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切忙碌和繁华皆为背景

海平

只要你站在车来车往、喧嚣嘈杂的城市的十字街头,看一看那令人眩目的飞梭似的车流,望一望滚滚红尘中熙熙攘攘的人流,从他们行色匆匆的身影、疲惫的毫无表情的脸上能解读到的是什么?可能你会问这忙碌背后是否有快乐?生命是短暂的,但这短暂的生命太过于拥挤了。我们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我们把太多的光阴抛洒在繁忙的工场里和喧闹的市场上,太热心于做事和交际。

在现代人的生活中,「忙」几乎成了每个人生活步调和生活背景的形容词。“时间就是金钱!”这是当今一句时髦口号。用商业精神取代人生智慧,结果就使自己的人生成了种企业,使人与人之间关系成了一个市场。市场经济和商品大潮的冲击使人们的生活节奏不断加快。人们的神经总是绷得紧紧的,似乎所有的人生理想和人生目标正变得单一化,那就是赚钱或盈利和及时享乐。在这汹涌的大潮里,人们到底是更清醒了?还是更迷糊了?人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什么?人们为什么还是那么缺乏欢喜快乐?在都市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人。终日为工作奔忙,一种称之为“压力”的东西压得透不过气来。他们说:自己已对生活麻木了。

从落地的那声啼哭,我们都上了路。我们一直走在心灵的路上。这是只有作为人才独有的,从出生就开始为其而奔波。一段一段,急速前行的,缓慢而进的,无论我们以什么样的姿势前行,我们的背影将要给人们阅读和审视。懒怠的风拥怂着灰尘从心底上滑过,阳光被凝固在空气中,肆意的灼烧着,并把温度向无法碰触的心灵角落里蔓延。涌动的雨水却把人们埋藏在心底的遗迹和过往全部翻卷了上来。它们像枯萎的褶皱的花瓣,被水泡过以后完全的伸展开来,铺天盖地地向人们的心灵袭来。

我听到许多人说过这样的话:为活着而活着。这句话难道不可怕吗?这难道不是人们因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和目的而说出的一句最绝望的话吗?不断在生活中追问着人生的意义与真理的原本善良的人,在残酷的生活的事实面前,逐渐地也把“心硬如铁才能应付生活”这样的台词作为生活中唯一信奉的哲学。那么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面对人世的痛苦和不幸不再轻易地流下那同情与怜悯的热泪,而是对生活彻底的悲观、失望,对社会、对家庭甚至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放纵自己的行为和情感,最后毫无希望地走向生命的终结。

如果一切为了活着,活着就是一切,岂不和动物没有了区别?一旦死去,岂不一切都落了空?这是生存格身不能作为意义源泉的两个重要理由。一事物的意义须从高于它的事物那里求得,生命也是如此。另一类答案就试图为生命指出一个高于生命的意义源泉,它应能克服人的生命的动物性和暂时性,因而必定是一种神性的不朽的永恒的大能的存在实体。

忙碌的开始很可能是盲目的开始,因为忙碌,而让我们在婚姻关系中变得懒惰,懒得去沟通、去思考、在家庭中懒得做一家之主去带领,更不用说跟朋友的关系了。因为忙碌最容易让我们失去的,就是”自己”。那种不为利驱、不为物役的淡泊生活情怀已经成为难以达到的梦境。现代生活的确像一条匆忙躜程的急流,谁都被这条急流裹着向前,不复有宁静的沉思,闲适的享受,潜心的精神感受。

常常会感到十分疲累。若只是身体上的疲惫,适度的休息就可以恢复体力,然而事实却往往不只如此。我们卸下活动的一切责任时,面对忙碌过后的自己,有着更深的心灵疲惫,似乎觉得一切都很虚空,这种空,是自己被掏光的空,也是一种没有和失去目标的空。是不是只有在曲终人散、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才可能听到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听到来自天国的信息?世事繁杂,当初所怀抱的简单热忱随之越来越少,而愈来愈多的茫然却占据了心底,开始不断质疑自己所投入的忙碌忙乱是否真有意义?生活压力和疲劳轰炸,的确让我像个转不停的陀螺,转得我晕头转向,却仍不知究竟是为何而忙?「忙」这个字分开来看就是「心亡」,心都死亡了,又能真正做好些什么?人生会有很多缺撼,路上的一点一滴,包括很多擦肩而过的东西,让我们怀念。心灵之路的尽头,不过是一片燃烧过的灰烬。许多时候,琐碎的日常生活分散了我们的心思,使我们无暇想及死亡和与死亡有关的主题。我们被具体的事务忙乱压迫,却没有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死亡对生命的追逐和威逼。现实世界中事业和理想成为我们的一个个救主,我们把它们悬在前方,如同美丽的晚霞一样遮盖住我们不得不奔赴的那悬崖,于是放心向深渊走去。在昏昏碌碌中已经渐渐死去,只是一个空壳。

我们除了因为找不到生活中的意义和价值感到人生不盈满之外,更严重的人生空白感来自于我们浪费时间与精力于那些无益之事上。生活中有许多人以为在忙碌中做事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是充实,有做不完的事,求不完的人,赚不完的钱,买卖不完的东西,成天忙这忙那,似乎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以此为“生活的盈满”,孰不知这仍是一种空虚。所罗门王有此感叹:「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因为有人用智慧、知识、灵巧所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分,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因为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这也是虚空。」(传道书2:20~23)。

善待我们的生命,充实我们的人生,就必须认清我们在心灵世界和生命处境上的位置,就必须寻找到我们生活中的独特价值在至高者那里得到安慰和庇护。活得充实和盈满,不去做追风潮赶浪头之事。虽然日子忙碌,但觉得事事仍要记起、平心的低头涌出时时感恩之意,才不致茫然不知所依,不至于失去对神的依靠与信心;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不断地自我提醒与勉励。如此,才能突显出我们生活的意义来,也才会让我们的人生盈满,使我们在回首往事时不会觉得白活了一场。世人多因今生的思虑和钱财的迷惑而不能使人在心中明白生命之道(马太福音十三章第22节),人不知生命的宝贵,用尽心机追求财利,主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十六章第26节),正如耶稣所说的比喻中无知的富人,积蓄丰富食粮财物,以为可以安享天年,但真神却对他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路加福音十二章第20节)。再多的财宝也无法使人满足(传道书五章第10节),为了钱财,不惜挺而走险,贪赃枉法,终至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因为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去关注那些实质上与我们的生活意义毫不相干之事,去费尽了心血理会它们,去为这些事情伤透了脑筋,纠缠于其中的复杂上;而且我们因此还要花更多的精力去做那些没有价值的事。

我们放眼观望四周,人人被社会和文化裹胁着忙这忙那。我们去追名求利,我们去赶风潮逐浪头,追名星赶消费求时髦,没完没了,以为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孰不知这是在茫茫人潮茫茫社会中迷失了自我。我们忙来忙去仿佛总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人之物质欲望是一个永无满足可能的变量,而以我们每个人之能力而言,我们的所获总是有限的一个定量。所以,我们面对这个世界,面对自己的生活,真是一无是处一筹莫展。生命若要有意义,就要从心底真实地破碎原有的老我,让神圣的力量在心灵底部建立爱的生命,投入到去爱别人去关顾你的邻舍和周遭需要安慰和帮助的人,投入到那些让生命活得有目的、有意义的事情。可是这一切靠人自己的力量是永远也达不到的。人生如寄旅(历代志上29:15),如云雾(雅各书4:14),如花卉(彼得前书1:24~25),如棚帐(哥林多后书5:1~4)不能长久不灭;如此,忙碌一生竟然一无所有岂不可惜。主耶稣亲自应许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圣经又说:“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以赛亚书40:29-31)。

我们面对的世界太复杂,我们的生活又是如此被现实世界中周遭的事业理想和世俗氛围牵着走。太多的人生活像是行尸走肉,就算做着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也似乎是半睡半醒中,因为所追逐的目标和对象太多庞杂的梦象。不是生命和爱的故事,而是场景和背景。记得小时候随父母看戏,场景简陋,却看得又欢喜又伤心。长大有机会到一些大戏院看相同故事的戏,但场景却变得格外精致。虽然明知道那些都是道具,心里却是把它当真的来看的,跟着欢喜和伤心。直到谢幕了,灯灭了,在心中才发现,依然逃离不了的其实只是生离死别的剧情以及剧中人物的悲欢,至于那些场景和背影什么的却没什么印象了。原来,场景简陋也罢,精致也罢,终究不过是一个背景,重要的是剧中人的真实生命流露,重要的是那些荡气回肠的感心故事,重要的是留在心底的那一丝丝感动。看窗外万家灯火,安静而柔和,那种温馨令人感动。恍惚间,便似乎置身于一个无边无际的生命大舞台。所有的灯光,所有的房舍,所的声响,不过是一个个巨大的道具。而我们在其中上演着我们自己的故事,不管是多么的平凡,不管场景是多么的简陋。倘使有着从生命深处流出的爱,倘使我们能用真心用真情去演,那怕演技平平,一样可以动人,一样可以令人难忘。我想,所有的悲欢离合都离不开一个生命之爱,所以,场景可以不断地变换和更新,可是爱的故事却依然一遍一遍地上演,一遍一遍地重复。一切繁华终有散的时候,一切拥的都可能在瞬间失去。因为没有了那些宛转曲折的真实生命展示,和剧中人物的欢笑甜美和眼泪挣扎,既使是背景如何的繁华瑰丽,也不过是徒留一片空虚和寂寞罢了。

日光之下,追求一切的忙乱忙碌和繁杂华丽皆为虚空,只不过是真实生命之后的背景。唯有思想日光之上的事,才会将我们带进永恒永远的真实境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成于2003年05月20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