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旧友

海平

记得那时住在北京,一个寒冷的冬日,积雪的大街上遇上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他微笑着对我说:「我远远就看见你了,静静地站在这,注视着你慢慢地朝这面走近,不知为什麽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听了此话,不禁感动起来。

那晚邀了三五知己,还有这位朋友,在寒冷的冬夜,一起围炉吟诵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久别重逢,内心的感动加上诗中浅白的话语,确实营造出温馨的意境,让人感到丝丝暖意。

我们一起翻开大学时期的相册,一眼看见「某某系七九级全体同学毕业合影」。上面有穿着那个年代的列宁服、旧军装或中山装的男生、女生,露出熟悉的神情。相片背面除了他们的姓名外,还标有每个人的绰号。我们叫出每个人的名字,努力地回忆他们的表情和共度的美好瞬间。怀旧中,我们度过温馨的一晚。朋友离去时说:「你、我在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其实并不是很多,只是期望有份温暖而已。」

这场匆匆的生命之旅中,生活的忙乱已让我们无处得慰藉。偶尔,无人喝彩的落寞和无人牵挂时的寂寥,让我想念一个个旧友。然而,也更使我惊觉,空间和时间正在把旧友,如同沙漠吞噬绿洲一样,慢慢地缩小拉远变得陌生。同学中有人在得到财权後变得高傲,有人於挫败中学会了隐藏。偶尔见到旧友,我们在时空的藉口下,已不习惯用怀念来维感情,也不懂得如何将冰冷的心底变暖。

人们常用柏的万古长青来比喻友情。真挚的友情,犹如和煦的春风,在寒冷时刻总在吹送着丝丝的暖意;犹如炎夏的清风,在骄阳如火的季节,送来阵阵清凉。可是真正像柏那样万古长青的友情,爲何如此难寻?

万古长青的朋友,是能够包容、宽恕一切的过错和缺点,真正心有灵犀一点通。这种友情久、绵长,正如陈年的酒,陈醇;而不是冲过的茶,冲淡。这样的朋友,承担心头的责任,不会因为有身体的残疾或心灵的缺憾而歧视,不会因生活的匮乏而鄙视,不会因失势而疏远,更不会因其遇到困难和危险而躲避;是终其一生一世的朋友,与你同悲伤、共欢乐,为着你梦想的实现而倾力相助,为了你的困难而不遗馀力帮助解决,为了你心灵的重负而肯鼎立相助、风雨相携的人。

人生一世,大家都在找寻这样的朋友。寻寻觅觅多年,直到後来认识了主耶稣基督,从此生命不受时间空间的辖制,与两千多年前出生的那位耶稣拥有了一份万古长青的友谊。有此良友後,恬静的心境和淡淡的幸福就缓缓地浮出水面,打湿了往日的时光,滋润着生命的方方面面,无限延伸。

————————————————–

本文部分内容发表在加东版<<号角>>月报(2004年9月)‘怀乡’专栏
http://www.cchc.org/HM/CAN/

读[圣经]请点这里!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