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九九一年秋,一个落日晚霞泛上天际的时候,我通过集美穿越海堤进入厦门. 四周的大海,在斜阳徐徐照耀下閃閃发光, 街道两旁高大的棕榈树立在微风中,带给我一种安祥清净幽深的气息。我下榻在厦门大学招待所。校园各处景色优美纯净,处处凸显温馨雅致。走出校门便可看到海。最初的几日,不断地东奔西跑,饱尝了厦门秀丽的美景。然而,厦门给我的第一印象却是处处可见到坐在家门口泡茶的人们和流溢于其间的茶香美味。

当我穿街过巷,许多摆摊位点和店面用茶具和茶叶来招揽客人,环岛沿海各处自然摆满了露天小茶摊。走在厦门最繁华的中山路一带随便拐进去任何小弄堂巷里,都能碰到有人在慢慢饮茶,不紧不慢地说着软软闽南语聊着家常。许多茶叶店也都汇聚在这一带,常常店家会热情地邀请游客进店品茶.在厦门饮茶的茶具都很讲究,许多年长的老人们手里长年把玩着一个用惯的茶壶,一捧就是几十年,名曰“养”壶,即让茶汁的精华长时间沉淀在壶内壁,由此而得的茶汁会悠远清香。厦门人品茶如品酒一样,所以他们用小小的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细细品尝,实在是把茶当作生活来品。

乌龙茶是这里人们的最爱。据说好的茶叶都生长在海拔较高的云雾里,叶片厚重,沏出的茶清香醇和;这里的人们喝茶的速度很慢,虽然他们聊天时说着我听不懂的闽南语,但看到他们神色悠悠,静闲自如,不时听到开怀大笑,就知道厦门人看重这种人情味极浓的生活。他们恬静性格就是从浓浓淡淡的茶香里慢慢蕴出,总给人一种亲切的感受。

厦门许多旅游景点都有提供室外泡茶的摊点,我的住处背靠万石热带植物园,和几位朋友一起爬山穿洞便可方便到达那里。到处是茂密的花草林木和裸露的怪岩山石。各种亭台楼阁穿越其间。在热带树荫底下,花几块钱泡上一壶茶, 不断添加着沸水,享受着品茶的乐趣。先把开水倒进已经塞满了茶叶的茶壶,用壶盖把满壶茶叶压几压,盖上盖,片刻后,再把茶倒进茶杯。由于壶中上部的茶浓度会比下部的低,因此倒茶也有讲究.茶杯要先排成圈,一手提起茶壶一手压着壶盖,迅速绕圈按序把茶倒进茶杯,控制在两三圈内倒满每个杯子,这样才能保证每个人杯中的茶不会浓淡不一。我们悠闲地斟,浅浅地啜,感味着留在唇齿间的余香,几个小时已过,茶味还不觉得淡,似有一分醉茶的惬意。后来,又在厦门人家泡过几回茶,那浓浓的茶香将永远地留在心底。


美妙的茶香常常会引得我一阵怀想。常言说”柴米油盐酱醋茶”,可见茶也是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需品。最值得回味的,还是那种苦味,在舌尖和腭腔之间流过的苦味。正是在这茶香茶色茶味的陶醉中人们才能真实地寄情于奇妙的山水中,才以真挚的情怀融入了大自然美妙之中。我以前对茶的了解总是很肤浅,总觉得那淡淡的,稍带苦味的茶,并不像人们说得那么好喝。虽然也到过许多地方,饮过不同类型的茶叶,但是直到这次厦门之旅,才对茶有了更深的体味。饮茶中所带给人们的不仅是享受文化的美境,更是在这种一饮一谈中使人与人之间距离缩短,更加和谐、更加亲密。性情也因此会恬然优雅,处变不惊。

在古榕下摆一张小方桌和家人、左邻右舍一起泡茶的惬意和满城各处茶香流溢构成厦门人生活中亮丽的一道风景线,让人时刻感觉舒适和暖意在心中流淌……

———————————————————————————–

本文部分内容发表在加东版<<号角>>月报(2004年7月)‘怀乡’专栏
http://www.cchc.org/HM/CAN/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