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们所信的是一位

(约翰福音二十一15~19)

●主看重我们和的关系

我们看耶稣基督跟彼得所讲的说话,重点在那里?是否在主的工作,吩咐彼得去作呢?看清楚些,不是。虽然有工作交给彼得,但所说的,更要紧的,就是彼得和主的关系。主希望、主要求:彼得爱主;然后又说:「你跟从我吧!」固然主也曾三次嘱咐他牧养那些羊。但请注意,是说:「我」的羊。羊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那些羊是『我』的」。「你爱我,我有羊,你替我料理他们。」着重点仍在「主」那方面。

●基督教就是基督

有人说:基督教就是「基督」,和其他宗教大大不同。任何宗教真的是教,主要是教人道理;但是,称为基督教的,或是基督道的(那「教」字不大好,英文 “Christianity”便没有「教」字的含义)。基督教就是「基督」,着重你与「基督」的关系:你看见「基督」,你认识「」,你便会整个人靠「」,「」救你;之后,你爱「」,整个人爱「」,在爱「」当中,你跟「」。自始至终,「」是中心,我们怎样不大重要。若我们真看重基督,照足圣经的要求而行,与主的关系保持妥当、美好–我们有了基督,基督有了我们,那么主在我们身上的目的,便可达成。

有些宗教的道理可能很深奥,但只着重「我」这方面。要达到什么,成为什么,凭着这些道理,「我」要成为怎样,又凭着这些道理在「我」里面,找到一种亮光、一种力量,使「我」可以行在其上。

有一派异端,称为智慧派或知识派,希腊文是Gnostics,意即「智慧」,或「知识」,他们的道理可能很深奥。保罗于是写了「歌罗西书」给歌罗西 的教会,说到有人提倡某些理学,他们不该跟从。理学,今作哲学(Philo-sophy),但保罗当时不是指哲学(虽然希腊已有哲学家产生),保罗所说 的,是一些「理」(我们译作「理学」),它会迷惑歌罗西的教会使之跟从。

保罗针对这点,写下歌罗西书,论及基督。第一、二章,说基督最高、最「有」(特别的说法,或说:一切的丰富都在基督里面,第二章说神一切丰富的智慧 和知识都在基督里面),你不用在基督之外找寻深奥的道理,基督本身就是具体的,神的智慧。在第一章,他说神要使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神自己要高举基督,在 一切之上,居首位;天上一切执政掌权的(在天上有各等级别),都在基督之下,地上的就更不用说了。他就是这样论到「基督」。

启示录第二、三章,耶稣基督吩咐约翰写信给亚西亚(在现今的土耳其,近西岸地区)的七教会。第四封信给推雅推喇,说到推雅推喇教会有很大的错误、异 端–走向世界。套用现在的说法:「与世界相合」。耶稣基督说在他们当中有一些人,不晓得撒但深奥之理的,可见撒但也有深奥之理。但我们的深奥却不同,我 们的深奥(如果说是「理」)是一位–耶稣基督自己。一般来说,我们信耶稣,真是信本身。

●不是信道理

我们小时候,香港的教会,对信主者,统称为教会人。常常问人:「你是否信道理?」却不是问:「你是否信耶稣?」「信道理」这说法不太好。从前香港有 位总督,名为金文泰(有学校以此命名),他早年,还未作总督之时,似乎是英国的商人,一次,他上广西,广西的教会多是宣道会,很少其他教会。广西的大城梧 洲,贴近广东。他往梧州,偶然来到宣道会,宣道会的西教士(梧州的外国人不多)陪伴他,带他看看宣道会礼拜堂,礼拜堂有位老伯(不知是否堂役),不管金文 泰先生的地位,便问他是否信道理的,金文泰回答:「是的」。后来金文泰跟西教士一起离开了,他对西教士说:「嘿!我逃脱了!如果他问我是否信『耶稣』,我 便有点尴尬,幸而他问我是否信道理,我是信道理–某种道理而已(并非发问者心中所想的–主的道)。」

●我们是信主本身

我们今天是信主耶稣基督:你得救,是信耶稣基督本身。我们 都认识罗马书十章9节:「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我们信主本身,以致得救。这一位主,实在死了,被犹太人杀害,但神使复活。保罗是这样说的:「神使复活,以大能显明(或作标明)是神的儿子。」啊!我们服是主,我心里信神使从死里复活。心里服「」,认「」为主,我们是如此信耶稣基督自己,不是单单信的工作。的工作委实有效,是在十字架上担当我的罪,为我死,神就赦免我的罪。我们很多时候,是信「的」–的工作。但新约圣经让我们看见:是要信本身、自己:不是仅仅信所作成的–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而死,又从死里复活(固然我们要信这些)–更是信这一位复活的主。

●主同在

现今主仍与我们同在,所以这样说:「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今天晚上也有的同在,不在乎你有否眼见,说同在就是同在,的说话就是事实:创世记第一章显明的说话是事实。神说:「要有光。」马上就有了光。说:「我必在他们中间。」便在他们中间。有时我们会感觉到主在聚会中,有时我们不大觉得。约翰福音第二十一章说到门徒打鱼,那一夜并没有打着什么。你以为主不在那儿?正在那儿!是主自己有意使他们没有打着什么,但他们看不见。将近天亮,然后看见一人,仍然看不见主同在,因为他们看不清楚。后来说话,他们照着所说的去作,便晓得是,是主自己。不在乎我们肉眼看见与否,若我们凭肉眼看见不承认是真的,那便很幼稚了!

●不凭眼见

神不愿我们凭肉体认识愿意我们凭里面更高贵的那一份,凭这一份来认识。 所以保罗说他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惟独讲真理,要将自己介绍给哥林多人的良心。良心是更高贵的,你若认识保罗,便认识保罗身上的主,不是凭眼见。凭眼 见所看的,很是肤浅、很是微末,你若凭眼所见去看保罗,就如同哥林多有人这样说:「哎!他气貌不扬。」按人看来他不只没有威势,连令人佩服、令人景仰、爱 慕之处也没有。圣经也预言耶稣基督无佳形美容,「我们(犹太人,神的子民)也藐视、也不尊重。」保罗的行径挺贴近主耶稣,故表现出来气貌不扬、言语粗俗。保罗故意不用高言大智、智慧委婉的说话。神不愿我们凭这个人,下层的官觉(肉体)来认识,特别不愿我们凭眼见,神盼望我们用里面高贵的一份,或者良心、心灵,来认识,所以虽然我们不是眼见这位耶稣基督,但很实在,复活了。多次显现,但很多时候并不显现,门徒却知道在,升天之前说「我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20)说是便是,一直都显为是。

●活的主

教会若不是有, 便不能存留至今天。有何宗教受如此多的逼迫?前往任何一个民族传主耶稣基督,迟早遇到逼迫,且有很厉害的逼迫,但因为主在教会里,所以教会没有消灭;主实 在是活的。正如我们今天信了主,或会觉得有一种力量,多次要把我们拖走,要把我们的信心打垮;或许我们中间许多人没有这样的经历,我自己却经历过:得救不 久,便产生怀疑。多可怜!全盘信仰打垮了!圣经是否可靠?我们这位神是否真实?有时甚至在聚会中祈祷时,脑子里竟泛起这些思想;你说可怜否?按人看来,这 样发展下去,便该信心崩溃了。哪会象今天晚上仍坐在这儿跟大家交通?但主仍留我至今天!

主是活的!我们在手 中,即使将要跌倒,结果也跌不倒。大家可曾见过这种玩具?一部小小的汽车,上了发条后,它开动了,向着边缘走动,看着快要跌下去;但不知怎样,它又转回 来,原来它里面有某种控制。我们也是如此,快要跌出去了,但为何没有跌掉?因主是活的。教会本该消灭了,但到底没有消灭,反而因受逼迫,教会越发兴旺,何 等奇妙!这位主是活的!

●不信的多马

约翰福音二十一章是承接二十章的,耶稣基督复活了,显给多人看见,有不信的–如:多马,主又向他显现,并非立即向他显现,过了八天(或首尾共八 天),耶稣基督才来,门徒仍是因怕犹太人,关上了门。就是二十章所说的,多马在那儿,耶稣基督来到,站在中间,这次他们不怕了。八天前,耶稣基督第一次向 全体门徒显现,他们怕得要命,以为是看见的魂。但耶稣基督一来到,便说:「愿你们平安!」以此安定他们的心,但他们还是害怕,不过后来变得欢喜了。他们的主,失而复得!他们的失落–死,本是没有希望的,但如今得回了,怎能不欢喜?多马不知何故不在他们中间。同是一个晚上,多马不肯信,怎样也不肯信,「我非看见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的 肋旁,我总不信。」(约二十25)如此不信!不知我们中间可有这样的人–未信主前是如此的不信?「就是证据充分,我也不信的!」这类人是存在的。「无可 驳斥!我就是不信!」多马就是这类人。耶稣基督没有马上来。待足七日,所以说过了八日,然后才来。为何要这样?耶稣基督明明是复活了,门徒亲眼看见,主又 在他们面前吃东西,实在是了! 多马若不凭眼见而信,才是好的,使主欢喜,他的信心程度会更高贵。主待了七日,等他信,等他回心转意,让他有机会再问清楚门徒,听每一个异口同声作的见 证;「既是如此实在,我便信了。」凭主的见证人的见证而信,不是凭眼见,这样才有价值,使主欢喜,但怎知他失了这种福气。主给他机会,他还是不信,到第八 日,耶稣基督来了,向他显现,伸手给他看,嘱他伸出手来,探入主的肋旁。他没有这样做,只说:「我的主!我的神!」便信了。耶稣基督要求人不是凭眼见而 信,所以复活之后,四十天内,不是时常给他们眼见。那次向多马显现,多马说:「我的主!我的神!」承认主真是神。耶稣基督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二十29)

●凭主的话而信

我们的思想,是否仍是如此幼稚,如此庸俗?要看见始信。若你看见了才信,你的信是低级的信。若凭着主的见证人所记,圣经的说话而信,这信心才是主所 喜悦的,能如此信的人是有福的。我们的不信,是属鬼魔的。因魔鬼名为撒但,总是抵抗、反对神,总是不信。我们也是这样,要眼见才信,这类人多得很呢!不用 提到信主,有人说见鬼。例如在香港某山头,如黄泥涌峡或湾仔峡上面,日本人占领香港不久,建了一塔,名为「忠灵塔」。原来日本人攻打香港时,据说在那一带 伤亡最多,所以在那儿建了一塔,让那些忠心至死的日本军人的灵魂归到那儿。英国收回香港后拆了那塔。在那平坦的地台上面建造多幢房子。前些时候,一份英文 报章报道,没有人胆敢住在那儿。「那儿闹鬼,很厉害!」总有人会说:「我不信!那会有鬼?」不少人这样想。「哦!他看见,但我没看见,让我亲眼看见,才是 真的。」有些人就是看见,也会不信,但很多时候我们存有这种不信的恶心也不晓得。主不要我们凭眼见,要我们凭的说话,和的见证人;这位主是他们亲眼见过、亲手摸过,正如约翰所说的。主喜欢我们凭主给他们见证的说话而信,或说凭神的话、圣经的话而信。

●活的主带领我们

总而言之,我们所信的是这一位主。道理并非很深奥,但也不浅易。我们当如何行,始为一成长的基督徒(照保罗所说,是属灵的基督徒)?虽然有道理,有 讲究之处,但认真归纳起来,仍是主自己。我们今天信主,是信一位活的主。我们是信一位活的啊!那便不同了,与其他宗教不同了。比方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人们 逃难,有血有泪,有时不知前路怎样行,若有人教你地理知识,指示你当怎样行,你说自己没有记忆力,纵然有,也觉得不容易,很难到达目的地。若那人知道你的 难处,答应跟你一道去,与你同行,那人本身比他的说话更优胜,他亲身带领你,远胜于在地图上指示你怎样行;他亲自与你同行。今天我们信主,信主后入了窄 门,要行窄路。圣经告诉我们要如此如此行,而且说明是窄路,有困难,但这位主,与我们同行,那便不同了。这位主是活的、是真的、约翰福音二十章和二十一章 便是给我们见证讲明。我们今天是有福的,因有一位活的主带领我们。

●主向我们求爱

从彼得与主的谈话,我们看见主强调爱,要彼得爱。从前我们亦曾指出主甚爱彼得,所以盼望,要求彼得同样地爱。是否仅仅那天早上要彼得这样爱?当然不是!若那天以前彼得未能这样爱主,就盼望那天早上以后能一直爱主;同时主这样爱他,就要求彼得在爱中跟随。去爱一个人,跟一个人,当然对象必须是实实在在的一个人。耶稣基督如此作,即是暗示彼得和众门徒:「我是活的,现在复活,不再死亡,一直活着,所以你们能和我有这最美妙的爱的关系,你们亦可跟着我走,这样便行得成功。」如此向彼得说到爱,要彼得跟随,简直表明:「我是活的、活的。」主是活的。在此两章显为复活、复活了;亦是常活的,不再死亡。在启示录说:「我曾死过,现在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活到现在–差不多二千年后的今天。在,若不是活的,怎会要求我们,而我们又怎能实行去爱、跟从?不是跟所讲过,所留下来的道理(连一行字也没有写下来,没有著书给我们跟从),留下自己,因为是活的,不会再死,能活在我们面前,活在我们身边。最妙的,是活在我们里面,而同时使我们也活在里面,让我们来到神面前。主召唤我们爱、跟随,意即是活的。不单要求彼得,亦要求我们。

● 「你跟从我罢!」

啊!我们有这一位活的主,我们便不用失望、绝望、不知所措,像被丢在空中般。若人造卫星或太空船带你上去,同船或同穿梭机的人谋杀你,把你推出去, 那你会否跌落地面?不会!你只悬在空中,无物支撑,俗语所谓「半天吊」的样子。若主不是活的,我们便会半天吊。其实我们未信主时真是半天吊,有事临到,真 是很彷徨。你今天信了主,有多少经历,便觉得自己真是有福;若你未信主而遭遇如此难处、重大可虑之事,你会彷徨、不知所措。若你似乎患了绝症,尚未证实, 你已非常彷徨,六神无主,没有可抓住之物,快要跌了,象浮在太空中,毫无倚靠。但今天,神给一位活的主予我们,我们跟。「你跟从我罢!」啊!我们跟,妥善极了!不识途的,只管跟着,甚至走不动的,这位领导者也有能力使人跟得上;能走动的,霎时间,跟主联合为一。我们没有力量,但有力,我们就能行走。

●主与我们联合

我们有这位有力的主,能与我们联合,早在我们得救之时,与我们联合,只是我们不晓得罢了。这位活的主跟我们联合,仿佛是我,我是一 样,当然我们不是神。神的话说得清清楚楚。哥林多前书第六章17节说:「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神从亚当身上取出一根肋骨,造成一个女人–夏 娃,领她到亚当跟前。亚当视她为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她实在是他身体的一部份–他的骨肉,两人是一副的骨肉,所以说「二人成为一体」。虽然基本上是两个 身体,但又是一个,都是亚当。而我们与基督联合,是灵的方面成为一,「便是与主成为一灵」。同时,当你一信这位复活的主。噢!立即进来了。亚当抬头看一棵树,我们也抬头看一棵树–十字架。彼得前书第二章英文本用「树」字来形容十字架。「被挂在木头(或作树)上」,我们仰望这棵树而得救,主随即进来,我们也不晓得。正如亚当抬头看树、吃果,随即魔鬼进入里面,或是魔鬼的手伸入他里面,所以我们里面有「鬼」-肉体、恶性,有鬼性进入,亚当也不晓得。同样的,我们仰望、相信这位末后的亚当,如同吃了生命果。随即临到,我们走这条路,我们跟主,一步也行不上。但与我们联合,「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这样,我们里面有了基督。我们信的是一位,我们跟的是一位,而我们有这一位带领者,实在有福,我们实在不能行,也跟不上。走十字架的道路,我们那里能跟得上呢?惟独要行神的旨意,我们自问也不能,但我们跟,是很有福的。你愿意跟,实在起步跟就在你里面。虽你不能,但却能。我们信的是一位。

●不再是我

从前有一位青年人常常失败跌倒、犯罪,没有法子。他找宣信先生(宣道会的创始人),宣信先生天天和他查考圣经。后来有一天,宣信说:「我某时某日要 前往某地,那几天我不能和你一同读圣经。」那青年大起恐惧,他说:「你天天和我查考圣经,教导我,我才勉强维持得好些,啊!你不来了,我怎么办?」宣信 说:「若我能钻到你里面,替你做基督徒,那行吗?」他说:「那就妥当了!」宣信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那青年人心眼大开, 说:「是啊!有了!且远胜宣信呢!」这样,宣信便出门,过几日后回来,看看他的情形如何。「啊!行了。实在行了!」他看清楚我们不是单单信一些真理;乃是 信一位,那位是真的。既然命我们跟、爱,而实在是存在的,又住在我们里面,所以不行的也变得行了。

●主自己作我们的生命

弟兄姊妹,你会否觉得跟主跟不上?主盼望我们爱,但我们爱不上,没有这样的爱来爱。你说:「怎么办?」要求彼得也是要求我们这样爱要求彼得跟,直到年老时,伸手被人捆绑,带他到不愿意去的地方–被杀害。我如何能跟得上?但主既然命我们跟总有办法;命我们爱总有办法。的办法是:自己作我们的力量、作我们的生命、作我们里面的那生命。我们本来的生命、本来的泉源,是不行的。但现今作 我们里面的泉源、作我们里面的生命、作我们的力量,「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拯救……」那我们便行了。不知我们当中有何人得救的时候很多挣扎,觉得自己 有罪,没有好结局,准要下地狱了。自己实在不愿意,以为要尽量作到没有罪,便不用怕了;挣扎来、挣扎去,总不行!我们当中有否这种人?若你在基督教家庭长 大,会有这样的经历,即便很多不是出身于基督教家庭的,信佛道的也会有这样的挣扎,觉得挣扎来、挣扎去,也没有办法脱离地狱,因总不能脱离罪。怎么办?就 正如约翰福音二十一章上半章所载,门徒整夜打鱼,毫无所获,直到天亮。一次又一次失败。或有人提出:「不要再下网了,算了,收网回家罢!」其他的人说: 「再试一次罢!」把网拉上来,又是落空!「我早告诉你们了!」一会儿又舍不得罢手,继续下网,但总没有一次成功。怎料耶稣一来,纵然我们完全不行,也行 了;不单仅仅成功,且是成功有余,连网也拉不上来,因为鱼甚多!我们未得救之前,若挣扎来,挣扎去仍不得救,耶稣基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信的人有 永生。」「啊!我信。」信甚么?「人子也照样被举起来,(如同摩西举铜蛇一样,当时的人一望,便得医治不会死亡)叫一切信的人都得永生。」以前作来作去,也无希望,今天一信,便得着。

●有主便有希望

这原则,一直可应用在我们所行的路上。你我得救后,有新生命,总会追求(若你一点追求也没有,你是假信罢了),但追求来、追求去,愈追愈不行、愈觉 得失败、愈觉得无望,快要放弃了(有人实在放弃了)。「要求我爱主,我实在不知从那儿得着爱心;要求我爱人如己、宽容、忍耐、和平地对人,我实在没法子; 要求我不要向人发怒,不要从心里向人发怒,不要发脾气,我多次想除掉这些,却没有一次成功,反而有时失败得更厉害。试作得一年半载,便放弃,不行的。但感 谢主,我仍是得救的,但要过胜利的生活便不行,恐怕只有保罗或我们的长者才能够。我可没有这样的天份!」嗯!你不要谈普通人的天份!说另一种天份却可说得 通–我们有从天而来的那一份,有基督,不过你不晓得罢了。还记得那天晚上,他们整夜打鱼没希望,但主一来到,根据主的说话,主有大能,是 复活的主,那便得到解决。主让我们仍在失败中,我们不要失望,我们要认真追求,到了时候,主开我们的眼,「啊!有了!我有主便有了!」不过大家对这说话也 不大清楚,但不用说清楚。到时候,像刚才我所说宣信帮助那青年人的话:「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主的灵一光照,开他的心,啊!行 了。我们纵然完全没希望,也不要失望,我们有主,仍有希望。

有一年,我在新加坡,在神学院里帮忙,有一女西教士谈及她自己的经历。她有某样罪,多番追求祈祷,总胜不过、总除不掉,你猜她怎样作?她跟主说: 「以后我不理了。我不再追求,我不理会了。」她真的不理,不再挣扎,不再追求对付那罪,后来淡忘了。不晓得过了多久,偶然回想:「嗯!我那件罪除掉了!」 (我不鼓励你效法她的做法但那原则却可效法。)主自己替她作,她就是弄不成,多次落网都是空的,毫无办法。但她向主说:「我不理会(换言之,祢理 罢!)。」主便作工。即便她的心没有说:「主,祢理罢!」主也会主动管理。有时主医治人,不是人求,乃是主动作。例如约翰福音第五章所载,主主动问那人:「你要痊愈么?」啊!我们的主是活的,又是活在我们里面,要求你爱,要求你跟,表明是活的。看哪!要求彼得跟(不象未死之前,亦步亦趋地跟从),说罢便不见了。如何跟?象我们今天一样,凭着的说话、凭着圣经的话。我们照着行,祷告,靠,我们就是如此跟。主命彼得这样跟是活的,看不见,但是活的。主命彼得爱,虽看不见,但是活的。你可以爱,纵然你不爱也爱你。说出这爱的关系,表明是活的。

我再重复:命我们跟,表明是活的。何时活?从前活、现今活、在聚会中活。你离开这个聚会,活,活在我们里面。啊!我们感谢主,神将这位基督给予我们,有同在便行了。什么都有,任何我们所要的,甚至我们不晓得追求的,都有预备。主给我们的是很大的恩典、很大的福气,给「一位」我们,这一位是人,又是神,噢!我们有希望了。 ■

胡恩德

本文原刊载于http://www.fishermanofchrist.org/behold/b099-3.ht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