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平安夜

海平

习惯每到进入圣诞季节便想起经历过的一个个平安夜,习惯回味那种淡淡的,幸福的味道,习惯体会生命中那平静安宁的时刻……

一九九一年最后的那个月,我从北京搭乘南下的火车去广东出差。摇摇晃晃了几十个小时终于到了广州。步出火车站,细雨很慷慨地从天空漂落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层浅浅的清新。那截然与北方冰天雪地不同的情景竟带给我一丝淡淡的忧郁。我很快捕捉到了接站司机举着的牌子。几句问候,就急急钻进车里。刚刚坐下来,一组音乐缓缓地透明般地从车的录音机里流淌了出来,轻盈的童声在平静和柔美的背景乐中唱起来了。在淡淡忧郁和旅途劳累之后听到这样舒缓和安宁的音乐,突然间让我放松下来,在无言地表达着我内心渴望的平静。这“天籁”一般的旋律就好像心情被夕阳晚霞渐渐拉长的影子,将异乡的夜色与漂泊不定的我溶为一体,沉浸在里面。在这样的一个静静飘雨的夜晚,总觉得此曲似曾相识,总觉得它是一曲可以放进任何时空和生命里的完美聚合,连同柔柔的雨丝与敲窗而过的微风,都似曾在生命深处不断地出现过。

那个雨夜,诺大的都市也似乎倦了素日的喧闹。漫天纷飞的薄雾中加杂着湿雨,柔柔地写着一份寒意,有如北方的一份深秋的落寞与凄美。在招待所的客房里,我熄灭了灯,双手紧握住一杯热热的茉莉清茶,听雨轻敲窗棂,轻飘的雨丝无声地浸润着心事,慢慢地膨胀开来。可是那首曲子的旋律不断盈绕在心头,一点点沉淀着我的滋味。然而这却是描绘着两千年前一个寒夜在伯利恒一家客店马槽里主基督耶稣降生所带来的欢妙美好。

直到十年前当我来到阿拉巴马州的那个小镇,在教堂欢庆圣诞的特别聚会上,才知道那首让我难忘的曲子就是「平安夜」。「平安夜」的曲调和歌词,配搭得天衣无缝,聆听的人,不论是否基督徒,都为之动容。它是世界上最美妙动人的歌曲。无论童声或成人,独唱或高低音分步唱,都会宁静和谐着每一个人的心。不仅响彻那古老的教堂、更是传遍所有的大街小巷。“平安夜,圣善夜,真宁静,真光明,光辉环照圣母圣婴,圣洁婴孩纯真可爱,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耶稣我主降生。”我很快就能跟着旋律唱了出来。的确不需要用太多的言语来证明什么,只知道在那么一天里,那个小镇满街都散落着发黄的树叶,也和着细雨,我的心却走进了平安夜……

当我们每年在十二月欢喜等待平安夜来临的时候,这一切的努力和每一份心思都是为叫人们藉此遇见耶稣。因为耶稣才是圣诞节的真正主角。“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祂所喜悦的人。”在这个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社会,人心并没有因此而得着平安。当看见手带佛珠、身上、车上带平安符,烧香算卦的人时,他们所追求的不正表达了内心所企求的就是平安吗?上帝把最好的礼物_耶稣基督赐给我们,从此我们的生命不再漂泊,不再挣扎,有了归宿,心里有了深深的平安和喜乐。藉着祂的同在,让祂掌管我们的生活,让祂透过我们的生活、谈吐、追求来彰显祂的荣耀;从我们的生活中见证神,神也从我们身上得到祂当得的荣耀,我们将从中得到最大的满足平安。愿我们天天都有着真正的平安夜。

主历2003年11月15日

本文部分内容发表在加东版<<号角>>月报(2003年12月)‘怀乡’专栏 http://www.cchc.org/hm/can/2003/12/e03.ht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