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回忆是人类最奇怪的一种感情,我们都习惯把他装进一只盒子里好好保存。有的人拥有一只精致美丽上锁的丝绒盒子,珍而重之藏着;有的拥有一只木盒子,把它放在风雨中,让它与时间做见证;有的是一只纸盒子,尽管小心翼翼地保护它,可惜最终又经不起风雨仍把它打破了,心碎了一地。

从小直到今日,几十年人事不断翻新,当中生命的起跌、生死离合、喜怒异常,我都看过看清看明了。身边的丑陋和虚伪,惆怅旧忆就如一场梦。擦身而过的嘴脸换了又换,像京剧中的脸谱,青红皂白,不曾间断,昔日风光的,也许今日斯人独憔悴;昔日落魄的,今日已经飞上枝头,飞扬跋扈。但明日终会成为枝头枯叶。曾经为自己许下诺言,大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可是现实还是最终背叛了诺言,现在的情景已经与年轻时的想象天地之别。当回到现实世界中面对千疮百孔的人事,渐渐地浓浓心情早已不再。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作为忆念的事情。

可是我没想过,原来这些年来,大家有大家的生活,似乎老死没有往来一样。然而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从邻居家的窗子里传出一首歌时,那熟悉的旋律和仍很清楚记住的歌词,让我想起从前的点点滴滴。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后,竟然还有人与我喜欢同一首老歌。在现实营营役役、不分昼夜的工作中,我一直在怀疑自己是否有旧忆。这首老歌让我知道我对过去仍怀有心情。我明白乐曲的空间把现在的我与过去的我自由地有了一次照面。乐曲把我的心境带入了另一片昔日的记忆中。记得小时候故乡的小县城有完整的四方四正的城墙包绕,东西南北各有一个带角楼的高大城门,因行驶不了大卡车,已被逐一拆毁掉;护城河壕已没有昔日的清水潺潺,取而带之的是污泥浊水;架构在记忆深处的那座渭河小桥早已变形变样......欲望和贪性再也容纳不下任何过时的东西,当人人都在加快脚步改变过去的时候,我却怀念那种逝去的日子,那些构架在心底深处的记忆。我此刻发现我是很容易被粘在那个经历过的时代中的,粘着那个时代的音乐、色彩、气味、旧物图画之中,而这一切又与当时模糊不清的情感揉捏,才会有了不能忘怀,才留下痕迹。这首老歌,一直爱听,歌词中一字一字,一句一句细微的触动,每字每句都密密的贴着心;声音渐至有了一层层远远近近的应和,不同的年代造就了不同的心境下,不同的声音引发浓淡不一的回忆。

有时累了,就有了倦意。这倦意不是来自肉体上的倦,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无法安放难以摆脱掉的心灵上的倦。记得刚开始工作时,有时为了讨好上级,或为自己的名目,常会夜以继日地工作。肉体上常常感到筋疲力尽,加上心倦,那种“倦”会让心渐渐失去力量。累时最常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家。回到家里有全身心爱我的人,有孩子们说笑唱跳地围绕着我旁边,这一切让我回到家后能一头融进温暖里而把外界加在我上的种种烦脑和心倦“暂时”抛到脑后。这只能是暂时,可哪里是永恒的家昵?哪里有永远温暖的港湾可停靠昵?

还记得二十年前,年轻幼稚的我不时面对老一点同事的指责,挑剔,挖苦,甚至打小报告等。也曾经为人与人之间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难过不已,情绪陷入到极度低潮。抚心自问自已没有做错,工作出色,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可还是要面对这些不平不测,心中愤愤不已。起初那种不被人看重的心情实在是很难受。后来开始在面上忍受,却老在心中斗争。忍受与斗争的平衡只是把自己架在一个虚构的安宁之中。为了防范,每天都提心吊胆。不爱去管闲事,不愿了解、明白和欣赏周围人的事,不能感受到人家的优点,却嫉妒别人的成果。自己一旦有成就后就沾沾自喜,瞧不起比自己低的。那时感觉到生命就是一场战斗,每一个人都是战士,每日在披战衣上战场,刀枪兵将,战死了水来土掩;受伤了,躲到一角舔一舔流血的伤口,休息一会儿再上战场。渐渐地心灵受伤不再是一个伤痛,而是一种生活的习惯和麻木不仁了。

直到后来才明白要懂得去分享别人的心思、心情和心灵状况,欣赏和感恩别人无论在社会或自己工作的小环境中所做的一切。我在这中间就感受到需要自己大大地付出。付出时间倾听,付出时间用心去体会,付出时间用爱去安慰关怀,付出时间陪走一段心灵煎熬的路。虽然付出的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心有了平顺。回过头仔细一想,唯有这些才真正在心中永远地留下记忆,在心忆值得回味不已。

恍惚当中,从指间缓慢滑过的是光阴,从眉宇悄然而逝的是岁月,不经意间,来了,又去了“““`。生命的回忆却定格在天地美意之中。

2004年8月1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