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命永远跟随阳光

现实在生活的支撑下是一种看似无序的变化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中,人们心中却在追求无序中的有序,变化中的永恒。生活不断阻挠着生命从变化中的提存和抽离。当一天过去,一轮夕阳遮掩在镀金似的云后,大地却覆盖在一片温馨浓郁的色彩氛围里。我喜爱它,惊叹这种绝美的组合,这带给我内心纯净的享受,获得了一种特有的心灵感受。我一直体会那种产生这种美背后不变的力量,一种在纷乱变化中无法用一般感受到的绝对力量。在这样的感知里,我体会就像阅读欣赏一本书,或是观看一出表达生活中的戏。书本和戏剧都成为对纷繁忙乱生活中序性抽取,让人们在变化着的,无序的、杂陈的、荒谬的事件背后,获取事件背后真正的原因和作者生命体验中那掌控其中的不变和有序的存在。让我们从这些对生活的抽离,对复杂中的纯粹,把生命拉到了酣畅淋漓的完备极致之中。也让生活显出它另外所隐含的不变秩序和内在的律。我羡慕在一张可任意书写的白纸上用白色的颜料涂抹后仍然是一片纯净。我更愿意在我用生命的彩笔乱涂之后,那内在的指引让我用白色的颜料在有对比色的情形中一点点洁净,明白白净真正的寓意。在生活中实践生命成长是对个人的一次漫长变化中的旅行,而真正成长为完备中的,也就是体会和契合到不变的道中,将横在面前的茫茫大海和漫漫高山在道的神圣中归至永远。   

一天的忙乱繁华后,夜晚悄悄来临。借着秋天的雨,夜如潮湿的感伤,保持着心头的清醒。在夜的静碧中神就悄然跳进我的心里,让那不情愿下的伪装全然脱去。逃避了要被电视电脑卷进的无序狂乱和陷进无端的情绪。不知为什么,仍就象一个身陷迷雾的孩子,即使手里握有神给我的灯光,心仍依然害怕着什么,因为火光没有烁热我心底的全部,坚韧的胄甲割裂着内心完全与神的热光契合。常常因为自己的要求不能达到,就不断问神:我想知道神为什么会这样?我时有终结的话出自我的心里,可神永不收回神的承诺。我常常断定神根本就不在乎我的存在呢。可是当我挫折,失败, 和无望,让我唯一感受到的是神为什么却总是要回头寻找我?我始终像个小孩子,总在神的面前情绪反复。我的心时常被一层层不知何物的东西包裹,带来的不是坚强,而是脆弱。它换来了更多的麻木和仓促,只得在生活的舞步凌乱下去追赶远去的阳光,我失去感知的能力,我失去对身边事物的敏感,我只是一个徒有空壳的躯体。我知道神介意我心里的哭泣,祂的手轻柔地擦干了我的泪水,温暖了我心底泛起的阵阵寒意。我的心,因紧紧的抓住了神的灵,神不忍离弃我,成为牵手的灵魂。在世上反复滚爬,心里留下了一道道伤痕,神用祂儿子的血将其恢复和好,我还时常依恋旧时的疼,不时又走离与神的约定,可是神总让我沉浸在祂浓浓的心感里,让我在夜晚的感恩之中去回到祂那里。       

求神让我全身心只有一种完全的欲望,那就是解除疲惫生活中的全然的力量。我不明白神为什么让我站在物质的堡垒上,去仰望对祂的爱?也不理解为什么在世界权势财富地位之中的漩涡中让我实践在天上的事和思想我们无法在地上达到的爱?我明白神总是象一棵伟岸的大树,我是祂身旁的一颗小草,为我避雨遮阳,与我一同站立。让我永远匍匐在树的脚下,享受神时刻的看护。虽然周围常有一只只被抛上岸的鱼,那样地痛苦挣扎在不能呼吸之中将死去。我感谢神在黑夜中让我一觉醒来,太阳仍高悬在天空,才明白自己还实实在在地活着。我感谢神,虽然冬天瑟瑟的寒风肆意吹刮,一切都凄凉与落寞,可神却让我的根系存活在祂的预备中走过沉重和严酷。我不再担心一次次生命撕裂和带着枯迹的伤带给我的萌芽疼痛,更是死生停稳在永恒的岸上却成就了幸福的极大和满足,就如生命永远跟随阳光不停奔跑。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