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旧友

海平

记得那时住在北京,一个寒冷的冬日,积雪的大街上遇上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他微笑着对我说:「我远远就看见你了,静静地站在这,注视着你慢慢地朝这面走近,不知为什麽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听了此话,不禁感动起来。那晚邀了三五知己,还有这位朋友,在寒冷的冬夜,一起围炉吟诵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久别重逢,内心的感动加上诗中浅白的话语,确实营造出温馨的意境,让人感到丝丝暖意。

我们一起翻开大学时期的相册,一眼看见「某某系七九级全体同学毕业合影」。上面有穿着那个年代的列宁服、旧军装或中山装的男生、女生,露出熟悉的神情。相片背面除了他们的姓名外,还标有每个人的绰号。我们叫出每个人的名字,努力地回忆他们的表情和共度的美好瞬间。怀旧中,我们度过温馨的一晚。朋友离去时说:「你、我在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其实并不是很多,只是期望有份温暖而已。」

这场匆匆的生命之旅中,生活的忙乱已让我们无处得慰藉。偶尔,无人喝彩的落寞和无人牵挂时的寂寥,让我想念一个个旧友。然而,也更使我惊觉,空间和时间正在把旧友,如同沙漠吞噬绿洲一样,慢慢地缩小拉远变得陌生。同学中有人在得到财权後变得高傲,有人於挫败中学会了隐藏。偶尔见到旧友,我们在时空的藉口下,已不习惯用怀念来维感情,也不懂得如何将冰冷的心底变暖。

人们常用柏的万古长青来比喻友情。真挚的友情,犹如和煦的春风,在寒冷时刻总在吹送着丝丝的暖意;犹如炎夏的清风,在骄阳如火的季节,送来阵阵清凉。可是真正像柏那样万古长青的友情,爲何如此难寻?

万古长青的朋友,是能够包容、宽恕一切的过错和缺点,真正心有灵犀一点通。这种友情久、绵长,正如陈年的酒,陈醇;而不是冲过的茶,冲淡。这样的朋友,承担心头的责任,不会因为有身体的残疾或心灵的缺憾而歧视,不会因生活的匮乏而鄙视,不会因失势而疏远,更不会因其遇到困难和危险而躲避;是终其一生一世的朋友,与你同悲伤、共欢乐,为着你梦想的实现而倾力相助,为了你的困难而不遗馀力帮助解决,为了你心灵的重负而肯鼎立相助、风雨相携的人。

人生一世,大家都在找寻这样的朋友。寻寻觅觅多年,直到後来认识了主耶稣基督,从此生命不受时间空间的辖制,与两千多年前出生的那位耶稣拥有了一份万古长青的友谊。有此良友後,恬静的心境和淡淡的幸福就缓缓地浮出水面,打湿了往日的时光,滋润着生命的方方面面,无限延伸。

————————————————–

在北京工作的十年里,偶会在街口逢着一个久别的朋友。

记得在一个寒冷的冬日,积雪的大街上一个多年不见的大学朋友微笑着对我说:“我远远就看见你了,静静地站在这里,注视着你慢慢地朝这面走近,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很温暖很温暖的感觉。”我听了此话,心里不禁感动起来。那晚我邀了三五知己,和这位朋友,在那个寒冷的冬夜,一起围炉吟诵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久别重逢,内心的感动加上诗中浅白的话语,确实给我们营造出了一种温馨的意境,不时让人感到丝丝暖意。

我们一起翻开了大学时期的相片册,第一页是“某某系七九级全体同学毕业合影”的照片。上面有穿着各式简单衣服的男生女生表露出了各异的神情。相片背面除了写上他们姓名外还标上他们的绰号。我们叫着每一个同学的名字,很努力地回忆着他们的表情和那些美好瞬间。每一张照片都框定在那个年代里面。装载着岁月的感触,渗透着生活不安的心情,回想着甜美背后的荒谬哀伤和幽默。回忆那些纯然天真的温馨画面总会让我感动。在每一张照片里,都有自己的影子。

当这位朋友在离去的时候说:你我在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其实并不是很多,期望有温暖而已。只是在这样一场匆匆的生命奔走中,生活的忙乱已经让我们不能足以得到慰藉。无人喝彩时的落寞和无人牵挂时的寂寥让我们想念着一个个朋友,便会觉得在极深极深的心底,有一种没名的颤动。然而,更多的时候让我感觉到距离和时间正在把朋友如同沙漠一样慢慢变宽变远变得陌生。也许在得到比别人多一点财权后正变得日渐高傲,也许在各样挫败中早已学会了隐藏,我们在时空的借口下已不习惯用怀念来维系心底丝缕的感情,也不习惯来提高心底冰冷的温暖。其实,温暖,是一种生命的感觉,心底的感觉。温暖,是一种幸福。温暖,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爱。朋友只有将爱刻在心上时温暖就永远在生命深处。

朋,志相近也,即所谓“朋党”。朋与党的意思相同,都是指因相同的目的而结合的小团体,饥则聚集,饱则飚去,至于团体能维持多久,那就要看团体成员的共同利益还能维持多长时间。友,性相近也,即所谓“知音”也即两个人的灵魂贯通。永恒的朋友之所以能够永恒,因为能够包容宽恕以往一切的过错和缺点,能够真正地有心灵的沟通。人们常常用松柏的万古长青来比喻友情。真挚的友情,犹如和煦的春风,在寒冷时刻总在吹送着丝丝的暖意;犹如炎夏的清风,在骄阳如火的季节,送来阵阵清凉。永恒的朋友会有内心的牵挂,这种牵挂,便是一种永恒。永恒的朋友永远存在于你的生命中,深驻在你的心灵里。朋友的声声问候,常使我从忧郁的心境中走向开朗,从工作的烦琐中走向简约,从沉重的思绪中走向轻松。这种友情恒久、绵长,正如陈年的酒,愈陈愈醇;而不是冲过的茶,愈冲愈淡。永恒的朋友,承担着心头的责任,不会因为我有身体的残疾或心灵的缺憾而歧视,不会因我生活的匮乏而鄙视,不会因失势而疏远,更不会因其遇到困难和危险而躲避。永恒的朋友,之所以称为永恒,就意味着永远不会失去,是终其一生一世的朋友,与你同悲伤、共欢乐,为着你的梦想的实现而倾力相助的人,为了你的困难而不遗余力帮助解决的人,为了你的心灵不再忍受重负而全力解除压力的人,为了你的未来而风雨相携的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永恒的朋友绝不会离你而去,永恒的朋友将会用诚恳的内心伴随你的一生。永恒的朋友会为你的成功而充满快乐,永恒的朋友会为你的失败而鼓励你振作。然而,人生一世,一直在找寻着这样一位朋友。

可如何才能得到这样永恒的朋友呢?直到我来到加拿大,认识了主耶稣基督,从此我的生命才不受时间空间的辖制。当有了这位永恒的朋友后,那种恬静的心境和淡淡的幸福就这样缓缓地浮出水面,打湿了往日的时光,滋润着生命的方方面面,无限延伸。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