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西起嘉峪关、东至山海关的万里长城,蜿蜒大漠,跨越峻岭,驾凌沧海,势如游龙,一直被视作中华民族巍然屹立的不屈精神和勤劳勇敢的无穷智慧的象征。小时候, 对于长城的敬畏, 和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按照书本上渲染出来的心理背景,几乎被打造成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百转的愁思与万丈的雄心矛盾地纠结在一起,牵动着胸中那一份莫名的惆怅……那时当看到地图上方角折曲的长城符号时,不仅为中国长城的万里蜿蜒而引以为荣,也为“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诗句而唏嘘不已。长城是举世瞩目的人类文明的伟大标志之一。几乎成了中华民族和现代中国的同义语。

“八达岭”长城,“慕田峪”长城,”司马台” 长城逶迤蜿蜒在北京北部燕山山脉和太行山余脉中,那里山峦起伏,山谷幽深,峰岭层叠,多奇峰怪石。长城傍依在崇山峻岭之间的各处山口山脊。但这些著名景点经人工修缮后,游览处已人满为患,没有了古战场凭吊的味道。在北京生活的十年间, 陪亲朋好友去过那里很多次.可是让我真正体会长城的真实还是后来骑自行车沿京张公路和京承公路去坝上的体会. 当春天来到这里,漫山遍野开着栗花,白里透黄,香溢四周。秋天时,满山红果,核桃,板栗,柿子,梨,野猕猴桃应有尽有。夜晚吃住在老百姓家里.那煮山鸡,小米干饭拌豆花至今仍令人回味无穷。饭后他们还带着我们爬山过岭登极远眺,长城如带,来到那些因年代久远而遭到自然及人为的破坏的长城,那是原汁原味的长城。仔细体味在这些陡峭的山崖上的长城,能从这一段段斑驳的残垣断壁中看到古人修筑长城时的壮观场面和过去的战火烽硝烟。很特别的感受。也曾触摸、贴近这个巨大的存在,冰凉的墙砖,观察那些寄生在它身躯上的生机勃勃的草木爬虫,常常会感觉到时空的倒错和神奇。走在碎石之上,却不时地回头看看已经走过的路。一段一段没有完全坍塌的城墙边处是一个又一个的垛口,凉爽的山风扑面而来,浓雾弥漫,近处的山峰若隐若现。

读研究生的最后一年,我利用暑假走了一回完整的河西走廊,沿途经过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关,最后到达敦煌. 乘车从酒泉到达嘉峪关时就急不可待地来到大漠中的嘉峪关城下. 豪气当胸的“天下雄关”始建于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南面是常年积雪的祁连山,北面是坡陡谷深的黑山,两山之间形成了约15公里宽的峡谷地带,地势十分险要,古称“河西第一隘口”。嘉峪关就雄踞在这两山之间的嘉峪山上。城楼是雕龙画栋的砖土结构,延伸的一列夯土墙执傲地抵御大漠黄沙的剥落,附带着深深的裂缝.与它连体的长城只是一面土墙,一面穿越时空时坚执不倒的土墙,不加掩饰的躯体饱含了烽火硝烟、浸透了大漠风沙.静默之中,触摸伫立的长城的身躯,回味着那些桑田沧海级的故事。大漠的朔风风干了多少年男儿汉的征夫之泪.看看嘉峪关门洞下面的铺砖,你能从它凹陷的印痕中听见辘辘车辙之声、叮铛驼铃之响;你能从它磨光的踏面上看见踢平的马蹄铁、走烂的征夫靴。这些遗迹印痕最直截了当地铺陈裸露着长城的历史. 也许从小接受的关于长城的概念就是那万里绵延爬山越岭雄伟壮观的城墙,可眼前的残存的矮墙,由沙土、石砾、稻草堆砌夯成,像一位迟暮的老人,悲凉地衰朽着。今日那湮没在黄沙下的古长城,冷落荒芜的丝绸之路已被湮没在历史的卷帙中,尘封在浩瀚的流沙下。这个守西域的边关和通西域的大道至此走向了衰落,繁华不再。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这广袤的天、空旷的地,让我顿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局促、拥挤和压抑。再看看伸展到远方的一个个墩台烽燧,依旧顽强地挺立在那里,经历着风雨侵食吞没。

小时候常听母亲讲孟姜女的故事,它发生在秦始皇秉政时,孟姜女丈夫范喜良被迫服役去筑长城,数年不归,孟姜女千里送寒衣,发觉丈夫已死,恸哭于长城下,哭倒了长城,丈夫尸骨显露,她亦投海而死。对这座以无数平民、士兵白骨堆砌的长城,浸透了多少妻女老小的泪水。当年穷极人力物力,付出了多少血肉之躯和辛酸泪水的万里长城,绝大部分地方历经几千年的风侵雨蚀,都只剩下一些残破的城基和旧址了。

秦汉长城是为的防御北方匈奴的南侵,明长城是为的抵抗鞑靼、瓦剌的骚扰,因而具有某些保卫功效,而公元前几个世纪的楚国所修建的楚长城,连同稍后的赵燕诸国长城,就纯属诸侯征战的产物。那时的长城,并不具备代表中华民族的象征意义,而是一种诸侯国之间不断杀伐、争霸的古战场。几千年来的长城内外,一直是刀光剑影,杀声动天,血流成河,横尸遍野。藩篱缓缓地撤尽,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时代的变迁,长城渐渐地失去了它在战略上的意义和作用,而成为了一个象征。长城,从来没有起到过屏蔽中国的作用,从来没有起到过防御敌人入侵的作用。每一次大规模修筑长城,都会给中国带来动乱、战争和灾难。长城的修建,耗费了无数中国人的生命和财产。人们赋予了长城很多丰富深遂的内含。但翻开史书,我们所看到的长城,更多的时候是和弱小、封闭、战争和灾难连结在一起的。长城是中华母亲背上的一道深深的疤.

万里长城今天只成为一长条的历史陈迹,花费了这么漫长的时间,这么巨大的人力物力,造一个长墙,只不过想为防御进犯,求得自己的平安。可是平安是靠外部防御得之不到的,唯有人心改变,生命改变,社会才能长治久安.

4-17-04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