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把眼泪交给上帝珍藏

 

天婴

 

cry.jpg

 

昨夜,刮着冬天的风。我在没有星星的夜里飘,任寒冷狂虐我接近冰点的心。泪流干了,恐惧长驱直入。耳边,庆祝 维多利亚女王生日的礼花炮声隆隆;心里,哀我同胞的泪仿佛最后一滴血,在死的寂静里凝固了。C.S Lewis说:“从没有人告诉我,哀痛的感觉竟和恐惧一样可怕”,C.S. Lewis问:“上帝,你在哪里?”,C.S Lewis发现,“沉默……,你等的越久,那沉默就越象永远”。忍受,除了忍受,我们只能忍受。人生的痛苦是如此的真实和残酷,C.S. Lewis说,我们好像一个去看牙医的人,无论是抓住椅子的扶手,还是把手放在自己的腿上,牙医的钻子都要钻透我们。“为什麽小孩子会死?这是身患癌症, 在世上只有十二年生活的Dougy,在九岁的时候,在病床上写给一生献身于死亡研究的Elisabath Kubler-Ross医生的信。九岁,是应该思索死亡的年龄吗?死亡像恶魔一样,不分年龄,不分性别,毫无理性地抢走每个人的生命。荣格形容英年早逝的 人说,“这是在句子未完之前加上句号”。萧伯纳也说“死亡的统计是这麽的惊人,每一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死去”。我经历的越多,就越觉得似乎死亡,哀痛,无 奈,绝望成为比健康,成功,财富,快乐更真实的人生写照。“当船消失在地平线的时候,它不是不存在了,而只是驶出了我们的视线。有一些花儿 虽然只开几天,但她让人羡慕她的娇美,她给人春天的希望”。这是Ross医生在写给Dougy的信中对死亡的回答。她说:“当我们完成在地上的使命时,我 们就像蛹一样,脱落束缚我们灵魂的身体。我们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从痛苦中释放,从惧怕中释放,从忧愁里释放,回到上帝的家中”。C.S.Lewis说,一 个人在经历摧残的时候,他才能看见真理。当他自己经历失去母亲,失去妻子,当他亲眼目睹了癌症的疯狂残虐,他开始思索“信心的重建”。他开始思想和选择他 的一生是要建在“充满恐惧”的梦里,还是要建立在“充满希望”的梦里。 C.S.Lewis在悲痛中体会到,“当我们的眼被泪水充满时,我们可能看 不见其它东西”。当死亡剥夺我们肉体的生命时,我们的心被忧伤锁住。在有限的物质世界里,我们不但只有绝望,而且,我们听不到来自上天的呼唤。但是,哀痛 好像一段山谷,就在我们弯腰逆风而行时,天上的平安就向我们显现,只要我们在弯腰的时候仰望,天上的永恒美景就在峰峦之间。上帝大声向我们呼喊,他要把我 们的眼泪收藏在皮囊里,他要将永远的生命赐给我们。肉体是短暂的,灵魂却属于永远。哀痛只属于地上,天堂里没有眼泪。今天,让我们把眼泪交给上帝珍藏。当天上来的平安拥抱我们,死亡就失去杀伤力。上帝复活的应许,必让我们信心的眼睛看见,再相逢的明天,必成为我们心灵隧道里永远的光芒。

5/18/2008

转载自2008年5月20日06:21:13 于 [彩虹之约 ]

h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