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MARCH BREAK 我也借孩子们休假在家。这段时间不断让我忆起十年前第一次访问BARRIE 时的情景,以及成为奋不顾身移居到这里的最始动力。借此我将当时的感受以山水散文的形式写下来,分几次与大家分享。

穿行思高湖(散文)

人的一生中,常常有一些无言说的感动。有时对人,有时对事,有时对物。可是这些感动会不断润泽着而成为心灵深处一种崇高的养分,受益不尽地吸允着,渐渐内心变得清洁,明亮,丰富而宽敞,最终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饭后,太太和孩子们已经在帐篷里休息,我驱车到了奥瑞利亚(ORILLIA )城。思高湖有一个小指伸进到这个城。它的水面上正映照着万家灯火。这里的夜色并不迷人,只是一个简朴的感受。小城各处给人也是一种绝对的宁静感。好多街道边的店没有太多的车来人往。这一切给了我一种特别的韵味。现在很多大城市已经没有夜的感觉,太阳落不落下关系不大。可这个城里有真正的夜晚。你可以看着幽黑的天空和路灯照射在湖水上自已长长的影子。

DSCF0526.JPG

随着地球的旋转,天越发进入黑暗的低谷。周围帐篷里说笑声渐渐平息,人们开始进入了梦乡。我回到帐篷躺在那里,似乎一点睡意都没有。脑子里像走马灯一样的跳跃着一天里景象。特别是从林子的TRAIL走出的那一瞬间,那深红色的太阳在远处湖水上面就像一只鲜亮的橘子,悬挂在一幅印象派画作的中央。那留在太阳后面的云彩,象点燃了的火焰,深深浅浅,变化莫测。我一直在体味我那时被这美丽的诱惑俘获时,完全将我的身心灵放逐出去,决然投入到神创造的这奇妙无比的意境之中。在理性和意象的陪伴下,恋恋不舍地进入了太阳谢幕后的夜色。

此刻,我看着睡熟了的孩子们,似乎把一天经历到的美妙和心情都藏在这静夜的垂幕后面。知道外面的幽黑不是一天的尽头而是太阳依然在那里高悬照耀,只是地球不情愿地旋离开了太阳。我闭上眼遐想着这一切,心就在生命的包容和开阔中没有了时间区位限制,黑夜就突然消失了。那是一股清泉清新美丽的气息在心里弥漫,让我浸入在一种无限永恒的温柔之中。脑海中一天穿行所熟悉的烟幕,晨曦,飞翔的湖鸥,绿草,野花,碧水,沙滩,树林,云彩和灯夜,‥‥‥,再一次鲜活在我的生命里。

我知道一个人真正的黑夜,不是因为空间地球自转而带来的眼不能看见,而是我们内心。哪些无法靠自己脱离的沉淀,污染和围剿着我们内心向光明和美好的穿越。也让我们无法明白那创造美丽供给大自然一切活力背后的创造者的真实存在。这种无限的力量无所不在的渗透着每一个角落。从而当我们受黑暗辖制和束缚时,祂成为我们我们一生的牵引,成为我们穿越这种黑夜的导引。当我们还不认识和明白这奇妙美丽世界的创造者和主宰时,我们就被灵里看不到而困惑。即使肉眼的世界五颜六色缤纷呈彩,但内心却只是单色的黑。沉浸在物质的追索和享受之中,这种单色往往将身体作为冲锋陷阵的弹头,铤而走险,孤注一掷。当身体和灵魂都疲惫不堪,不能负重,灵魂体就都走向奔溃。也唯有与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那无限力量联合,那内心的单色就成为生命的多彩和不朽。灵魂就像一枚蒲公英的种子,无论飘在何处,所有的泥土都能使其生根发芽。所有种子到达之处都成为一种穿透和土地的不可分开。一个只注重身体的,丢失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灵魂和尊严。在身体最后的终结时,自然就将灵魂交给绝望,将绝望交给硫磺火湖的煎熬。

当我们把地球自转导致的白昼和黑夜以及周而复始的时间当做惯常时,对黑夜的面对只有逃遁了。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被置身在限制的轨道和地洞内的地铁,永远无穷尽地呼啸奔跑且没有终点来收住自己的脚。选择萎缩在黑夜,尽都是碎片,隔开了与永恒的光亮之间的INTEGRETY。选择穿透,就选择了和好,选择了温暖,选择了上好的福分,选择了永恒。你就能够重新拾检起在黑夜的碎片,退去夜的痕迹,回归到生命的整全。

十年后的今天,初升的太阳正投射在我的背上,从我住的那条街入口处,影子总是抢先着我的脚步。我用脚步丈量着离家门口的长度,行进在不慌不忙之中,沿着时间的长河走再也没有偏离。一直在光的照耀之下,因为宇宙万物创造者的大光就像那太阳照在我的回家路上,一切尽都是美好。当我回望转身,那红红的太阳浸泡了整个天际。红得就像血泼洒到水中一样,渐次撒开,一丝一缕,十分凝重。

这种红让我心存感恩,永远让我敬重。永远在其中享受永恒和美好。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