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静夜里,点一盏烛光……

海平

喜欢在夜深人静里燃起一支蜡烛,烛光摇曳,时而绚丽,时而微弱,时而随从门窗来的微风东摇西扑,但时时透着浪漫温馨的意境,令人回味。在黑暗的深处凝视烛光,静静看着蜡烛熔成一堆烛泪--蜡矩成灰泪始干。直到燃尽熄灭的那一刻。

人生又无不象一支蜡烛呢?

从跨出大学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在日夜颠倒奔波忙碌中生活,同事之间明争暗斗、时时绷紧的神经、无数的纷繁琐碎一扫脸上的青春华彩。在这样的内耗中,忽而觉得守着漫漫的科学研究生涯,生命烛光却暗淡无亮。生命颇多的挫折,伤心的事,苦过的事,挣扎的事都难以计数,深深体会到其中难堪滋味,可是生命中一直有一种力量在不断地支撑心望,不要屈服于这种无可奈何中的灯火熄灭……

看着孩子们带着红扑扑的脸蛋一个个呱呱出世,看着他们如茁壮的小树苗抽条发芽般成长,看着他们的生命勃勃向上,我感觉到我的青春和热血得以一点点地传递给他们,但我仍然不能体会到父辈们和我为何不能坦然而快乐地面对生命的夕阳。长烛渐渐燃去,火焰却越窜越高,我明白这烛光是岁月流逝黯淡前苦苦挣扎的极致。

越来越多的人叫起我为叔叔伯伯了,也就有了朱自清先生曾经感叹过的生命“匆匆,太匆匆”。我只觉得刚刚才享受起青春就到了青春的尾巴。青春在患得患失间在忙碌忙乱中,跟着感觉走,跟着潮流跑中,努力工作,为孩子和一家人的柴米油盐酱醋不尽地奏响锅碗瓢盆交响曲。我以最最现实的方式生活着,在不断追逐满足又渴望又追逐而得不到满足之中不知不觉开始了又一轮浮躁,抱怨自己,抱怨生活,死亡仍恐惧般地向我走来。

直到那一天,神的灵将我的心灵底处重重感动时,我才蓦然发现我找到了生命真正的家园。走进这样的的精神家园,所见之处的皆为简单和谐。神赐给我所享用的就是在他里面得安静平稳和简朴单纯。有了安稳平静才会去体验到世界是如此的繁杂忙乱搅扰难宁,有了单纯才让我对一切所得心存感激和感恩的惊喜,才能看到我的生命生活无不是上帝的恩赐。在感动感激中,把自己柔化和顺低在神的面前,不论旅途中遇到花开花谢,命运坎坷,飘零的落花都会在他里面轻轻掠过,激荡的河流在他里面也终归于坦荡。当常存有一颗会感动感激感谢的心,就能感到自己充满在平安喜乐的包围中。神的生命将带我们渐渐除去死亡迫近的害怕,逃避死亡恐怖的浓重。慢慢清晰的是在神里面将有一个永永远远的生命。

蜡矩成灰是从有到无的过程。肉体生命就是一个不断消耗至没有的过程。就象燃烧中的蜡烛,距离点燃的时间越远,所余的就越短。按人自己的本好,只喜欢照亮自己温暖自己。然而让烛光照亮一室的空间和把火光传递给别的蜡烛成为“盐”和“光”的燃烧,可不是自己本性所能愿意和达到。神让我们摆脱了本性罪性的使然,他那生命的烛光能进入我们的心窝,每一个心灵的灯火都将与神的光亮融为一体,形诸于行为、表达于言语,自由于内心,在未来的年岁里,闪耀着光芒。

地上人们所追逐的世界是没有意义的,就如早晨的露珠,只有用神的生命将其改换才使生命高贵永恒,才使生命有一个温暖的家。在生命要进入不惑之年,看到很多的人为衰老病痛和生命无常的事恐惧颤栗,挣扎难忍,为不明白生命的意义苦痛。神也让他的儿女跃过了“燃尽熄灭”的担心。感受到了活在意义之中的无框架限制的永恒自由,因为主耶稣已经为我们承担了必死的代价,把我们从死亡的毒钩下救赎出来。在他永生的生命中,更多地看到的是他的儿女在面临死的门坎时,生命中最华彩的篇章,看到生命在超越死亡后的蓬勃昂扬,看到的是他们的生命在神永恒国度荣耀中的喜乐平静。

无论神赐予我们在地上生命的长短如何,我们都应感激这地上客旅的生活。面对罪恶充斥,明亮崩落中的世界,除了感叹伤心,我们还能在黑夜里为那些行走在黑夜中的人们点起一盏烛光..在静夜里,点一盏烛光,让他们走出黑夜进入光明。正因为我们在地上生命的短暂,才使我们在这短暂中去抓住每一时刻,象一只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一样去最大限度发光发亮,去牢牢把握神赐的时光。

当再一次点亮一盏烛火时,看看那在微风中摇曳却奋力燃烧自己的小小烛光,令我感受到了无比的暖意和感动。在黑夜亮一盏灯,那细小的烛光就会透入我的心窝,心将随着烛光的摆动而连篇浮想。看看夜空下川流不停的人群以及街面上的车水马龙,不禁让我想起湖面上小船游过后留下的轻波涟漪,眼泪就禁不住夺眶而出。原本人们生命中这彼此相亲互爱的欢乐融洽和谐温暖的情景,就如烛灯的温馨和湖面的涟漪,可以每时每刻都出现在日常的生活中的啊!

一盏燃烧的蜡烛在黑夜可成为一处明光,成为指引我们回家的亮光,神就象这亮光成为我们走天路时黑夜中脚前的灯路上永远的光。神陪伴我们,心中就有盏灯明,何惧路途的泥泞和艰难漫长?当神的生命融入我们的生命时,我们用神的亮光去照亮其他人心中的幽暗,用神的爱去点亮他们心中的那盏永不熄灭的灯,直奔到那应许之地。

完成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