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凭爱心说诚实话

天婴

记得,当我们刚刚开始参与一点点教会的事奉时,一位主里的长者写信给我们夫妇说:“等你事奉久了,你会发现,对你伤害最大的不是那些不信主的人,也不是那些反基督教的人,而恰恰是那些你最亲爱的弟兄姐妹。。。”。依稀记得当时的感受,一遍一遍地读这几行不合逻辑的文字,越读却越不明白其中的意思。现在,回头看看这麽多年事奉的经历,仿佛恰恰应验了这位在主里爱护我们,生怕我们有一天会因失望而迷途的长者的忠告。我常常问自己,弟兄姐妹之间不是应该“凭爱心说诚实话吗”?为什麽讲诚实话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同工之间不是应该“同心合一,兴旺福音”吗?为什麽往往给人有“我的看见,我的领受高于一切”的感受呢?有人说,背景是我们同工的障碍,也有人说,能否“凭爱心说诚实话”取决于同工灵命的成熟程度,更有人说:“凭爱心说诚实话”只是理想,换一句话就是,还得要见什麽人说什麽话。我的困惑是,如果说,这麽多年的经历都是别人伤害了我,好象我还可以心安理得,但恰恰相反的是,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在别人的生命里留下了许多痛苦的记忆,那些伤害是我一直都没有勇气去处理和面对的,我好象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神迹或突破。

很久以来,我一直无法明白,是我的理念错了呢?还是我的应用出了问题?直到有一天,一位姐妹问我:“卢梭敢写《忏悔录》,你敢吗?”,我几乎是连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不敢”。话音刚落,我吓了一跳。与其说姐妹的问话刺激我,不如说我自己的答案让我震惊!我怕什麽?难道,我怕上帝知道我是一个什麽样的人?还是我怕我属灵的“光辉形象”被损害?还是,在圣灵的光照下,当我看到自己的本相时,我无法接纳自己?我突然意识到,过去的那麽多年,那许多的被伤害是来自对‘假我’尊严的挑战,对别人的造成的伤害是出于对‘假我’形象的维护。我一直羡慕保罗可以活得淋漓尽致,但我却可以任凭自己在虚假里“心意更新而变化”,我突然意识到,一个无法诚实面对自己的人怎麽可以“凭爱心说诚实话”呢?上帝怎麽可以和一个虚假的人相交呢?

新年,大胆的resolution之一,就是在上帝的面前诚实地面对自己,在弟兄姐妹面前诚实地面对自己,在自己面前诚实地面对自己。我想:只有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时候,才可以无条件地接纳别人,才可能有怜悯别人的心,才会少要求多体恤。和弟兄姐妹同工时,才不会‘想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也不会给人造成‘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痛苦。在“凭爱心说诚实话”时,才不再强调别人要理解我的好意,而是要无条件地按着别人的本相接纳;在要求别人敞开之前,先向上帝,及自己敞开自己,并接纳自己。虽然,敞开的代价也许是更深的伤害,甚至是欺骗,但我更相信“你使我心里快乐,胜过那丰收五谷新酒的人”—诗4:7

“但倘若我犹豫而走失了路,你一定要帮助我,你一定要引导我返回正轨,正如我预备好支持你。不要误导我,不要因为我迷失而高兴,不要兴高采烈地大叫:[看看他!他说他要回家,但正爬进一个泥潭!] 不要,不要幸灾乐祸,而是给我你的援手和支持。”{《灵魂幸存者》— 杨腓力}托尔斯泰发自内心的呼喊,在我的生命中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震撼。原来,无论我们周围的弟兄姐妹走得多麽挣扎,其实,我们都走在同一条归家的路上;原来,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渴求,那就是—“给我你的援手和支持!”

以上是本人在《举目》第10期以“百合”为笔名写的一篇感受,愿和弟兄姐妹分享。

http://www1.bbsland.com/articleReader.php?idx=50394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