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举自尘土 Raised from the Dust

zt: 有关《举自尘土》

 

导演:

甘小二 Xiao’er Gan

主演:

胡淑丽 Shuli Hu

张献民 Xianmin Zhang

国家/地区: 中国

对白语言: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07年3月29日 香港

 

类型:剧情

片长:100 分钟

(一)故事梗概:

林嫂是中国农村基督教会圣乐队的一员。丈夫得了矽肺奄奄一息在住院,9岁的女儿盛悦拖欠学费被退学。 林嫂每天在教会排练婚礼进行曲,这天迎来了一对农民基督徒在教堂的婚礼。婚礼后,林嫂像往常一样去医院,但这次是拉丈夫出院,放弃治疗。丈夫死于途中,林嫂拉着丈夫的尸体回家。经过简单的追思礼拜,埋葬了丈夫。林嫂把仅有的钱给盛悦交了学费。 母女俩在晚餐桌上唱起谢饭感恩的歌: Thank you Jesus, Thank you Jesus, For the food, For the food

(二)导演阐述:

影片和我 1997年家父的病逝,1999年我的婚礼,和2000年家父的3周年祭奠,是中国农村基督教给我生命的洗礼。 电影“一如你所见”。我想把自己经历的记录下来。 我想拍人的软弱。 这是一部平静的叙事长片。 像中国的怒江,江面如镜,内里石沙翻滚。 与此相反,影片拍摄的,是肉体的战栗,和灵魂的平安。 这就是一个普通中国农民基督徒的生存状态。 每次面对这个主题,我都知道,感觉是次要的。 我只信任自己的感情。

叙事与纪录 用简单的故事去说复杂的东西,而不是相反。 这是我们创作《举自尘土》这部剧情片时,对于叙事的主要考虑。 我们有两条故事线索: 1、林嫂一家和中国农村基督教会; 2、青年农民陈顺军在铁路可能经过的地方围墙圈地,打算索赔。 两条线索的联系,主要是陈顺军雇佣林嫂的三轮车拉砖。 线索2可以为整部影片提供一个清楚的农民生态参照系。 我觉得这部剧情片起着相当强烈的纪录片功能,纪录当今中国农民的生活,以及中国农民基督徒的精神生活。 而故事是在其中自己浮现的。

关于角色 解放和解救,还有根本的不同。 摩西十诫明令不可杀人。林嫂放弃给林哥治病,其实就是杀死了丈夫。 林嫂日常的生活似乎一点没有被打乱,她几乎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做出一个行动而不是决定。她所有的内心思想层面的斗争都不为我们所知。 对于这个罪,她应该不是没有准备和思考。相反,她十分清楚! 她做出这个行动,不仅仅因生活所迫,更因为她对神的救恩有十足的信心! 新教,是关于救恩的宗教。没有过犯和罪是不可以被赦免的。这是耶稣上十架的意义所在。 无论我们对林嫂抱以什么样的评价,这都不重要,对于她来说。 在我和林嫂之间,我只能说,我相信自己对她的情感判断。 审判是上帝的事情。

(三)导演访谈

问:在片子中,您最想突出的是什么? 答:我感兴趣的,是中国农民的精神生活。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种物质问题之外的信仰。和谐社会最需要这个了。

问:其实基督教与佛教,或是一些无名的偶像之间,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答:佛教在中国世俗化严重,被祁福、占卜等准巫术的东西纠缠。基督 教的急剧扩散也有这因素,但巫术成份是没有的。基督教是一神教的,佛教是无神论的。但西藏的大乘佛教非常注重精神,认为佛教是在对精神进行劳动。基督教, 是要求人降服的。向绝对的、人格化的神降服。伊斯兰教脱胎于基督教,穆罕莫德重写,但把耶稣和自己并列为先知。

问:感觉在《尘土》里面,描写基督教世俗化的笔墨也不少,这是带些许有意夸大或缩小的,还是完全真实的反映? 答:真实的!制片人、我的 精神老师,李辉说:如果把中国基督教同世界基督教界断开联系,关闭国门,真不知道20年后中国基督教会变成什么样子。李辉说,他们具有一种原教旨主义的狂 热。我说,同时,他们还具有非常不符合原教旨主义的宗教仪式。老百姓喜闻乐见吧。不能不说,这和官方的管制、防范有关。

问:如何有关啊? 答:中国宪法禁止外国人来华传教。但这本来是从外面传入的啊。

问:哦,画虎不成反类犬? 答:也不是那意思。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在农村,红白喜事会受到额外的尊重,即便官方人士出于公务会做出一些不利于基督教发展的动作,但可能自身家庭就有很多信徒。于是,红白喜事就成为福音传播最公开化、最有合法性的宗教活动。 问:哦!那您是否还有意于从侧面略带表现医疗、教育这样的问题呢? 答:由于时代的贫困,诗人的天职和诗人的整体存在,在诗人的身上构成诗的追问。是教育、医疗问题,不自觉地成为主人公的物质困境构成。《山清水秀》还有一些愤怒,《举自尘土》里,我实在无意去投射标枪、匕首。问:《山清水秀》里那首《爱的奉献》让人印象深刻 答: 《爱的奉献》场面,的确是现实的状况。也是很不自觉的,但会有讽刺的感觉。但我自己并不喜欢讽刺的。《举自尘土》阐述里面有几句话:肉体的战栗与灵魂的平 安。当你接触那些教徒的时候,就可以感到,无论他们多么狂热,内心的确是平安的。那是喜乐,而不是狂热。一个人终于感到自己是被爱的,被至高无上的主所宝 贵的,那种喜乐无法不表现出来。所以,你会感到自己的所谓愤怒都熔化了。愤怒还是有恨的东西。他们爱你。这会是你接触到他们的时候的最大感受。

问:您觉得您将这种被爱的感觉完全表现出来没有? 答:没有。不充分。我想自己有一些“知识分子”的自作聪明,希望这是文献性的,中立的。很明显,《举自尘土》是一部关于福音在中国的状态而不是福音性质的电影。

问:您是基督徒吗? 答:是。很不严格的,不是玩笑。十诫能守8诫。所以,自己经常会有强烈负罪。 问:是哪两戒啊? 答:不能告诉你。神是知道的。

问:您爱世人吗? 答:越来越自私了。当导演当的。这很不对路。我心里一些柔软的东西在变得刚硬。这一点是与对基督徒的要求背道而驰。可能是经常要实现作品吧,不惜不择手段。物欲也在加强,以前这在我身上非常淡漠,现在有些物质化了。名利心也不是不好。

问:很多人都说自己是教会外的信徒 答:不同,只有极少数堪称信徒的。教会在这方面,就是对于信徒的牧养上,有很大作用。它比较适合于我们大多数人。

问:您更偏好基督徒的身份还是导演的身份呀 答:这不能并列来说。没有可比性。不是身份问题。没有信仰,我拍的东西会很无聊。香港国际电影节网站对《举》的介绍说:甘小二在一众第六代导演里独显强大的精神力量。

问:除您之外还有其他的导演在关注同样的东西吗? 答:《淹没》的导演李一凡在拍摄《淹没》时,发现四川基督教。他现在在拍摄这方面的纪录片。我在2003年就拍了不少素材,但我对纪录片缺乏兴趣。我很高兴自己首先用剧情片完成了对中国农村教会的记录。有机会我也会拍一些纪录片,但都是为剧情片做准备。

问:剧情片对大众来说更有触动力是吗? 答:可能是我的偏见吧。《可可西里》前,央视记者已经拍摄纪录片13年了。没有人在意。

问:有没有想到过,让您拍的对象,看到影像中的自己? 答:我想这方面《举》会是非常好的一部作品。基督徒看到自己、教友、教会出现在影片里,会非常高兴,感谢神。

问:您信教有缘于什么契机吗? 答:我爸弥留的那几天,以及我妈妈在我爸病床前的临终祷告。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父母,50年代大学毕业生, 中学教师能说出的话,太陌生了,强烈感动。生死本来对于青年人来说是很无所谓的。但是,那些话语是那么温暖慈爱,对人是那么关怀体贴。本来以为自己是个 人,那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人。

问:有信心坚持7部吗? 答:这可能是我的东西的价值。我有信心,有时祷告,会求上帝:如果死,请在我完成7部之后。

http://www.mtime.com/my/chuanjiangrat/blog/371496/

http://www.mtime.com/my/638919/blog/475811/

http://www.mtime.com/my/chuanjiangrat/blog/371488/

http://www.cuhkacs.org/~hegu/Bo-Blog/read.php?224 香港【時代論壇】網上的『時代講場

举自尘土(清晰版) 请选择下载方式: 迅雷下载 BT下载 推荐: 高清晰在线观看地址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