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散文]夜幕靜思 

夜晚的月色是那么明淨﹐如霜一般鋪瀉在地上。風悄悄的在飄蕩﹐林子邊的小花靜靜的在散發著馨香。夜﹐這么的靜﹐連蟋蟀也不鳴叫﹐遠處幽幽傳來低沉深美的薩克司風曲調﹐不知是有人在吹奏還是從音響中放播出來的。只是那一曲讓人內心有點酸楚。似隱若無﹐仿佛天籟之音。看著孩子們都睡著了﹐我走出露營的帳篷﹐把拉鏈拉好。靜靜站立著的我﹐看著漫天的星星﹐心仿佛飄到了無垠的蒼穹……感謝神﹐讓我此時此刻能夠有這樣一個時間﹐體會神讓我安歇的那份悠悠……

每年夏日總有這么一段時間﹐一家人都要出來在不同陌生而孤寂的省立公園露營。每當夜晚來臨﹐孩子們一天奔跑玩跳﹐飯後就早早在帳篷里睡著了。在這樣的長夜中我總是會思緒萬千﹐難以入眠。無數次這么入神的去仰看夜空﹐凝目浩瀚的銀河﹐一任思緒和情素隨風漂流泛濫。今晚在這么靜靜的暗處﹐聽著熟悉而郁郁的音樂。月是這么的朦朧﹐這么的嬌潔﹐我似乎漂浮于這無邊夜空的上空﹐心飛向那創造一切奇妙的神。

夜色沉沉﹐透過岸邊依依垂柳﹐遠處的燈光映在湖面上﹐波光如鱗。主啊﹐我此刻心向檷的時候﹐就仿佛我漫步來到檷的面前﹐來到心靈美妙的大海﹐檷邀請我登上一葉輕舟﹐緩緩划向湖心﹐任小舟隨水蕩漾﹐體會美好。遠離世上的喧囂﹐湖心那么的幽靜﹐沒有嘈雜﹐也沒有依稀遙遙的聲響﹐與檷歡快的笑語在心靈深處重重留下一片靜靜水花﹐蕩漾的波紋吹鄒了倒映在湖水里如瓊玉般圓潤的月。生命中就永久的將這份美好定格在心靈的深處﹐清晰而又深刻。人生太多的無奈遺憾不如意﹐然而也有愛信心希望。想一想面對這浩淼的銀河和永恆的山川月色﹐我們都是一粒飛逝的塵土﹐人的生命不就過的象流星一般的瞬間。靠自己和世上的任何東西都不能靠達在一個永恆的層面上。記得《聖經》詩篇八篇四至八節說﹕”"我觀看檷指頭所造的天﹐并檷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么﹐檷〔神〕竟顧念他﹖世人算什么﹐檷竟眷顧他﹖檷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并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你派他管理檷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里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腳下。”詩篇一百四十四篇三﹐四節﹕”耶和華啊﹐人算什么﹐檷竟認識他﹖世人算什么﹐檷竟顧念他﹖人好象一口氣﹔他的年日﹐如同影兒快快過去。”這是大衛王也象在這樣一個夜晚觀看天象後﹐由內心發出感慨﹐相形之下﹐人類在浩瀚宇宙中是何等渺小﹐微不足道﹐但因著神又高過一切。人實在是神偉大的杰作。神在六天之內修複了這個世界﹐上有青天﹐下有紅土﹐四周又有蒼海﹐日間有太陽光照﹐夜間有星月放明。遍野花木茂盛﹐滿海魚蝦滋生﹐漫天飛鳥翱翔。牲畜﹐昆虫﹐走獸各從其類﹐散布全地﹐看為美好。萬物欣欣向榮﹐一切准備就緒﹐于是”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創1:27〕。”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里。”萬物都是借著神的話而有的。經上記著說﹕”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借著神的話造成的”〔來11:3〕。人不只是借著神的話創造的﹐不但是經過神的手作成的﹐還有神自己吹氣在里面。神將生氣﹐吹進了人里面﹐使人成了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萬物無靈﹐惟獨人有靈。神口中的氣成了人里面的靈﹐使人與神能夠發生直接的關係。人也能與這位創造的神有交通﹐能獻上敬拜讚美﹐更是在看到萬物和日月星辰就知道神為人一切的供應和丰富。這是萬物所沒有的權利﹐是神賜給人獨享的尊榮。

今晚的月﹐皎潔而又圓潤﹐靜靜的洒在茫茫的大地上。多少個象我這樣的人能夠悄立在神創造的月光清輝中﹐接受著從你而來的祝福人。每當我一思想到這些“這永恆沉浸的宇宙令我的心靈戰栗。”〔帕斯卡爾語〕﹐“在動物身上﹐我們看不見它們有半點傾向去為真理而尋求真理﹐為美麗而塑造美麗﹐為公義而推廣公義﹐為聖潔而去敬奉那至聖者……”〔Emile Brunner語〕讓我無限感恩神的是祂讓人的靈性集中在對意義的追求上。人注定要尋找一個安身立命的根﹐但這個根在他自身中無法尋到﹐因為人無法達成永恆﹔也不能在宇宙中尋找﹐因為宇宙對于其自身的意義一無所知。因此﹐人對意義的追求必然導致人要去追求超越和創造人和宇宙的上帝。

感謝神﹐祂將欣賞能力安裝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讓我們通過生命中內在的不同天性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妙極至。在對山川河流的感受中產生對神永恆的體會﹔對月光的欣賞中把無聲的月光譜成美妙的心曲﹔對神創造的大自然的感性和理性欣賞常常會把我們帶入一種更高一層的意義框架之中。讓我們從渺然無極天空的感受中理解神的廣大無限﹔讓我們從孕育萬物的大地的體味中理解神在其中為我們布置的和諧和美好﹔讓我們從大海吞吐星月的博大中理解神的長闊深高﹔讓我們從奔流不息的江河中理解神的永恆持久﹔讓我們從直指蒼天的山峰中理解神永不更改的意志﹔讓我們從平如天鏡的湖泊中理解神的慈愛寬恕和力量的源泉。

感謝神﹐向我們再一次的展現祂自己。

2007年9月1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