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渴望、诱惑、迷恋、无足的鸟

海平

按照人自己的本性,总想依自己的喜好和意志安排人生。但事实上,回顾人生这一历程,又有几分是自己可以把握呢?面对新机会新选择,人们往往会以自己的智慧对选择结果作多种假设,在假设中分析利弊,其目的是趋益得利。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考虑到事情在进行的过程中会有转机。为己为利是建立在以罪性为基础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上。以罪性所体现出的个性自我张狂势必在金钱,地位,权力,财富上结盟来支持这种势头的扩张。罪性迷恋是把人的视线偏离神而转向自己,从而为痛苦和罪恶提供温床。

在现代社会中,不断创新的新玩品,都会让人们在超越基本需要后,不由自主地吸引过去并被深深诱惑,从而一心想要拥有一切。这些新玩品代表的是一种诱惑的力量。正确而言,邪恶的不是这些玩品本身,就好象钱币,黄金和珠宝,而是人们透过它所被诱发出来的某种东西,即内心深处一种永不停歇的渴望和迷恋。它承诺并赋予追求者以一切,然後让你沦为它的奴隶,难以自拔,直至成瘾。这类“毒品”也从来不是孤立的,就在历史和我们的周围,我们的经历中,通过不断变换的面具,给你永不停歇的渴望和迷恋从而成为恶的奴隶总藉由形成势力庞大的复合的共犯结构而让你着迷。人就借此扩张自己的优越和支配到淋漓尽致的地步。人在本质上的有限性是由罪性所致,此乃是人有意不承认自己的被造地位和对创造者的依赖性,并企图自己超越神成为不朽和无限。

看一部电影,你会淡忘很多情节,但有些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笔,却会让你永远难忘。曾记得电影《阿飞正传》里的阿荣说过:有一种鸟生来没有脚,也不会落地,它落地的时候也就是他失去生命的时候。我们不就是为追求无法得到的东西离开了滋养我们生命的地面,为表明这种迷恋忍痛割去双脚而成为一只无足的鸟,被迷恋欲望贪婪牵引在前方,迷茫漂泊。看韶华渐去,生活为何,不知飞到何处是岸?每日在人群中穿行奔忙,没有崇高和神圣的目标。我们不知道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鸟正飞在路上,一条不归路上。在自虐的轻松快乐豁达中只能体楚痛惜和感伤,直到飞进琉黄火湖成为焦灰。

在真实世界中,人正是透过对权力、财富、美貌以及各式各样名利的追求,来实现这样一种永不停歇的内在渴望。每天充斥在新闻报道中的一切罪恶的表达都在於因为对所迷恋的极端渴望。表面上美其名为放松享受,其实生命已经在其中彻底扭曲,失去了平和与安详,有的只是畏缩、枯竭、空洞、恐惧和挣扎。这正是许多人真正的生命光景和写照。我们深陷在拥有权力、财富、美貌或名利的贪婪中,梦想著只要拥有这些,就可以克服内心因为相对平庸、穷乏、软弱和卑微所致的不安和恐惧。而就在渴望与恐惧、拥有与失去之间,生命饱受折磨和煎熬。在这种意义上的人就被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渴望之物,於是成为邪恶的奴役,这是很可恶的;另一种是还没有得到,成为渴望的奴役,这是很可怜的。

面对这些诱惑,只要持有一颗单纯善良与柔和谦卑的心。更多向往生命中的真诚、善良、纯美和爱,而不迷恋自己的伟大、支配和优越。这样的人看似渺小和微不足道,似乎只处在强势的边陲和角落,但这将会成为改变历史与拯救世界的关键。因为他们拥有了摧毁诱惑的唯一武器,即一个不为邪恶所动的、质朴的心灵世界。这样的心不仅为神内住准备好了国度,也为周遭的世界一个比照的实物。

人的本质就是在善恶之间,摇摆在诱惑的屈服或超越中。唯有以神为生命的力量发起的圣战,才能摧毁和瓦解被奴YI,被迷恋和被诱惑的“圈界”,但胜利的关键却只有一个,就是将自身置入神的无限之中,让“己”永远地在神里面销毁。可是这一切靠我们自己是无法企及的,那在十字架上流尽鲜血的带罪羔羊已帮我们置入永恒。来到至高者面前,是胜过各种各样诱惑的最根本的出路。所以,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打败了自己,就注定将打败一切的诱惑和迷恋。直到神再来的那一天,诱惑终将被彻底消灭,但在今天,罪性就在你的身上。你需要作出一个慎重的决定,将你的全部心思意念交给神从今直到永远。只有我们将自己全部身心灵一点不盛地献在祭坛上,即将我们被丢入在神的火山中锤炼后,我们才能完全有一个对诱惑和迷恋的超越。这也正意谓著所有的征服和傲慢都被熔解,即使是灰烬都不存留。也只有这样我们在世那一切因有限而无法得到的渴望才能在他里面得到完全满足。从这一点来看,一个已经回归,平安祥和的新天新地,最根本的意义并非是什么黄金街、碧玉城,而是再也没有属於为自己的权力、知识、财富和道德的骄傲和高大以及以这些支配为满足的屈从意志了。

无脚的鸟重新长出双脚,沉稳地落在了大地上。

主历2003年10月11日

《信仰》网刊第9期 http://www.godoor.com/xinyan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