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评析《流泪谷》中石谦的人物形象

小说《流泪谷》最初连载在<彩虹之约>论坛网站(http://www1.bbsland.com/rainbow/arc…?topicid=&sn=19)。仍记得当时等不及每天一章的刊出。每次都有一股汹涌澎湃的激情涤荡着我的内心,一种如泣如诉的真切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一个个并不复杂的人物故事情节,一个并不特别出奇的题材却被演绎得如此波澜壮阔,震动人心。掩卷沉思、扪心自问的时候,我感到了眼睛的潮湿和血液的沸腾,意犹未尽。

《流泪谷》的深度和力度留给海外大陆基督徒们一个思索内容与空间,这也许是厚重的一面。从塑造的其中之一人物形象石谦的身上可以看到他在为寻求生命的意义在神里面不断追求摆上自己。石谦的形象是那样逼真,那样的细微深入,是活生生以大陆群体为主的国语教会中一些事奉弟兄姐妹的情形,从他身上所反映出的问题直指人内心的灵魂深处,具有穿透力,令人震撼,惊异,感喟和深思。因为他与生活中的我们是多么的相似。不是简单的镜面反射,而是复杂的透视折射。让人感觉整个灵魂的躯体裸露在外,一览无遗。无论石谦是举办查经班参加祷告会和事工会,成为教会“不管部”部长,开放自己的家为神使用,带领六年的学生小组查经并车接车送,还是有一颗为拯救同胞生命的急切的心,他都一心一意地将自己的时间精力和劳力都扑在教会的事工上。看到这一切无疑让人眼前一亮,心中一热,心中无不为这一切在神面前献上感恩。他那行云流水般的忙和热情从他心底喷薄而出,汩汩肆意横流,虽浅却清,虽深却纯。那是一份真实、一份执着、一份美好。让我在享受作品带来精神愉悦的同时,产生无穷的沉思和无尽的遐想。

然而,石谦在送弟兄姐妹回家后望着那深邃漆黑的夜空思考为什么每周走马灯似的一个接一个的团契小组聚会和教会里马不停蹄的奔跑却带来在家中坐冷板凳的情形?我似乎也听到了他为自己的境况低沉的叹息与低吟的声音,感到了他生命的热脉流与冷呼吸的急促交应。

(一)

这个时代,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我们面临过分忙碌的生活,在理想和现实,忙乱奔波和身心疲倦,前行与去路之间苦苦挣扎、徘徊和迷失,在教会和家庭之间进行艰难平衡时那复杂而矛盾的心态,那无能为力感。都充分表达了我们这一代海外大陆基督徒所遭遇的理想和现实以及超越和临在的猛烈冲击后那种依靠自己的努力仍无助与迷惘,沉重而复杂的内心世界。忙让人们急速地冲过有限的日子,以致心灵逐渐枯萎,时间因此变得模糊;而有价值的事,如读经,祷告,默想,与家人、与弟兄姐妹团契、聚会和与不信的人分享生命见证等等却被忽略了。我们匆匆忙忙地做许多的事情,却忘记喂养我们的心灵。我们在世只能生活一次,为什么要错过这美丽呢?无视上帝为我们预备的那一份原本应该好好受用的爱、喜乐、平安、满足?……“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教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篇90:12)。

忙碌的开始很可能是盲目的开始,因为忙碌,无论家庭生活,教会生活和职业生活确像一条匆忙躜程的急流,被这条急流裹着向前,不复有宁静的沉思,闲适的享受,潜心的精神感受。从而让我们在婚姻关系中变得懒惰,懒得去沟通、去思考、在家庭中懒得去带领,也没让耶稣成为一家之主。因为忙碌最容易让我们失去的,就是”自己”。那种在神里面喜乐平静的生活情致已经成为难以达到的梦境。忙碌忙乱似乎在填补一种空间。往往在面对忙碌过后的自己,有着更深的心灵疲惫,似乎觉得一切都很虚空,这种空,是自己被掏光的空,也是一种没有目标和失去目标的空。表面上为主而忙,可内心知道为填补虚空而忙。已经没有了曲终人散、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已经在茫目中听不到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

上班的事家事和教会的事繁杂揪缠,把当初对神所怀抱的简单而又坚定的热忱和信心渐渐退去,而愈来愈多的茫然却占据了心头。当看到比石谦先信主并领石谦信主的戈虹对他的事奉埋怨不支持并说出:“你的教会万岁,我的家庭破碎”,动不动以散伙相挟胁时,事实上石谦已经让戈红被逼到最边缘处。他已在家里陷入了无人喝采的深渊。往日对神的信念一次次受到猛烈地撞击。当看到父母没能在探亲期间得救信主转变反而父亲郑重向他说:“你们说的那个神,我听着也挺好,但就是没法儿理论联系实际。按说,我和你妈多多少少也该有点感觉才对。可是,我们心里不痛快!”戈虹和母亲引发的家庭大战时石谦的无能为力,这一切逐渐让这个和协美满爱主又相爱的家庭不断质疑他们所投入的忙碌忙乱是否真有意义?是否值得?生活压力和疲劳轰炸,的确让他们像个不停转的陀螺,转得晕头转向,感觉上为神而忙可实际上不知为何而忙?石谦更担心不断浮出水面的家庭问题会对外界所认同的属灵的一家和他在教会的服事影响,对他几年的“成就”和在教会中他的形象生存造成进一步的压力。生怕惊慌失措中被那无形的惊涛骇浪所吞没,卷入无底的深渊。石谦对此一筹莫展,但心里明白,爆发是迟早的事。这使他重压又加一码。一切的一切在质问着他,又在鞭打着他,又在灼烧着他,令石谦不知究竟该何去何从。他觉得他快到十字路口了,是东是西、是南是北、是阡陌还是纵横,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开始在那里重重的彷徨。

看到石谦就想到自己在信主的头几年,再一次沉浸在回忆之中。忙碌忙乱的情景是何等的相象。本来信主是进入一个无限真实的自由中,本没有框架的限制,但根深蒂固的以行为行动来报答感恩神的拯救却为自己与神之间又重新设立一些不该有的框框,可硬是又把自己捆绑起来。在新的框架下,在属灵的“标志”中“忙盲茫”,不仅没有得力成熟长大,更是在身心灵各个方面疲惫不堪。这让我阅读时会不知不觉沉浸在反省之中。读《流泪谷》绝对是一种灵魂的拷问。跟着故事情节的起伏人物心情变化,我有一种痛苦而又无奈的意绪出现在阅读之中。掩卷深思,作品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从“无神论”者到信主后仍在具体实践中挣扎矛盾的心灵的冲突,但更让我们看到他背后美好的明天和纯净的力量。

在真实的世界里,人们沉睡不醒。不断追逐太多太庞杂的梦象。却没有与神相交的生命和爱的故事,这一切均成为场景和背景。在生命的舞台上,无论场景简陋也罢,精致也罢,无论时间变化快也罢,慢也罢,终究不过是背景,重要的是是否有真实的生命在其中流淌,重要的是那些生命能分享到在合一在奔向云上太阳时释放出的荡气回肠的感心感意的故事,重要的是神为我们在心底留下为每一样的场景预备所萌发的那一丝丝心底的感动。

如果我们能以神的价值观来计划我们的生活,我们就可知道「匆忙症」并不是生活中无法避免的,我们可以照著神对我们的计划,过安静而和谐的生活。主耶稣说∶「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3)这实在是通往健康之路以及面对生活压力的钥匙。无论是个人灵修,主日崇拜,团契聚会,小组查经和其它任何教会的活动,神的儿女来到神面前是寻求平静安稳,爱中合一,得享安息。

写到此,天边沉暗之中仍有一丝余红,看窗外灯火万家,安静而柔和,那种温馨令人感动。恍惚间,我的心便又一次置身于神为我们搭设的一个无边无际的生命大舞台。所有的灯光,所有的房舍,所有的夜静,所有的万物,不过是一个个巨大的道具。而我们在其中为神上演着爱与美的故事。无论是多么的平凡,不管场景是多么的简陋。有着从神生命深处流出的爱,有着神给我们的力量用真心用真情用真意去演,那怕演技平平,那怕步调不整,一样可以动人,一样可以难忘永远。所有的悲欢离合与生命之爱相联时,虽然场景可以不断地变换和更新,可是神赋予我们在他里面平静安稳,得享安息的爱的故事却依然一遍一遍地上演,一遍一遍地重复,永永远远持续不断。一切忙乱忙碌终有末的时候,一切繁华耀眼终有散的时候,一切拥有的都随时会失去。既使有眼泪挣扎苦痛煎熬,既使舞台的背景如何的繁华瑰丽纷乱庞杂,也不过是客旅和过场罢了。只要神与我们同在,温暖平静光明总在我们的生命中。

(二)

我们都是极普通的人,没有豪华的别墅,没有昂贵的轿车,没有大笔的金钱,也没有令人羡慕的高收入工作,可我们有神的保守和看护,让我们义无返顾地牵着神的手走完人生道路上的艰难。这种与神牵手的感觉是悠悠的甜蜜,是一种很平静的力量。赏赐的是耶和华,我们得力完全在乎神赐的平静。宁静之中是心的归真。有平的醇美,淡的深情。在平淡之中予人一种无限悠扬。平静是冬夜里打开的一盏灯,暖流弥漫着夜空。当安安静静在高山之巅坐下,共候日出与夕阳;或在海边,听潮起潮落,看月圆月缺;在红枫落叶时感受“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意境,从被人流的拥挤和琐碎生活的践踏处逃离到内心的宁静中。从神而来的宁静让我们感受到人生之旅中尽管有浪花飞溅,暗礁隐然起伏,却仍让我们能够欣赏到小桥流水的清,落日晚霞之瑰丽,暮落月照时的黯然,困苦之时思绪的种子在企盼中悄然成熟,沉淀在心灵深处往昔的美丽飘然浮动。在神所赐的平静安稳中使疲倦乏累的心重新得力。

很显然,石谦在忙碌中仍还没有找到神真正平静处,时常仍然感到重担在肩,身心倦累。归根到底那是我们的内里的罪仍在没有得到完全释放。很多时候信主就好比坐到车上行进,担子却没有谢下,仍扛在肩上。这和没有坐在车上挑重担没有两样。小说中石谦对他父母的过去一直耿耿于怀,也没有表示出一丁点饶恕原凉之意。这或许是他与神沟通中的一大阻碍。类似这样的石头没能放下只会压着石谦低头做事不去思考与神的关系。没有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没能尝到在神里面的甜美和平静安稳,就不可能定时定量灵修,只能草草的祷告,更没有力量把神的爱在家里和家外张显出来,把家人带到神的面前。也不能把自己放在与别人同一等阶的位置。其实,我们都是神宝贵的器皿。他给我们荣耀冠冕。他在造我们时将他的形象样式刻在我们的心板上。卸下重担跟从主耶稣,当我们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神任其在神的手中被塑造,被雕刻时,生命就不知不觉中改变。之后我们得到的是任何东西无法比拟的恩惠和安息。

我们每一个人常常会有徘徊路不知该怎么走下去的时候,当来到上帝面前,就会获得深深的意想不到的平安。每当我愿意在上帝的怀抱中,降服在他的下面,一切的过犯罪恶和负重就一扫而光。当仰望那神圣的十字架上为了世人的罪孽而承受了十字架苦难的主基督耶稣,那不仅仅是苦弱,更是美丽,神圣,希望和圣洁的爱。

善待我们的生命,充实我们的人生,就必须认清我们在心灵世界和生命处境上的位置,就必须寻找到我们生活中的独特价值在至高者那里得到安慰和庇护。就要从心底真实地破碎原有的老我,让神的力量在心灵底部建立爱的生命,活得充实和盈满。不去专做给别人看之事,而是实实在在地在神的话语和与神的生命关系上下工夫。这必须先从自己的家开始。虽然日子仍会忙碌,但这样去做时你就会发现,过去的一切无法靠人能解决的难处就象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后有兵丁追杀前路被堵死在红海边边时的情景一样。依靠大能的神他就为你栏腰截断红海,为你开出一条旱路。那是一种豁然大开死里逃生的心情,一种难以言语的畅快。这就是神的信实。他就会让我们义无反顾在神的避护下如鹰升腾展翅飞翔在无限广阔之中。“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以赛亚书40:29-31)。

(三)

我从小说中能体会得出石谦和戈虹刚刚信主时那难以忘怀的欢喜快乐,体味到他们在神里面浪漫的诗意人生。可以想象他们经常走在那树荫下、水道边,携手相看芳草碧天,共同享受晚风吹拂,相依共伴夕阳红落,分享神在他们各自身上的得着。经常在那柔风吹起,花开花艳的时候,坐在野外的篝火边。他含笑地弹起自己心爱的吉他,为他心中的人儿深情地歌唱。清风徐徐,繁星满天,篝火与夜空构成了明与暗交织的最和谐与美妙的色泽。火光就在他们的脸颊上不停地跳动,火花却在他们的内心不断地升腾。四处弥散着芳香甜蜜的气息,人影就倒映在悠远缥缈的画境中。

神给我们的人生是一个不以死为终的得无限永恒生命的过程。客旅中的人就是在神为我们能够感知的时空中去实践超越和现实,入世与出世中平衡,让我们在尽心尽力尽意中时刻停靠在他的彼岸稳妥上。在客旅的现世生活时为生命富足追求与神合一,超越死亡的威逼和恐赫,得永恒生命的人生。与神同在时,无论生活怎样平凡与苦闷,无论人生怎样失意与压抑,都不会轻言没有了希望,都不会轻易放弃了追求。失去神的同在,就没有了执着,失却了激情。纵然是活着,活着又是那样枯乏无味。只能”无奈”地目睹各种异质性因素不断纠结,碰撞,合拢来又散开去;带着沉重的镣铐在自我编织的框架中迷醉在虚假的故事里挣扎苦痛徘徊。

在这个精神文化生态环境整体上呈现低迷、困惑的年代,个人文理想社会责任被迅速消解,生命共同价值和本质受到质疑,忍让付出和怜悯慈爱被放逐和嘲笑,道德规范和准则被严重扭曲。人们越来越远离与社会现实相关联的公共领域而沉溺在个人狭隘、幽暗、甚至畸变的封闭的复杂的内心世界。身处这个时期的基督徒也不免带有深深的时代烙印。

在信主前每一个人生活成长经历不同,对神的认识界面并不整齐,对神的超越性和临在性的平衡和统一不可能有全面的感受。所以有一些弟兄姐妹认为信了神就一下子得着神的全部,生活就应该高枕无忧,得神的永远保守。在这种超越中,让我们看到神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看到无限与有限的距离,看到神与我们仍在不同的界定区,感到神是神我是我。虽然我信神是大能者,信神是宇宙的创造者,但我只要遵行神的要求和界定,我们就相安无事。这种信神法让人们趋之若鹜,让人们在自己制造的偶像“神”中,成为填塞现实心灵虚无黑洞的鸦片。我行我素,神成为我所使用的工具,为我的心理需要来变化。有些人信神以后,却没有看到神的超越性,只在宗教形式,属灵的标志中忙碌忙乱,在“标准”中去认识神,在“行为表现”中去表达神。对时时出现在生活实践中无以应对的事情束手无策,得不到顶力支持,以操劳忙碌应对。有一种摆脱不去的平庸枯燥。即便摆脱了枯燥也摆脱不了生活实践中的各种冲突和刺激。内容和意义究竟是什么又一次跳入脑海,怎样分辨,怎样把握?与信主前的问题一样(几)手。没有超越和临在的统一,心如活水的人们做不了自己的主,往往不得不赖以外显的千姿百态为内容,饰以浮浅的内容为意义的丰富多彩,和期望以低头迈力地具体的行动来弥短距离。事实上,现实的此岸并不会因为人心筹划与否而不实际,神的彼岸也不会因人的把握与否而不在场。我们在信神的初期过程中,往往是下意识用自己的办法去把握超越和临在之间的距离,即便人们努力把他视为一体,感受中客观存在的时间仍无法超越,空间也是明显的障碍。这让我们从中看到按照理性所能遵行的“行动标准”是背动的依附,唯有“关系”是处处时时的主动确定。我们若开始是在“标准”的理性中去认识,领悟启示的“信”在“关系”中去确认神就还没有达到。人的本质是由具体生命的现象和行动实现为生命的关系,放弃生活中的一切标准和框框,建立一种在无限自由里的生命关系。生命的过程不是强调从神的怀抱回到人的现实,生命的过程是在上帝的关系之中才可能更多更好地完善与这个世界的种种联系。生命不是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标准,生命是此岸与彼岸无间的关系。在上帝与我们的生命关系中、人也如同生活中的器皿一样作为被使用的器皿才被神圣的摆在上帝面前。只有被完全顺服使用,才能完全此岸和彼岸的关系,超越和临在的整合。上帝的时辰不是人所企盼的超越性满足的时间,而是人从现实的时空中转换为此岸的每一个时间。在上帝没有时空概念,但当人们以神为生命的本源时,满足不会是追求的充实,却成为持守的本质。在世人的眼中有先后好次,在上帝的眼中不在于前后,只有一个时辰,不在于好次,只有一个本质。

自然世界因为上帝的话语有了意义。意义是因为人类的信仰才开始显现出来。信仰的行为才可以捕获生活的意义。如果没有对上帝的信仰,我们再精明的心眼也难保不任意义流空。信心让我们认识到神会为棘手的现实困惑和难处开个出路,而理性让我们认识到只有自己才能应付神和世界。生活的千姿百态和丰富多彩是整体的表相,生活的意义和内容才是个人的保障。保障是人们的放心之处,泛舟张网,自信自在,无局自由,放心地做好现世手上的事情。只有我们的信心成为所望之事的实底和未见之事的确据,一切现世的劳作、收获、所行、所依、道具、事件等才成为建立神与我们生命本质和生活价值的关系,才成为我们永恒的启示。只在行为上的信仰实践把我们的观察和思考固定在宗教的有限形式之中,遮挡住了窗外不能规定的无限世界。只有当我们仰望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舍命的主耶稣基督,通过他才把我们的视线移向比固定框架高远辽阔得多的存在。他的复活更赋予我们盼望和能力来到框架外面的更大真实才行。

(四)

曾记得我们的牧师讲道时形象地画过一个三角形。在三角形的顶点上标着「神」,两底角点上分别写着「丈夫、妻子」。当两个人分别与神更多亲近靠近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就越来越短越靠越近。这告诉一家人在一起服事神作各样事,虽然看上去是两个人作,在灵里却是象一个人在做。这种美丽和感人只有在盼望神时才能得着。靠着耶稣基督的生命,二人成为一体,活出另外一种的生命。那个生命是无论作丈夫作妻子的,因着爱神、虽然他们各自在某些方面会比对方优秀聪明,但他们能够相互顺服。一个人爱主是不够的,一个人服事主是不够的,神所要得着的是一个个全家来爱主、一个个全家来服事神,这是神的盼望。

夫妇同心合一被主得着,彼此真实地相爱,让服事真是合一在主的面前,真的被主得着,让主借着这个家,把祝福带给更多更多的人。很多时候,作弟兄的只是想到自己去追求、拚命的追求,姊妹即在外工作又在家看孩子操持家务。结果就象石谦和戈虹一样,过不了几年,就发现什么服事都是捆手绑脚的,很艰难。往往很辛苦才能迈出一步路甚至两人与神之间的距离拉大。如果弟兄实在爱姊妹,首先是让姊妹从弟兄身上体会到基督的爱。把姊妹带到主面前时,让姊妹和弟兄一起爱主的时候,会发觉在各样的服事上,姊妹对弟兄的帮助,姊妹在后面的支持。如果在属灵方面没有一点好好的合一,姊妹不会觉得弟兄是头。当他们合一在神的下面时,若有什么事情弟兄去跟姊妹祷告时,即使姊妹的意见跟弟兄不一样的时候,姐妹也会听弟兄的。如果姐妹不觉得弟兄是一个祷告的人,当要姐妹一起去祷告时,她心里会偷偷地笑弟兄的。弟兄必须让姐妹知道是一个祷告的人,必须让姐妹看见在实际生活中丈夫是一个尊主为大的人,这样在妻子面前才会有权柄。

一个家要能够在信仰上更深的合一,要能够让这个家在神的手中成为一个贵重的器皿,能够成为一个流通的管道,一定要有神的话在这个家里。在家庭有所改变以前,必须让神的话先改变得着夫妻、要顺服在神的话语之下,让神的话来管制。如果我们不能让神的话先改变我、管制我,那么我们读的圣经再多,对我们恐怕也没有什么果效,甚至于我们会把圣经当作自己的工具,来教训、压制对方。

神已经应许要用一种超越自然的力量来滋养我们的心灵;即使我们的肉体受到无法解脱的痛苦,我们的心灵仍可得到安慰。以弗所书4:13: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基督徒的信心信仰不仅是个人自己与神之间的事,也是与所处的那个群体整体与神之间的关系。保罗在此强调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这种同归于一是将信心建立在神的生命合一性上。无论我们是在教会同工中,教会会众中,小组团契中,还是在家中,基督耶稣始终是我们的头。我们的信仰信心不仅仅是在做事之中去体现,认识神的儿子和得以长大成人是建立在与神的关系上。顺服谦卑在神的面前,使身体力气和心智性格得以成长成熟。成为在群体生活中明白各自彼此的软弱和需要,知道互赖互动的必要性。才能支持和看重神在其中的统领,才能在不正常的世界环境中持续按神的方式做正确的事。

(五)

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开始,作为父母就准备好去爱他们。即使孩子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有多少的苦痛伤心失望,父母总是能够去包容和爱他们。那时,孩子们不一定能够明白,也许到了他们自己作了父母以后他们才能感受到。原来我们在神的爱中也是这样去学包容,宽恕,忍耐,希望和谦卑。在神的大爱中,体会神的完全。

当烦恼的阻碍闯进我们的服事时,神能将我们的苦恼转为未来的胜利,将所有的阻碍变成我们进取的机会,将所有的绊脚石成为我们前进的阶梯。我们所有的劳碌,都将会得到了难以忘怀的欢乐,也会从中体味到浪漫的诗意人生。当我们常常走在那生命的长路上、义道中,携手相看碧连天,共同享受晚风徐徐吹,相依共伴夕阳垂拂那种美好是何等的奇妙。当仰望繁星满天,篝火与夜空构成了明与暗交织的最和谐与美妙的色泽时,火光就在我们的脸颊上不停地跳动,火花却在他们的内心不断地升腾。四处弥散着芳香甜蜜的气息,人影就倒映在悠远缥缈的画境中。

为神预备那么多的来自大陆的同胞在海外能与神相遇献上感谢。他们在经历神中有如云的见证分享。在各处华人和西人教会里与其他的弟兄姐妹一起在主里学习成长。无论在顺服敬虔平和,生命的活力,教导和思辨的恩赐,追求圣洁,爱基督和人的心等方面已经成为神的“同工”。

小说《流泪谷》中的石谦既具有已回到家后在家辛勤操老家事的大儿子,又从某种意义上仍是一个未完全归家得享安歇的游子。从石谦身上所反映出的一部分弟兄姐妹虽然信主多年也在忙碌地参与事奉,但这一切并没能将他们心灵上沉重脱去,仍然围陷在自我设定的框架之中,横亘在他们的心头,没能让他们进入更大无限的自由和真实。信主而没有真正享受到神生命的甘甜美好,身心灵将会更加沉重。活不出生命,无力感特别强烈。再加上我们在这个世界中也要在承受与父母长辈,与家人,与同事,与教会弟兄姐妹等各种关系中因罪性的不得以而造成的伤心失望挫折挣扎中。那会让我们和世俗的人一样终日生活在惧怕担忧之中。那将会是一种苦痛的日子,那让我们经历经受磨难和考验,那让我们不敢去表达我们的真实,不敢去爱别人。正是有这些担心和忧患,石谦的形象的确折射出华人教会“众生百象”中一象。他确实在教会有很多事奉忙的不可开交,是教会的“知名人士”和“中坚骨干”力量。就象戈虹担忧的那样以后可能会成为传道人或者长老级人物。然而,六年带领查经班却在自己不灵修,不与神祷告交通,不系统研读圣经,不读属灵书籍中度过。这样怎么会对神的有更深的认识,而带领查经也只有靠自己悟出的东西来解经。尽管如此,神仍旧把那么重要的天国事情放手交在我们这样不成熟不得道不完全且软弱的儿女去做。真是难以想象神的心意,难以测度神在其中的恩典。

石谦所面对的不仅是受着风,望着云,而是心境比那飘泊无依、思乡成疾的游子还要冰凉。因为继续走下去有太多的淡漠、太多的残败、太多的颠波、太多的风风雨雨,即使穷尽石谦所有的力量,也无法摆平与妻子儿女,与父母,与教会,更是与神中间的纠纠葛葛。何处才是清静?何处是生命没有沉重的轻?我仿佛感受到在都市的黄昏,石谦他那一颗内向,不愿倾诉的孤独而沉重的心又在拥挤不堪的街头跌跌撞撞情愿躲在教会做事不愿回到家里太太的那副吼叱的情景。突然觉得这就是特意为在信主初期那个时候的我写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合适,让我无法不这样认为。石谦的形象历历在目,我仿佛一下子就变回到了他,正在经历着他所经历的,在承受着他所承受的,在思考着他所思考的,最后疲倦劳累着他所疲倦劳累的。可我又觉得是一个已经经历了那个结段,一个清醒的旁观者。在他处在那些最关键的时刻,在那些与家人矛盾冲突最明显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给他一些安慰,与他一起哭泣,给他力所能及的帮助、开导他、劝劝他,与他在静谧处一同流泪祷告,明白神要他在生命里面是得安息,因为得力在乎平静安稳。

忽然间,似乎远处一曲<回家>歌声硬是侵入他的耳膜。那首早已唱得烂熟的歌声,此刻才让石谦洄泣不已泪流满面。那是神为石谦预备,那一刻让他把心真正地为神敞开说 出 “阿爸父神,唯有你才能挪去我身负的沉重!”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五日第一稿

18_ValleyofTear.jpg

<<流泪谷>>這本費時四年的事工研究成品,所刻劃的中國學人靈命成長問題及解決之道,主要是由外在現象(喜、怒、哀、樂、假、忙、愛、傲),探索內在本質(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問題;研討的對象雖是中國學人,但也適用于任何初識福音的群体。

0-1   出版序(99)

1   第一篇(51)

1-1   故事一:蕭毅有淚--天 嬰(194)

1-2   評析:當柳下惠作了陳世美--林杏音等(145)

2   第二篇(52)

2-1   故事二:夏雪有夢--天 嬰(117)

2-2   評析:在基列豈沒有乳香呢?--林杏音等(102)

2-3   牧者回應:故事一、二:流淚谷變為泉源之地--李秀全(109)

2-4   信徒回應:故事一、二:恩典與真理--吳蔓玲整理(95)

3   第三篇(41)

3-1   故事三:方舟有癮--天嬰(113)

3-2   評析:英雄何竟仆倒--林杏音等(99)

3-3   牧者回應:還欠一道修理--劉同蘇(85)

3-4   信徒回應:理想破滅到信仰投身--瓊霞(74)

4   第四篇(39)

4-1   故事四:石謙有累--天嬰(87)

4-2   評析:忙、盲、茫--海平(61)

5   第五篇(45)

5-1   故事五:戈虹有怨--天嬰(99)

5-2   評析:一種難以分辨的迷失--陳惠琬(81)

5-3   牧者回應:故事四、五:剪斷臍帶--王春安(81)

5-4   信徒回應:你成長了嗎?--呂允美等(57)

6   第六篇(29)

6-1   故事六:高鵬有等--天嬰(86)

6-2   評析:無論得時不得時--洪予健(79)

6-3   牧者回應:認識群羊的牧羊人--邱志健(66)

6-4   信徒回應:等待的煎熬--魏林(69)

7   第七篇(39)

7-1   故事七:李大衛有求--天嬰(90)

7-2   評析:北風興起,南風吹來--蘇文峰(61)

7-3   牧者回應:對牧養北美大陸團契教會的一點觀察--小剛(72)

7-4   信徒回應:哭過笑過--趙守雲等(69)

8-1   跋--天嬰(78)

8-2   後記:走出流淚谷--蘇文峰(101)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