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完整生命的三个层面

马丁·路德·金 原著

许立中译

[译者注]这是马丁·路德·金生前最常用作布道的一个题目。我看到的另一个译法是《从三度空间看人生的完整性》(参阅金的妻子的回忆录《自由之梦》,有中译本),似乎更通俗易懂。但手头没有原文,无法核对。这篇布道词非常精彩。

在 很多很多个世纪之前,在一个孤独、荒芜,名为拔摩的海岛上,一个叫作约翰的人看见从天上神那里降临 的新耶路撒冷的远象。约翰看见神这座新城,其中一样最大的荣耀是它的完整性。这城是完整的,不是只有长阔高其中的一边,而是三边都齐全。约翰在《启示录》 第21章描写这座城时这样说:”那城……长宽高都是一 样。”换句话说,神的这座新城,这个理想人性的城市, 并不是一个不平衡的个体,而是每一边都完整的。

约翰在这里所说的其实相当重要。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启示录》 是一卷很艰深的书,充 满不易解开的密码。我们视它为一个神秘莫测的大疑团。而事实上, 如果我们将《启示录》作为一个史实的记录,它当然是难懂的,蕴藏着难解的奥秘。但倘若我们绕到作者奇特的术语,以及大量的末世象征背后,我们就会从中找到 很多今天仍在挑战着我们的永恒真理。这段经文就是其中一个例子。约翰真正所说的其实是这样:生命的理想本相,就是那在各方面都完整的生命。

正如这段经文所提示,任何完整的生命都包括这三个层面:长、阔和高。我们在这里应该想到,生命的长度并不是指它的延续与寿数,而是生命要达至它的个人目标与理想的向前动力。那是人对本身福祉的内向关怀。生命的阔度是对他人福利的外向关怀。生命的高度则是对神的向上攀越。

这就是生命的三个层面,而倘若这三者不是紧密相连、协调和谐地动作,生命就不完整。生命就好像一个大的三角形,一个角站着我们自己,另一个角站着其他的人,而站在上面的是至高无限的神。这三者必须存在于个别的生活中,生命才会变得完整。

首 先让我们来看看生命的长度。我刚才说过,生命的长度是代表一个人对发展自我内在能力的关注。个别的人就是在这个层面中去追求自己的目标和理想。这或 许是生命中比较自我的层面,不过这道德及理性的自我关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倘若一个人连自己都不关心, 他就不能投入地关心其他的人。

已 故的列立曼(Joshua Liebman )是一位有学问的拉比,好些年前他写了一本书,名为小《心灵的平安》 (Peace of Mind),其中一章叫作”合宜地爱自己”。在这一章里面,他主要是指出,除非你充分爱你自己,否则你根本不可能切实地去爱其他人。很多人因为没有适当地 去爱自己,而落入情绪化宿命主义的深渊中。故此,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去切实地关心自己,找出自己被造的意义和目的。一旦发现自己的使命,便应当竭尽所能悉力 以赴,就好像全能上帝在历史的这个特定时刻呼召他去做一样。他应当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心态去完成他的工作。无论一个人觉得自己生命的工作,相对于世界 的标准及那些所谓伟大的功业来说是如何微小,他必须醒悟到,倘若他是在服务人类和实践神的旨意,那便已是一切意义的所在。

将这态度推 到一个极端:倘若你的使命是扫街,那么就像拉斐尔(Raphael)画画般去扫;像米开朗基罗雕刻大理石那样去扫;像贝多芬作曲那样去扫;像莎士比亚作诗 那样去扫。你要将街扫得好到一个地步,以致天上地下众使者都要停下来说:”看这将街道扫得多么好的清道夫!”用马洛克(Douglas Mallock)的话来说: 倘若你不能成为大道, 就做一条小径;倘若你不能成为太阳,就做一颗星星;因为你或胜或负,不是取决于你的体积- 无论你是谁,只要做到最好。

当你能够这样做的时候,你便已经掌握了生命的第一个层面–生命的长度。

但不要就停在 这里,停在这里是很危险的。事实上,有些人从来就没有跨越过这个层面。他们都是一些出色的人材;他们往往非常成功地发挥自己内里的能力潜质;但他们的生活 却叫人觉得,这个世界除了他们以外,仿佛就再没有其他人。没有什么比看见一个人停滞于生命的长度,而忽略了生命的广度更悲哀。

生命的广度,就是我们在其中关怀其他人的层面。 除非一个人能够超越狭隘的个人关注,更广阔地关怀人类整体,否则他还是未曾真正开始生活。

你 还记得某一天有一个人来见耶稣,并提了好些重要的问题。最后他终于触及问题的根本:”谁是我的邻舍呢?”这很容易会变成一个虚无飘缈的抽象问题。但耶稣立 刻将那问题从抽象的思维,拉到耶路撒冷与耶利哥之间的一个险地。他说到有一个人在路上被歹徒洗劫和打伤。之后有三个人经过;其中两个是从路的另一边 走过。最后,终于有一个人愿意停下来帮助那倒地的伤者。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好撒玛利亚人。耶稣主要是指出,这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的伟大是在于他能够将 “我”伸延到另一个”你”身上。

我们很多时候说,那祭司和利未人或许是赶着去参加一些教会的什么聚会,以致没有时间停下来。他们有另 一样事情需要关注。我则有另外一个想法。我可以想像他们其实非常惧怕。你看,耶利哥实在是一条危险的道路,发生在那个被洗劫和毒打的人身上的事,随时可以 发生在他们身上。故此,我想像那祭司和利未人首先想到的问题可能是:”如果我停下来帮这个人,那我会有什么遭遇?”然后,那好撒玛利亚人经过,而因为他所 关注的取向和本质,他将那问题反过来问:”如果我不停下来帮这个人,他会怎样?”故此,这个人的伟大乃在于,他有敢于牺牲的博爱主义精神。他伟大是因为 他能够用生命的广度,去环绕他生命的长度。他的伟大 不仅在于他达到经济丰裕的特定高点,更是在于他能够降卑到人性需要的深处。

对于 我们今天这个世界的处境,这一切有很大的意 义。很多种族团体所关心的往往是生命的长度、经济上的优惠和社会上的地位。很多时候世界上的国家所关心 的也是生命的长度,只维护自己民族的好处和经济上的 利益。今天,无论是个别的人,或是个别的国家,都过 分地关注生命的长度,以致忽略了生命的广度,这会不 会是当下世界所面对的问题的成因?不过,现实里却总 有点什么提醒我们,我们始终是唇齿相依的;我们都牵 涉在一个共同的进程中,不知怎地落在一个不能自拔的 相互网络之中。故此,一切直接地影响一个人的事物, 都必然间接地影响所有人。

这个世界一日还有贫穷,那我就算有亿万财富,也不可能 是富有。这个世界一日还是疾病跋扈,数以百万计的人过不了28或30岁,那么虽然我在最好的医院得 到最佳的健康报告,我仍不可能是完全健康。除非你能 够成为你所是,否则我永不能成为我所是。我们世界的本质就是这样。没有一个人或国家能够站出来夸口自己 的独立。我们是互相依赖的。邓恩(John Donne)用图像化的语言来肯定这个关系:”没有人是一个完全自足的孤岛。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小片、整体的一部分。”然后他继续说:”任何人的死亡都是 我的衰减,因为我是牵涉于整个人类群体之中,故此不要问丧钟是为谁而鸣;它是为你而鸣。”当我们明白这个道理,我们便掌握了生命的第二个层面。

最 后,生命还有第三个层面。一些人从来未曾超越过生命的头两个层面。他们充分掌握头两个层面。他们发展自己里面的力量;他们爱护人类;但他们就停在那 里。他们觉得人是万事万物的目的,而把人本身看为神。无论从哲学上或神学上来说,他们不少人会称自己为人文主义者。他们尝试生活在一个没有天空的世界里。 他们将自己囿限于生命的横向面,而无法与垂直面融合。但如果我们要活出完整的生命,就必须向上攀登寻找神, 这就是生命的高度。韦尔斯(H. G. Wells)说得对:”一个没有宗教的人,往往始于无有而终于虚幻。”宗教就有如一股吹倒一切门墙的强风,使那似乎是困难和不可能的,变得可行甚至容易。

我们很容易在这个现代化的社会里忘记这一点。我们往往会不自觉地忽略这生命的第三层面。并不是我们主动去对他说:”再见,上帝,我们要离 开你了。”而是我们太过投入这个世界的事务,到了一个地步,不自觉 地被物质主义的洪流冲去,在世俗主义的漩涡中打转。 我们发现自己生活在哈佛大学的索罗金(Sorokin)教授所说的感官文明中,只相信那些我们可以看见、可以触 摸和可以用我们的五官感觉到的事物。 我们该再一次醒过来,这宇宙中那些伟大的事物都 是我们所不能看见的。当你夜间散步,仰视星星满布的 天空,它们仿佛系于天际的永恒烛光,于是你以为一切都在你的目力之内。不是的,你永远无法看见那把它们 托住的万有引力。当你漫步于这敞大的校园,欣赏那些 漂亮的建筑,你大概会像我那样被那伟大的美感所震 慑,而你以为你所感受到的就是你所看

到 的一切。不是的,你永远无法看见那绘画蓝图的建筑师的心思。你也 永远无法看见那些建造者在动工时所怀的爱心、信念与盼望。你看着我,你以为你看见马丁·路德·金。你不是 看见马丁·路德·金,你的确看见了我的身体,但你必须明白,我的身体不会思考;我的身体不会辩驳。你不能看见那使我成为我的我。你永远无法看见我的人格。

在一个真实的意义上,我们所见的一切,都是我们所不能见的事物的影子。柏拉图说得对:”那能见的是那不能见的所投下的影子。”故此,神仍 然在我们的周围。我们一切的知识、一切最新的发展,都不能动摇他存在的事实。这些新的进步,不能将神从原子的微观世界,或星际太空的宏观宇宙中摒除出来。 我们对这宇宙了解得愈多,它就愈变得神秘和可畏。神仍然在这里。

所以我告诉你,寻求神并让他成为你生命中的力量。没有他,我们一切的 努力至终变为灰烬,我们的朝阳会变成最深沉的黑夜;没有他,生命变成了一出没有主旨的荒谬剧。然而,有了他,我们能够从绝望的深渊 中找到奋进的盼望;有了他,我们可以从无望的漫漫黑 夜中寻到夜尽天明的喜悦。圣奥古斯丁说得对–我们为神而被造,以致除了他以外,我们再无法在别处找到 安息。

爱你自己吧,如果那是 意味着理性、健康和道德上的自重,那原是你的本分。那是生命的长度。爱你的邻舍犹如爱自己,那原是你的本分,那是生命的广度。但 切不要忘记还有那首要的诫命:”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生命的高度。而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活出那完整的生命。 感谢神让约翰在多个世纪前看见新耶路撒冷的远象。愿神让我们这些仍在世途仆仆风尘的人能够看见这远象,并决意向那长阔高都同等的完整生命之城进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