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满满地倾诉静静地流出

海平

住在郊远,难得有朋友造访。周六下午,孩子们写作业,看电视和玩玩具。在这些间隙中,我静静地读完余华的《活着》。心里堆积了许多东西,渴望能够找一个朋友谈谈内心的感受。拨通几个电话,大家都在忙,不是在加班就是送孩子学这学那。有一个道是闲在家里,但他却刚刚睡午觉爬起。觉得不大合SHI谈论这么沉重的话题,否则就失去了倾诉的韵味。这让我想起生命过程中那些相对凝视,促膝交谈,抵足而眠的日子已象“古道西风瘦马”一样慢慢淹没在茫茫世尘中。在物欲横溢的今天,已被一点点遗忘掉了。在忙碌奔波中人们追求着所谓的时尚生活。太多琐碎而又复杂的事情日日夜夜纠缠着人们。浮躁的心态,已容不下小桥流水般的自然平静的心情。“花落一杯酒,明月千里心。”心与心的交流已成为时下人们最大的奢望。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和朋友一起聆听内心深处的声音。

常常被各种不安的阴云笼罩着,变得心事重重。当官的怕丢乌纱帽,工人怕下岗,生意人怕翻船,而不少人还有一层普遍的忧虑,就是在现今这个花花绿绿的社会里已无法把握住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因离异而苦惑和伤痛。紧张的生活让我们面临严峻的挑战并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又往往使我们陷入各种情感纠葛的旋涡之中。拥挤的居住环境、现代人际关系的冷漠,又使得许多人有烦恼、有苦闷、有忧愁无处倾诉。早年的聊天砍大山摆龙门阵是消极的排忧解愁的方式,现代生活中的快节奏和忙忙碌碌,就连这种“享受”已离去很远了。烦恼和郁郁寡欢无处诉说,人流滚滚,我们却没有倾诉的对象。身处他乡异地的我们更是多了一份惆怅和茫然。远离亲人和朋友,周围只有竞争的对手,满腔的肺腑无处倾诉。

现代人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最牵挂最舍不得的还是自己。对亲情的思念,对朋友的问候都随着时尚和所谓的方便产品地不断推出而日益疏远。信笺,象枯萎的花朵早已零落入泥。人已不再铺开一张纸去为亲朋好友道一声平安,送一份祝福。他们只要电话一拨手机一按,哪怕是天涯海角也会像近在咫尺一样。但这已不是倾诉的声音,只是例行公事般的寒暄。

倾诉,在这个时代,已像远古的钟声一样尘封在人们满是灰尘的灵魂深处。其实人与人之间的障碍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按每一个人的本性是没有人愿意主动走近对方,每一个独立的人都构成另一个孤独的背影。曾经渴望在人生的路上,尽是友爱与温情相伴。那知,从内心不平中不断有寒风的涤荡,荆棘的阻挡,不断从理想的光环后面弥散出污浊。面对这一切,有太多的失望,又有太多的无奈,这让我更执着和向往生命深处的形像样式。渴望有一份真诚,渴望有一份理解,渴望人生的路上有生灵的陪伴,无论天涯海角,人世变换,永远相随陪伴回到温暖的家。在那里,可以抒发和宣泄内心的不平和挣扎,倾诉和SHI放郁积的情感和苦痛。可是,在世上我知道靠我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够为自己千疮百孔的心找到一个真正能休歇的地方。

霓虹阑珊的午夜,在喧哗城市的一隅,独守一方宁静的晴空,渴望有位心灵朋友来到我的身旁,共同演奏一曲久违的“高山流水”。只是在如今繁嚣的尘世间,那种肯真正静下来,有耐心、同情心和自我稳定能力的倾听者,却是太难觅了。“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感谢神让我们有一位灵里的倾听者,他完全可靠,并会得到从他而来的平安和快乐,他就是我们生命中最好的朋友主耶稣基督。当他不知不觉地来到我的身旁时,他成了我最理想的港湾,与他相处在一起,失去了世上竞争和压力,没有了贵贱高低之分,没有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相互拆台。在充满宽松的氛围中,一种寄托一份关怀,满满地倾诉静静地流出。心中的郁闷和愁苦不断由心中的喜悦和脸上的笑容所替代。愿我们每一个心事重重的人都听见他的呼唤。

在这个无法倾诉的时代,我期待着每一个生命有这样一位心灵的朋友,时刻倾听我们的劳苦愁烦,在他里面得享安歇,在倾诉中卸下缠扰的重担。

主历2003年10月27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