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命与温暖的话题(一)

一 位美国的朋友最近在电话里说:不知道何故一向都健康的身体,却从上个星期开始头痛,发烧和咳嗽。以为像以前一样吃两片强力TYLENOL,第二天自然就好 了。不曾想,这次来的竟然特别地顽固,咳嗽引发的嗓子痛象针扎一样持续了一周,仍没有好转的迹象。现在,一咳起来,嗓喉的痛和咳不出痰的那份无奈感,让他 深刻地体会到身体的重要性和人在患病中的无能为力和冰冷感。

生命中有些东西是不可缺少的,有些东西是可有可无的。很多时候,贪婪 和为己的罪性总善于把我们的想望和憧憬凌驾在我们真实需要之上,以至于我们为不需要的,为不能持久的,为死后带不走的事物疲于奔命。让身体和灵魂都难于定 格在人生命的真实处。虚幻和无力的生活情节像一个个温情脉脉的诅咒,带我们进入飘渺的轻歌燕语声中,在即时享乐,即时发泄,即时痛快中,生命的双翼已经被 世界沧海汹涌而至的浪花打湿,愈是奋力,愈是下坠。愈是想轻松,愈是感到沉重。保罗在《圣经》罗马书中曾描述到:“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 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

身体的健康会随着自身免疫系统的提高而渐渐康复。但是什么是引发这一健康问题的罪魁?是 感冒病毒?是饮食?是睡眠不足?还是工作太忙?压力太大?不!是潜伏在我们灵魂深处的那个“罪性”。“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 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就在每个人生命中受了印记,一代又一代遗传着,不断向着人的灵魂,接着向人的身体施行双重夸胜。从而让人们出生后经历灵 魂体痛苦冰冷直到死亡毁灭。也就是说人从生下就是“出生入死”。死亡的威逼让我们从生活横向的网罗捆绑中跌入纵向灵魂死亡的无底深渊。使徒保罗曾经发出诘 问:“死啊,你得胜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而这位曾经承认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的保罗在发出这问题时,也在罗马书中说道:他的武器乃是“靠着 我们的主耶稣就能脱离了。”“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 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殊不知,我们每一个人也可以象保罗一样,在我们灵魂挣扎难以靠自己摆脱中我们可 以来到神面前,求神用祂儿子的宝血遮盖那罪性的印记。我们就可以向死亡夸胜,可以在灵里穿透死亡。

身体的死亡是暂时地,当主耶稣 再来之时,我们的身体也将会复活,从而完完全全的与神同在。要达到这一点,不是靠我们在地上做什么好事善事,只是你完全来到神面前,将你自己交给神,并向 神求告说:“上帝啊,祢是我的阿爸父神,籍着祢儿子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流血舍命,我罪得赦免。阿爸父啊!求祢赐我宁静,去接受所我不能改变的;求 祢赐我勇气,去改变我所不能改变的;求祢赐我智慧,去明白和分辨一切不合祢心意的事物。一切都按着祢的真实,而非照我所愿,信靠祢,顺服你的旨意,凡事在 祢那里定会归顺修直,这样祢就让我可以在地上客旅中欢度今生,永远与祢同在,得享永生的福分,这样的诚心祷告是奉靠主耶稣基督的名而求,阿门!”每天我和 孩子们一起无论是饭前或睡前在神面前祷告时都听到他们为这个家及他们的老师和小伙伴,也为他们每天日用饮食和一切的预备供应感恩。通过祷告,将人的意愿表 达于上帝。虽然神有祂的主权,神有祂的时间,不一定我们的需求就是神的旨意,但透过这种方式我们与神相连接,我们把自己的努力放下了,知道依靠和仰赖神的恩典。

一切的事上,人靠自己的能力和本事都将会在衰老,疾病,苦痛和死亡面前败下阵来。人若用自己的办法来约束自己是建立在假设 我是好的基础上,事实上人的善变性永远永远无法可信的。人的罪性让人太为自己的处境而变化。人怎么能将生命依靠在一个善变的存在体上呢?罪性中的恶常常会 与照神形象造出的良善在不停地挣扎着,选择着。在灵魂中,这种挣扎使生命中良善的美丽变成软弱的碎片。罪性总会找出借口为自己的有形(律法下的)和无形 (思想上的)罪恶过犯寻找到安慰。下不为例的刚强并不能阻止这一刻的软弱和妥协。保罗在《圣经罗马书》中写道“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却由不得我”时,人 因罪性让自我的无能显现到了极点,于是,他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罪性让我们先犯下隐而未现的罪,这一切在律法中并不被视为“罪” 的罪。但是,在无所不知的上帝圣洁公义面前已经犯下“死罪”。因为在脑子里凡恨人的就是杀了人了,凡动了淫念的就已经犯了奸淫罪了。这种罪性的搅扰是让人 们心神不宁的基础。可是这个世界上人们追求的一切最后的落脚点不为乎就是心灵的平静安稳和在永恒不变上的依靠和幸福满足。可是,罪的功价就是死。时间的前 方不断威逼着我们的死亡,让我们无法得到心灵的平静安稳和在永恒不变上依靠和幸福满足。

靠自己的努力,无论是物质上,心灵上,和 一切所有的办法,甚至人手所造的偶像和意念之中的偶像中去寻求安慰都是徒劳的。因为罪性若不被制死,导致的欲望就会再次发芽。“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 这取死的身体”。那么我们一出生就是为了死的那一天吗?诗人大卫在诗篇里向上帝祷告说:“谁能知道自己的错失呢?愿祢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既然神是这 个世界的创造者主宰着万有,那么祂知道我们的无能为力,知道我们必死的光景和与圣洁无份的可悲。按神圣洁公义的本性,罪性必须担当所应有的惩罚。罪的功价 就是死,必须偿还。但是,神亲自来寻找我们,寻找失散的羊群,寻找因罪性割裂开的和好关系。祂亲自将自己的儿子主耶稣基督,用无罪的身体代替我们有罪的, 在十字架上为一切愿意来到祂面前的人流血舍命。就将承认耶稣基督为生命救主的人,其罪性在灵里得到完全自由释放,使我们因没有罪行的搅扰而内心灵里有了平 安喜乐,更是让我们能够在罪被遮盖之下,面对圣洁的神,体会神与我们同在的永恒和美好。当我们明白了这一切,我们就不会对地上一切必朽坏的东西追逐,而是 积攒财宝在天上。由于神为我们将来预备的永恒和永远的美好,所以地上的时光与将来的永恒相比,只是一小段客旅的路程。

从此,归在 神之下的人,死亡再也没有那么令人可怕。他们面对死亡时,死亡只是另一个生命的重新开始,是一种穿越死之后的生命再一次勃发。那是与主一起做王,一起同享 生命荣耀的无限。这种光景不仅将我们由“出生入死”转入“出死入生”的阶段,不仅在将来享用更是在现世追求与神同行中就开始享用神的爱和恩典。靠着每天神 的恩典,我们不断让内里的老我死去,让神的生命在我们的身体上成长壮大,不断靠着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罪性和败坏的辖制,在圣灵的引导下直到得完全的成圣。

眼下物欲横流,世风日下,人与人之间的纯真友情越来越少了。冷漠几乎成了一种时代病。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看不到人们内心中的温暖。唯有人们归向神,在神的爱,永恒,盼望和恩典中,温暖就自然来到人们的心间。

2008.04.30

罗 马 书 Romans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