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命与温暖的话题(二)

一个将生命放在有限和无限之中的感受是截然的不同。

朋 友告诉我他最近坐飞机去迪斯尼乐园游玩几天,回到家精疲力尽。我问他休假游玩为何如此的累呢?他说时间太短,好玩的东西太多。为了不遗漏,就不得不马不停 蹄地在一个个景点奔跑。几天很快就过去了,很多景点也没能去。他说要是给他三周或更多时间的话,他会玩得更自在更从容,不用担心时间不足,在每一个景点可 以尽情地玩。

“NEVER LONG ENOUGH(永远不够长)”表达了被时间限制住的人,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和喜好行事的悲哀。我一直想象:若给这个人三个月,甚至三年去玩迪斯尼,哪情况 会是如何呢?我想这个人在三天,三个星期,三个月和三年的游玩计划会是完全不同。三年的计划,可能会是开着车从家里慢悠悠地出发。一路上可以在不同的地方 停留多日。就是到了迪斯尼乐园,每一个游玩的主题可以完全放松。若喜欢可以反复玩多少遍,今天玩完了,明天可以接着来。即使我们因经济和时间许可,做到这 一切。我们也会因肉体生命的有限,更是有衰老,疾病,苦痛和死亡的威逼,无法尽情尽意达到我们如意的表现。

我 们的生命也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在地上年日也会有长有短。无论活在地上的年日有多长,最后的结局都是象在几天里游玩迪斯尼乐园一样。那种恋恋不舍,那种有 很多事还没有完成的遗憾,更是没有想到要离开的时日会是这一天呢?又是如此不幸呢?哪我们就这样不甘心不情愿地就此结束吗?可是我们对我们的生命又能有多 少把握呢?无论身体和灵魂似乎都在被动中行进着,在无序中挑选着,在不知不觉中消亡着,在遗憾绝望中死去。

记 得在美国最早与我接触的基督徒,对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对生活的态度。他们的行事为人乐观向上,真诚友爱和乐于助人。与他们交往心中总是充满暖暖的感觉。在无 神论背景和残酷阶级斗争下成长起来的我,内心的向往不外乎就是这些了。于是喜欢与他们交往,喜欢在交往中被那种无形的爱和尊重环绕,喜欢在这种环绕下体会 生活的美好和悠长,以及由此而牵引出的那份生命深处难言的情愫。但是,一直不太喜欢宗教条框和仪式。记得一位姐妹告诉我:“主耶稣以十字架上的流血死亡, 以牺牲祂的生命,来保全我们的生命,使我们还有温暖和爱。这不是宗教,是神的生命改变了我,我再用我的生命温暖其他需要的生命。所以,是生命影响生命。” 我很赞赏没有被“逼”的感觉,而是在体会为什么他们对生命的态度,生命的经历,生命的表现是那样的gracefulness。更是他们面对苦难和死亡时那 份平静和内心的把握确信,让我体会到他们的生命为什么那样悠长和舒展,因为他们将他们的生命交给一个可以依靠的生命主体--上帝。

上 帝,祂创造了宇宙万有,掌管一切事物,包括生与死。无论这地上的和天上的一切,都是祂的。祂是自有永有,祂的存在不以我们是否感觉到祂而存在。信祂的就成 为祂的儿女。这是多么的奇妙啊!一切疑惑我的问题在与神同行中一点点明白,并在神真实的触摸感动中得到答案。我慢慢明白为什么当他们将受时间限制的生命交 给一个永恒无限的神时称地上的年日为客旅,因为地上的日子再长,若与永恒相比,只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只是短暂的一瞬间。

与永恒相遇,重新认识生命的归属权,在永恒无限中体会温暖的爱和恩典。在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将要去什么地方中,将生命的脚步放慢,体会生命的悠长,优雅,神圣,忍耐,和平,仁爱,温柔,感恩和永不止息。

2008年5月2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