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主喜樂充滿我心

—–记唐崇荣牧师在多伦多祈祷宫举行的布道会

tang.jpg


星期五下班后,就按着EMAIL ATTACHMENT上的地图和坐车路线,先坐地铁后换乘公车,很方便就找到TORONTO PRAYER PALACE。出门前还是阳光灿烂,在换乘车时,已是瓢泼大雨。坐在车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着神在我身上的恩典,心里的感动不断堆积,泪水已不知不觉流淌下来。对面坐的一个黑人小男孩问我“你没事吧?”“谢谢,我没事,只是高兴。”到达车站,雨也停了。PrayerPalace.jpg 进入会堂,穿着“基督是谁 Who is Christ?”T-恤的义工比比皆是。遇到城北华基的FANNIE姐妹,也遇到福音营的司琴JULIE。一起在福音营同工的仕嘉堡华人浸信会两个弟兄告诉今年福音营的B1/B2组的郑弟兄在回到教会没多久也决志信主。感谢赞美神!祂的奇妙难以言说。大堂前排约150人的联合诗班正在练唱。碰到很多原来多伦多华人福音堂的弟兄姐妹们,那种心里的高兴和喜乐全部形于话语和表情上。不断的打招呼,问候,最后才有一段静下来的时间。内心的感动一直催促我为今天的聚会能得着多的生命祷告,为我自己来这里更多明白神祷告,为今晚来到这里的BARRIE的弟兄姐妹们祷告。 坐在身旁的一位阿姨来自密城华人基督教会。她看上去只有六十岁,但她告诉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感谢赞美神!她为我讲述了她小时候在福建上教会学校的事。感恩的神情和话语让我感动。之后,又碰到了诗班里今晚要献诗的几位多年不见的姐妹。最感人的要数遇见杨妈妈,她今年九十一岁,还在带领一个老人团契,满有从神而来和圣灵内住中表达出来的那份生命火热。每次杨妈妈就想起她总是从全方位无微不至地从主里关怀和帮助我们一家成长。让我和我们一家在生命的经历中,从老妈妈身上,看到主荣耀,看到主的光照,和从神而来的福气。 不一会,偌大的会场,已经坐下了约五千人。布道团的副团长林望杰博士先带领大家唱了几遍《有福的确据》副歌,然后转入唐崇荣牧师作词作曲的《主喜乐充满我心》。“主喜樂充滿我心,主的寶血洗淨我心靈,主大愛充滿我心,主的聖靈今與我同行;我要歌頌,我要傳揚,我要讚美主奇妙大恩。傳遍萬邦,傳遍地極,傳主恩直到永遠。主喜樂充滿我心,主的寶血洗淨我心靈,主大愛充滿我心,主的聖靈永引我前行。”再反复学唱这首诗歌中,我一点一滴地体会歌词的意义,渐渐一种从灵而来的感动将我的心吸引到主面前,从急促的快唱中体会我站在这里一呼一吸都在於主,愿意在与弟兄姐妹们一起在这里奉主的名聚会愿意有真实的灵敞开,活泼在灵所引领的经历中,越唱越感动,越感动就越明白主的作为,越愿意浸泡到主的爱里面让主的喜乐充满。当我不禁将手举起来,心里的那份震颤,就是用心来唱出,就是在自己的限制中冲破出来,不再叫唱而与主有距离。叫我此刻摸着主,叫我真实对主有一种完全的羡慕,愿意经历神为我们在十架上所经历的,愿意在这些经历中受激励,得站立,得稳固,受建造,让神心满意足。一个不愿意敞开自己的心给神的人,体会不到神真正的目的让我们懂得何为祂的心,让我们不顾一切地就喜喜乐乐活在主面前。“主喜樂充滿我心,主的寶血洗淨我心靈,主大愛充滿我心,主的聖靈永引我前行。”我突然想起倪弟兄一首诗中一句“我要赞美,再要赞美,赞美何等甘甜;虽我边赞美边流泪,甘甜比前更加添;能有什么比你更好?比你喜悦可宝?主,我只有一个祷告:你能加增,我减少”。我站在这里唱着唱着眼泪开始流出,我想到十字架上的主为我受苦,受损,受剥夺,就叫我更深的得着这一位主。主啊,我愿意活在你面前。接着诗班献诗。那合一在圣灵中来自心底的美妙多声部,将我的思绪从远至近又由近至远中,看到主耶稣从无限永恒中走向我们中间,又将我们从有限中带到祂的永恒无限之中。感谢神,让我们透过诗班的献诗更多的明白主祢的无限宽广。

灯渐渐暗下来,一幅幅圣经人物和故事画从高悬的大屏幕上播放出来。一下子,把大家的思绪从听享受中带入视觉的思考中。这是唐牧师去年在台北的布道会上一段剪辑。通过有关欧洲文艺复兴后期三个重要人物的画作,一点一滴地引入到神在这些画家生活创作和生命中的重要性,进而让大家看到一个“道”在生命中完全的意义。(续)

123123.GIF

2007-09-15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