乃至于文章,在它面前都是那么渺小,幼稚。心中千丝万缕的情愫又不忍心让文字的堆切来破坏心中的那份感觉。深深的自责无法诉说对妈妈的爱,那是道不明的感情。

长大了,心智成熟了,特别是自己也有了家和儿女,对母亲才有了更深的理解。过去二十年间不断漂流在异地异乡,时而想起远在老家的母亲,思念让我开始有心酸的感觉。  

又一个母亲节到来了,不禁情思再次涌动。在这特殊的夜晚是心情最薄弱的时候,经不起回忆的拥挤和思念的敲击,一下子就碎了。母亲的一切带著体温带著心跳带著愧疚带著无法挽回的时光细节,忽然争先恐后地涌上来,堵在喉头,很痛。泪水慢慢地流出来了,流进嘴角,咸咸的。为母亲流泪,甚感欣慰。此刻,任凭文字在键盘上跳跃,在指尖间流泻,不必构思,也无须修饰,因为母亲本身就是一篇耐人寻味的美文啊!

本文部分内容发表在加东版<<号角>>月报(2003年5月)‘怀乡’专栏 http://www.cchc.org/HM/CAN/2003/11/index.ht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