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睡了”

上周六成为今年最冷的一天,感觉温度(Windchill)接近零下四十度。我们全家驱车两百公里参加了那位老弟兄的追思纪念会。一走进会堂,已经有很多弟兄姐妹们在那里。签到後就径直来到老弟兄面前。老弟兄躺在揭开盖子的棺木内,脸上仍旧那般慈祥,身躯周围放满了红白两色纸折的飞鹤。鲜花布满了棺木的周围。家属亲人不时抽搐着落泪。我紧紧拥抱着老姐妹,任她放声哭出来。我的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管风琴不断弹奏着《奇异恩典》,我听到有人在轻轻哼着这首诗,声音断断续续,像许多不舍的思绪飞舞缠绕着会场。

仍旧记得几周前,在医院的病房里。他虽然躺在床上,微笑相迎。疾病将他的身体消瘦得只残存了薄薄一层皮肤,包着凸显的一付骨架,实在令人心酸难忍。但在他虚弱的的脸上的微笑中,却分明透射出一种内在的光。从里面深处照亮着我,我相信也照亮了所有来看望他的人。我们一起交谈,一起握着老弟兄的手流泪祷告,相互在灵里支持。

《奇异恩典》的旋律还在弹奏着┉┉

老弟兄仍在安详地躺在那里。不断有弟兄姐妹们走上前去在心中向他问好和致敬。他躺着的情形就好像圣经中形容死亡的两个字「睡了」。据他的家人说,老弟兄临终前非常平静地去了天家。此刻,我能感受到的就是他安详的「睡了」,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牧师以老弟兄生前一句话“咱们要信耶稣,就得从灵魂深处认认真真去信,不要做个糊里糊涂的基督徒,那样会给撒旦留空子的。”和《约翰福音》12章23-26节为我们传将了信息。

“JM,你给姥爷(指老弟兄)问好了吗?”我问5岁的儿子。 “我问了,他睡着了。”他回答。

正是神让我们在他里面不再苦苦为肉体的死亡挣扎。看待生命在这地上只是客旅一趟。“睡了”是上帝的恩典,是一分信心的见证。正如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死去,非但不是彻底失败,反而是永恒的“成了”;不是生命的灭绝,反而新生命的开端;不是一无所有,却是丰丰富富充满上帝的恩典。“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丶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丶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安稳在耶稣手中,安稳在主怀内, 因主慈爱常复翼,我灵甜美安息.”

诗班反复咏唱着这首诗歌不断触动了我和坐在旁边的太太,一时间感受到所有在这里的弟兄姐妹们因着主的爱,因着我们一次次失去和放弃,才在主耶稣手中在主耶稣怀里得享甜美安息。

突然,一股泪水渗落下来。

“睡了”就“成了”

2004年12月22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