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感恩的泪水」

海平

曾在报章杂志上断断续续看到知名作曲家黄安伦弟兄的儿子黄凯冬不幸溺水身亡的报道和追忆文章。但在今年八月恩福福音营里,黄弟兄应邀为我们大家见证了那段事发前后感人的经过。在场的每一位听者都个个泪水涌满眼眶,不住地为他在主内所领受的和在苦难中主坚固他而献上感恩。

作为来自北京的大作曲家,在这个时刻,也是软弱的。当一个不可分割的生命突然离去的时候,人不可能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对于他和他的妻子来说,这个地上的家因他们的独生子的离去而显得不完全了,再也不能恢复过去的那个样子了。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心被割走了一块。为什么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就这样突然去了呢?他的一生才刚刚要开始!当黄弟兄在电话里听到这消息的霎那间,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扶住,不致跌倒,一个声音”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在耳边反复响起。他在祷告祈求时说到:主耶稣啊,灾难不是从您而来!相反的,当死亡的毒钩击中我儿的时候,主啊是您把我儿带到了那无比美好的地方去。也正是您,在灾难来临之时,不仅与我同泣,还亲自给我加力,使我不致跌倒……。他的太太也对他说:凱冬去了,我从来没有向上帝问过为什么,即使上帝告诉我,我今天也理解不了。我只知道自己、老公和独生子凱冬,永远都在上帝的怀抱中。这是魔鬼的攻击,不是上帝做的事。当我听到这里,我的眼泪不住地流淌下来。当魔鬼击倒他们的儿子时,上帝却用大能大爱的臂膀,牢牢地将他们的儿接在怀中。

一个基督徒的今生,同一切世上的人一样,客旅生活就像走一段钢丝,处处险象环生难免掉下来,且终究要掉下来。不知道的人以为就这样掉到深渊摔死了。知道的人,看见钢丝下面有一个巨大的网,将掉下来的人完完全全接住了。

这个世界充满了危险苦难,地上的任何事物都靠不住。只有靠永生神的应许:主耶稣复活为我们所确据的盼望,圣灵的同在和陪伴。在地上,人算什么,主却顾念我们,把永生白白地赐给了我们。其实,我们日夜祷告所求的是最大的平安。感谢神,让黄弟兄和他太太以及我们每一个神的儿女明白了此刻从神而来的平安和平静是那么的得力,主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所爱的儿女。黄弟兄的儿子虽然离他们而去,但在主的一家里,还有更多合一在爱中的兄弟姐妹同在一家之中相契相助。

主让他们在这个世界经历这么一遭,但神已擦干了他们的眼泪。主已亲自接了凯冬去,让他们没有担心。黄弟兄说他从来没感觉过这样的平安充满了他们的身心灵。虽然他们的儿子已先而走,但却随主去到那无比美好的地方。他太太也平静地说:我甚至根本不去向神问为什么,因为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对他们已经不重要了。唯有顺服神,因为主的恩典足够我们用的。凭着人的血肉之躯,他们是经受不起这样大的灾变,但是主的大能却完完全全将他们托住和承担。

信靠主耶稣,在主的生命里,并不能让我们免去苦难的来临。也无法解釋为什么苦难会降临在我们身上,然而主耶稣在十字架所经受的流血苦痛,那进入他手心的钉子和一滴滴流下的鲜血及死在十字架上的痛状乃是承担我们的苦难和死亡。信仰不是用来解釋苦难,乃是用来承当苦难。人凭自己永远承担不起自己的苦难。当你负重爬坡时,有人为你挪去担子;当你处在危难艰险,有人将你带到平静安稳处;当你因苦痛泪流满面时,有人陪你听你的苦诉,拉着你的手,擦干你的泪水;当你迷失方向走上岔道时,有人引领你到回家的路••••••。神的作为是人永远所不能理解的承担。人能够将所有大事小事难事易事都被神来承担,是多么有福啊,这全靠的是信心。

他们为儿子举行的追思礼拜没有任何悲痛欲绝的凄切场面,完全沉浸在充满感恩和满足的喜乐之中。若不是天父的慈爱与信实,软弱的人们如何能面对苦痛带来的不平。联合诗班含着泪水唱起了《感恩的泪水》。他们感恩的见证让多少软弱的人们得着安慰,得着力量,得着鼓励,得着深深思量……

只是在他们处理遗物时,太太才哭出声来。很清楚,这不是那种永隔永离的悲鸣;而是躺在阿爸父神怀抱中委屈、畅快的釋放。那是来自心底感恩的泪水。

「一双钉痕的手,叩响久闭的门;一个柔和的声音,把我们的心夺走。明知这路是十字架的路,有风,有雨;很大,很难,也很苦。主慈爱的手,时时拉著你的手。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走脚下的路。」

完成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

本文部分内容发表在加东版<<号角>>月报(2003年10月)‘怀乡’专栏
http://www.cchc.org/HM/CAN/2003/11/index.ht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