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回国手记(5):家乡的主日聚会

Project1.jpg

 

 

小时候在县城城墙东门外有一个很独特的中西结合的建筑物。那时一出东门,有一条街道正好通过建筑物前。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文革时那里是一个铁炉铸造厂。大人却说大跃进之前那里是一所耶稣堂。八十年代初,那里又成为教堂。现在一条宽阔的大街改道而去,把教堂远远的离放在清静的一边上。

回到老家的第一个星期六,我和太太就着手准备去教堂看看那个地方是基督教堂还是天主教堂。到达那里已是傍晚,大门从里面锁着,但门顶上有一排字写着“XX基督教会”。我们知道这里就是要找的地方。我们敲门,没有人出来应声。本来想问一下什么时间聚会,这样第二天就好按时到达参加主日崇拜,最后还是不得而知。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按照通常教会的惯例,九点钟之前急急赶到那里。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一片金黄轻轻覆盖在那灰砖白墙朴实无华的建筑轮廓上–屋顶上有一个红色十字架。这种色采的美妙却没有撞入过路人匆匆来去的视野。它安静地矗立着在那里,我的心立刻有一种感动,神的灵让我如此容易坠入静谧的冥想、如此地开始向神献上感恩的心。我的心如流水般轻轻颂唱。我庆幸我是祂的儿女,知道来到神的面前是心灵有疾寻求得到祂治愈。

听老年人讲这个耶稣堂是由美国的宣教士,山东教会派来的弟兄和一家从日本学医的“海归”们在二三十年代创办的。风风雨雨近百年了,虽然雨天漏水冬天漏风,因为有神的存在,有爱在其中,生命却在其中不断更新壮大成长。

这个晴朗的日子,阳光的斜射让我远远望去教堂就像画一般的美丽。我和太太放慢脚步缓步朝它走着,恍然间我们觉得自己的心是多么雀跃,好像回归到家的感觉。四月的家乡,时而有些绵绵细雨,不暖又不凉。教堂的大门大开着,从里至外弹奏出的钢琴音色清澈如水般飘出来。

门敞开着,通过高大圆拱门,看见各处油漆剥落不少,显得有些斑驳。可其中却透露出近一个世纪的建筑那才有的气息。教堂的建筑物被岁月剥蚀着,陈旧着,变更着,但人们不会因为这些,而减少和停止聚集在这里,因为人类生命中的苦难由于他们聚集在神的爱中,而完全得到抚慰,减轻、消失和释放。取而代之是从他们生命中流淌出来的欢喜快乐,平静安稳,永恒的盼望和福分。

我一直在想:走进这里的不仅有那些在开荒时期的国内外的宣教士和早期“海归”,也有接受圣灵洗礼的新生命,有婴儿吱吱的小车,有想望得心灵平安的年迈老人,有家破心碎的中年人,有渴望发财的商人,有哀求主宽恕的恶人,更有接受主恩赐的弟兄姐妹们……我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包围着,听命神的灵进入,心灵的低洼处便慢慢升高,我的灵似乎要挣离我的身躯,和着琴声的回音,绕着大厅回荡。好似天使也飘进来在我的身旁与我比翼飞翔。感受到进入一个大花园中嫩绿的草芽,迷人的花卉,叮咚的泉水,茂盛的丛林,婉转的莺歌。感谢神,为我一开始就预备好了心来就近祂。

index_01.jpg

 

走进去,发现这里多么地安静啊!一位年长的弟兄坐在一架老式琴前,正沉浸在弹奏乐曲中。几位姐妹弟兄在前排祷告。我们选坐在一张的低矮长木凳上。讲台上插着几束塑料花,讲台上方是一幅毛笔字横匾。上面写着“以马内利”,就是神与我们同在。我们刚坐下就有几个姐妹过来和我们打招呼。有几个姐妹正将自己手缝的布坐垫一个个摆放在矮长凳上。随着人越来越多,我才发现,这里的弟兄和姐妹是各坐一边。我不得不“告别”太太,坐在了弟兄的那边。我看见弹琴的老弟兄手指灵巧而听话,旋律熟悉亲切,清晰如奔流的小溪,让我的心静谧。我坐在那里低头静心地来到天父跟前,为今天这一切的美好和预备献上感恩。不一会就坐满了人。环顾四周,那些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和老奶奶,或者是读经,或者是闭着眼祷告。讲台前塑料编织袋铺在地上跪满了人,在默默地祷告。有些人还在流着泪。我自己看到这一切他们在神面前那种虔敬和纯一,自觉在神面前的亏欠。不断有人进来,有些弟兄姐妹每个主日要翻山越岭花几个小时走几十里路才来到这里。看着他们一脸的汗水流淌和后背上驮着的午餐和晚餐,就知道是神的爱和恩典让他们为神而付上的代价和摆上。对于基督徒,不是看他在什么教会聚会,而是看他个人跟上帝的关系。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篇33:12)一个敬畏耶和华的国家,它就长存发达;一个敬畏耶和华的人,他就便为有福。现在,在神州大地,每天早上五点钟,有多少神的儿女们,为着祖国繁荣昌盛,为着真正的和平,在神面前同心祷告。为我们千千万万中华民族的父老乡亲,为中国的和平,为福音的大门大大敞开而祷告,我知道他们用膝盖来与神同工!让我们举起圣洁的手,向神祈求福音在中国的广传。今年是马礼逊来华宣教200周年,在这两百年间,数不清的西方宣教士,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中国,他们的家人,他们的教会,为此付出多少的祷告,有的甚至一家全为中国摆上了,戴德生一家五代人都完全奉献给中国。神让他们做开荒的工作为的是能有大丰收,他们的摆上和奉献不是徒然,是神的爱永远激励着他们。现在,村村都有聚会点,县城和大的乡镇也有主日聚会。传导人用温柔来,用神的爱,用祷告,用圣经中神的话语,传讲着神的真理和生命之道。据说,去年曾在这里出生的几个宣教士的孩子们从美国来到这里和这里的弟兄姐妹们分享神的作为。

那天最清晰的记忆就是在钢琴后面唱赞美诗的诗班,嗓音甜美,专心沉浸在神祝福的甜美之中。我环顾四周,无论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还是刚刚学语的小孩都随着曲调跟着唱。之后就是点唱阶段。姐妹一边首先点唱了三篇诗篇。他们全部是背唱下来的。接着弟兄一边点唱了《约翰福音》,《哥林多前书》和《罗马书》中章节。这种拉锯战持续了几个回合。我和太太不停地跟着“唱“,不停地翻《圣经》。对我们来说,说唱不如说读。太惭愧了,看着那里的所有人不翻《圣经》一唱就是好多章,也感到对神的亏欠。他们唱的调就好像地里干农活时随意唱出的山歌调。很上口很容易跟上。感谢神,我知道他们中间有些弟兄姐妹可能识不了几个字,但通过这种唱法,让他们牢牢记住了神的话。这种情形不得不被主持的姐妹中断,因为他们会唱得忘了时间。那次讲道的弟兄来自一个乡镇教会。讲题是“耶稣基督的爱”。之后,众人起立,齐颂主祷文。人们就是在这样一种对神的信念中,释放着灵魂的张力,在弟兄姐妹的聚会中传承神彰显在每一个人身上的体验。接着 ,又是祷告的时辰。讲台前塑料编织上很快又让弟兄姐妹们跪满了。人们同时大声开口祷告,为罪得赦免,为神的国神的义,为教会成长,为弟兄姐妹的灵命成长,为各样的需求,为神在每一个人心灵的建造,…… 圣灵在我们心里的燃烧,让我们无法抑制那种感动。看见太太和其他姐妹流着泪不断地擦拭着脸颊,知道再次罪得赦免的确据。

在这里,神藉着他的灵让人获得平和,唤醒自由,请求赎罪宽恕,重塑心灵,靠着主耶稣唯一这条路与神的永恒连接。在这里,没有穷富之分,没有老少之分,只有神的爱和恩典,只有心灵同神合一和同在。

这就是在家乡教会过的第一个主日聚会。悠扬的赞美诗歌又在耳边回荡,深邃的神的话语又浮现在眼前……

愿神祝福那里的弟兄姐妹们!愿神的心意在那里完全成就!

2007年6月30日写成.

54441734.img_9623 (2).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