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散文]谁能引领我回家﹖

   每天黄昏坐在回家的火车上﹐倦怠的阳光透过玻璃穿入车内﹐弥漫着几分疲倦念旧的气息。这种气息不断侵蚀和包围着我的心﹐让无数条若隐若现的思绪路径开通﹐连接着无数过往的时间和经历的往事。时光无法倒流﹐怀想却总是美好的﹐不管是带着微笑还是含着眼泪。我和弟弟妹妹是在外婆的眼皮底下长大的。一九七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正当各处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的日子里﹐我的八十九岁的外婆因年迈而故去。那时我只有十二岁﹐体会不到死亡的真实含义﹐仍旧去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文艺汇演。记得二十几年后的一天﹐当我一人开着车行进在美国南方那美丽小镇的丛林 小道上时﹐突然想到外婆。那份悲凉不禁涌上了心头﹐耳边眼里总是挥之不去的是她那熟悉的音容笑貌。这使我和外婆在一起的过去一幕幕似乎重新鲜活起来。俯拾皆是过往的情景﹐风鼓荡着吹皱着滔滔东去的一切记忆。想外婆的心一直持续到夜晚﹐一件件流过的事情早已被热情洋溢的影子﹐不经意间已经注入心海……一个人坐在诺大的草坪上﹐幻想着与外婆说话﹐与宁静的夜空对坐﹐沉重和放松的心情有时也被堆积的音容笑貌塞满。人生总是在得到和拥有的不停交替之中﹐在似懂非懂之中不停地告别。记得在那个特别的年代﹐因为有外婆守在一旁﹐我才是那么一个明媚的孩童。那往日流过的笑靥与思想过的东东西西都让我心生回往。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法回到过去。今天的我已经被世界的物质异化﹐心灵的天空被冰冷同化﹐多了思考的理性却少了飞越的 感性﹐我多么渴望能再做一回那个时代的孩子。那种不掺半点杂质的感情和荡荡漾漾的充满实在是如真实眼底下的青翠和美好。

外婆一直知道我是个感性的孩子。当其他的孙孩们只是象征性地摸一下将要断气的外婆的手时﹐我却紧握了很久她那冰凉的手。我期望从她的手里将她人生的美好传递给我的心底。虽然那时﹐她穿着寿衣﹐手里捏着五谷﹐可我分明看见我紧握着她的手时她的眼角在流下泪水。三十一年过去了﹐许多对她的回忆浸透我那种很真﹑ 很纯的感受。有时试图在时间的隧道中去回视﹐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回来了。在我心智的起始﹐她教我生命中最真实的一面。可是﹐时间空间的限制让这种美好难以继续。我知道每一个人都行进在回家的路上﹐更多的人就只有象外婆这样一点点的引领﹐就自己上路了。在路上的艰辛﹐在黑暗中的滚爬跌跤﹐一个人路上的寂寞﹐更 是从四面八方来的不测﹐都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是的的确确让我从她那里领略了生命的美好。 我知道外婆她依然依旧在那里啊﹗她从来没有听过福音﹐她只是本能地表达着生命里最纯真最美好的全部。我那时知道按照她的样式必将我带入一个好的境地。可是那时她并不知她将要去往何处。我多么希望在天堂里能够看到她﹐与她共享生命的永永远远。这是神的主权﹐但我奢望得到这个福气。

这个世界的变化﹐更是自身的变化﹐让我再也不能回到那真正意义上遥远而亲切的。空间和时间的变化没法让我从外婆和任何世上的人中永永远远拥有那在家的美好。客旅生活而只能将那些片断永存在生命的无限中。每每忆起停留在那一个个片断上却是有另一种不一样的味道。无法回去﹐真的无法回去。虽然遥远的往事﹐我们都通过回忆可以一下把它唤到身边﹐但那无助心灵的回归。因为时间在走﹐空间在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无法依靠稳妥。更是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往回走﹐回到家 和相契相融与追赶世界潮流都不是一个脚步。可是每个人内在那份回不到自己家的惶恐始终搅扰着每一个心。在追赶中不断改变分裂的一个个自我﹐那已经变形面目全非的自我﹐那让这个世界牵引出的欲望的自我–已经走得远离生命的本真太多了﹐已经对永恒不变的家发出的回家信号置若罔闻了。虽然在人们在心烦意乱不可 控制的时候﹐也常常去寻找什么﹐也试图感受生命的宁静的本纯﹐但那没能达到心灵真实的家。那支离破碎的努力是没法看到背后的真实存在。人总归是人﹐回忆让我既忧伤又美好。一次次的忆旧常常让我灵里倍感伤痛﹐过去只有自己去舔舐伤口。现在生命中驻扎在深处的圣灵为我担当﹐准备着我生命绽放出内心和外在充分的 美好。把一切过去的回忆不快带走﹐不会让痛的暗涌再一圈圈旋转回来将我卷去。 黄昏降临﹐是每一个人一天中将要回家的时刻。每当这个时刻﹐几乎每一个人心中都表现出多多少少的躁动与不安﹐那是对回家的渴望﹐只有家中温暖和接纳的胸怀才能平息这种内在心灵永恒的渴望。每个人都有这种渴望﹐不过在时间和空间中我们已经把它隐藏得很深而已。在每一个生命的的岔路口﹐在暮色四合的昏昧中﹐我 们总会可以听到呼喊回家的声音。那一遍遍的呼唤”回家哟﹐回家哟﹗”近似乞求。我们明知家是安全﹐舒适﹐温暖﹐接纳﹐安息﹐重新得力的地方﹐但我们依然选 择离弃﹐选择流浪﹐选择不到头破血流﹐不到无路可走﹐才接受那呼唤的请求。谁能引领我回到真正的家让我们得享安息﹖

一片树叶的飘落﹐谁也不会在意。但它却是完成了从大地出发回归大地的生命历程。”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旧约创世纪》]在天上父神的眼里﹐我们是按照祂形象样式造的﹐获得了祂那口气的﹐能会思想的生命。每一个人内心罪性让我们靠自己行事为人。从出发开始﹐所走的就是一条回不到家的死路。虽然老大不情愿走去﹐但是往前走的路终究是要结束的。每一个人因着有上帝的形象﹐心灵深处就怀着永恒的乡愁去寻找家和归家的愿望。但回家的脚步只有踏上一条路﹐ 才能成为生命中唯一的救赎。那就是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性所付上的代价。我们只有通过祂才能来到天上父神的家﹐心灵得完全的满足。只有主耶稣才能引领我们回到最后永永远远的天家﹖

愿你和我一样走上真正回家的旅行。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_________________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