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季节的温暖系列(8):咳嗽的旅程

这个冬天太纷杂﹐几周天寒地冻﹐暴风雪肆虐﹐几周又转向风和日丽恰似早春二月﹐雾夹着雨﹐雨裹着风﹐把个“冷”硬生生塞回去了。看着厚积的雪融化去﹐看见白茫茫的大地又是一片垃圾狼籍﹐心中时不时一个只可意会不可真得的惆怅掠过。

岁末年初的冷热交替和湿雾深重硬是将稀薄的视野缩短﹐天色常常渐深将周遭笼罩其中。让人们没有机会看到阳光出来的时候﹐感受一小隙温磬的亮爽﹐那些粘乎乎的湿气﹐隔着衣物带给人们一种粘稠的无法驱散的凉意。

节前节后无论是在火车上﹐还是在上班的地方﹐无论是在车站候车﹐还是在拥挤的墒场﹐很多人在鼻涕眼泪和咳嗽中挣扎着。世界万事万物都在改变﹐可是人们对疾病的交战却没能改变。咳嗽﹐喉胭刺痛似乎在人群中渐渐延续﹐加长。有些人的咳嗽象不想停歇似的。今年﹐我也没能例外。吃的各种药物已形同虚设。几周来咳嗽从轻至重又从重至中﹐从来没有持续这么长时间的﹐间断的侵袭让我渐渐习惯了﹐竟然在无意中包容收留接纳了咳嗽﹐而使它顺理成章地在这段时间里成为我身体的一分子。在这些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中﹐我认真地咳嗽﹐一心一意地咳嗽﹐并在这些咳嗽中感受到身体发出的长久的沙哑之声﹐有时眼睛被咳的带出眼泪﹐但咳嗽就这样无比亲密地靠近我﹐拥抱我﹐然后给我一个被大家关照的理由。每天都有电话来询问﹐家人也是不断制备各样的润喉液体端至我跟前。听我太太讲﹐睡着的时候我咳嗽会停息﹐她会说这太委屈了我的咳嗽。我不禁笑起来﹐于是咳嗽也笑起来﹐一时间我的眼里全是模糊的液体﹐这些液体﹐就成为我的温暖回忆。

在这场咳嗽中﹐让我想起很多的人和事。在外面咳嗽会招来别人的目光﹐可在神的家里﹐时时刻刻都是愈来愈近可触摸到的温暖。这温暖硬是挤进我的身体里﹐挤进我的灵魂里﹐让我感觉那缕美好﹐自脚心向上﹐自头顶至下﹐一直不断蔓延到我的喉间﹐给我以一颗安然的心﹐怀抱咳嗽﹐使这场说短不短说长又不长的旅程在灵里有异常的安稳﹐让我去盼望明天的另一个美好。

感谢神让我经历这段咳嗽的旅程﹐体会生命的软弱﹐体会人的无能为力﹐体会温暖的关怀﹐体会生生不息的美好。

2008年1月7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