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MARCH BREAK 我也借孩子们休假在家。这段时间不断让我忆起十年前第一次访问BARRIE时的情景,以及成为奋不顾身移居到这里的最始动力。借此我将当时的感受以山水散文的形式写下来,几次与大家分享。

穿行思高湖(散文)

人的一生中,常常有一些无言说的感动。有时对人,有时对事,有时对物。可是这些感动会不断润泽着而成为心灵深处一种崇高的养分,受益不尽地吸允着,渐渐内心变得清洁,明亮,丰富而宽敞,最终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接近中午时分,我们返回到百瑞市中心的湖边。天很蓝,蓝得那么纯净,那么安逸;一朵朵云彩白得那么轻盈,那么无暇;阳光很清 澈,空气也很洁净,感觉像是水晶一般透亮,在这样的阳光下,在这样的空气中,人的心也觉得那么澄澈如水。环湖的快车道与湖水之间形成的绿色隔离带上,有一 个约三百米长的柔细沙滩--世纪泳滩(CENTENNIAL BEACH)就在其中。

骄阳下人们静静地坐在湖边,大人和孩子们戏耍在游泳区,近处的几十米高地喷泉落下的水雾吸引着众多的孩子们淋玩。我们一家人赤脚走上柔软的海滩,一步一步寻找着被潮汐淹没的先前的印记。每一粒沙都有着饱满的湿润,我们时而会忍不住的陷落在深洼处。看着水中沙一点一点从孩子们脚趾缝中滑过,看着小颗小颗的脚趾在沙中若隐若现,湖水的细波从脚面粼粼的一涌而过,那汩汩的分明是温情的色泽,透明而甘醇。仿佛一切的喜乐和温馨都凝固在这光影交错的瞬间。在这一瞬间,看到了若干年前天真无邪的自己的影子。

天水一色,湖水荡起的一层层涟漪由远而近。一直喜欢阳光下的湖水,以为那无边的水蓝映出的是天的颜色,细碎的波浪饱含的是心灵的低诉,悠然的小船是水天接壤的点缀,沙滩是感受真实美丽的起点。孩子们用玩具工具堆积着沙滩城堡,虽小却堆得有模有样的,惹来过路的人驻足观看。我随手用一个小石子将心情画写在沙滩上,任由拍岸的潮水轻轻抚摸文字的痕迹,水漫过去了,又是一片平坦。生命不也是如此吗?以为成就多大,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百瑞市是一八三二年由罗伯特·百瑞爵士命名建市。城中心至今还保存着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老街,店铺和教堂等标志性的建筑物。我们开着车慢慢穿行在这些时间雕刻过的砖瓦之间,体会人来人往印在其上的历史。那古旧的一切沉积着岁月的沧桑和世间的坎坷,尽显着城市的古老和美丽,繁华和安宁。

湖边的一个七十英尺宽六十五英尺高的“飞鸟”形的雕塑-捕灵者(SPIRIT CATCHER)是城市向上腾飞的象征。它是出自土著印地安人的神话,代表一只雷鸟(THUNDERBIRD)携带着人们的梦想和希望飞向生命的创造者。

 

两边停靠着各色各样的游船。防波冲击的护堤周围,人们低头在等待垂钓的猎物。湖堤上散落着许多大小不一,姿态迥异的石头,正享受阳光的直接击触,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它们细腻光滑,经过风吹浪打,日晒雨淋,曾是千姿百态,不知不觉中棱角已被无尽的流水磨的圆润了,变得千石一姿。我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继续沿着湖边道来到北岸的约翰逊沙滩。

 

(All three photos are sourced from http://www.400eleven.co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