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行过死阴的幽谷

行过死阴的幽谷 2004年,我开始寻找神。我相信,茫茫宇宙,冥冥之中,是有一位造物主的。太阳不远不近地温暖着我们;月亮在最佳的距离上照料着我们;大气不厚不薄地养 育着我们;植物神奇地进行光合作用,源源不断地为我们输送氧气;动物以非凡的生存能力活在世上为我们提供肉食。唯独水具有气、液、固三种形态,海水经太阳 的照射上升为云气,因月亮的引力刮起了风,由风把海蒸气带到陆地降为雨,雨水又流向大海,形成一个严密的供水糸统,让我们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淡水。水违 反了热胀冷缩的自然规律,反而热缩冷胀,使得水结了冰浮在水面上,起着保暖的作用,保护水下的生命安然过冬,还有矿产资源,石油宝藏,良辰美景 等等奇观神迹,不会自然碰撞而成的。

然而,神是圣灵,眼不能见,耳不能听,手不能摸,问天天不应,问地地不答,神在哪里?我怎么找得到神?我如何遵神旨意行?

当然,圣经是耳熟能详的,我虽然没见过圣经,也没有读过圣经的文章,但是我想圣经是通向神的唯一途径吧?于是,我买来圣经,如饥似渴地读,读完了,却让人大失所望,因为圣经旧约中记载许许多多奉神的名进行屠城、弑婴等种族灭绝行为:

“(书 10:40)这样,约书亚击杀全地的人,就是山地,南地,高原,山坡的人,和那些地的诸王,没有留下一个。将凡有气息的尽行杀灭,正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所吩咐的。”

“(书 11:12)约书亚夺了这些王的一切城邑,擒获其中的诸王,用刀击杀他们,将他们尽行杀灭,正如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的。”

“(耶 12:12)灭命的都来到旷野中一切净光的高处。耶和华的刀从地这边直到地那边尽行杀灭。凡有血气的都不得平安。”

“(结 9:6)要将年老的,年少的,并处女,婴孩,和妇女,从圣所起全都杀尽,只是凡有记号的人不要挨近他。於是他们从殿前的长老杀起 ……”

一幕幕血腥的场面,迅猛地冲击我心目中构筑的富丽堂皇的大厦,神的至亲至爱的高大完美的形象哗啦啦倾刻坍塌,“残忍”、“残暴”等等恐怖的字眼从心头冒出 来,满满当当地充塞着我心灵的空间,我几乎透不过气来,圣经旧约里的神,就象一堵密不透风的高墙,阻隔我与神的联系,又是我心中难以化解的块垒,让我对神 恐惧至极,畏而远之。

我又不甘心就此罢休,我要找到神,找到那位至尊至爱的大能者,我不愿意让自己刚刚认识神,就与神擦身而过,失之交臂,我继续在找神的道路上艰难地爬涉着。

我几乎参加每一个礼拜的教会团契活动,我心中的块垒没有在听道中稍许冰释,我又不敢唐突地向牧者提这个刁钻不恭的问题;有空下来,我便上网,广泛涉猎基督 教网站,偏看偏寻,专找对口食物偏吃,或者说对症找药,可是,关于神的恩典真是汗毛充栋,俯拾皆是,如何解释那些血腥场面,却是凤毛麟角,几个月下来,我 收效甚微。

我又回到旅程的起点,潜心琢磨圣经的语言,既然我的病症无药可救,那我就自救了。我按照自己的意思解经,对旧约里的血腥场面进行再改造再处理再加工,使之 更符合神质神性一些,现在看来,是更符合我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不是读圣经原文的意思,而是读出我要的意思来。

首先,我认为圣经里的语言并不全是神所默示的,有的是神默示的,有的是作者自己的心声,或者说,在神默示之下,作者因为受历史、文化、习俗等等的影响,自 觉不自觉地加进自己的见解和观点,塞进自己的“私货”的。圣经是以色列人写的,记载的是以色列的一段历史,那一段历史,有着不光彩的一页,不能不写,又不 能直写,怎么办?以色列人想出了一个绝好的方法,打了万军之耶和华的主意,自己屠城,羞于担当责任,就拉上帝作为自己残暴的遮羞布,假借上帝之名,行自己 可憎可恶可耻的勾当,自己犯罪,却让上帝背黑锅,从而自己金盆洗手,金蝉脱壳,自己逍遥法外,如此转祸于神,封住人们的口。

其次,退一万步说,圣经的语言真的全是神所默示的,那么,以色列人遵照耶和华吩咐屠城,大概是因为那里的人罪恶滔天,不知悔改,不杀不平神愤吧。弑婴呢, 大概是神明察秋毫,看到即便是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长大了也是罪魁祸首一个,没有好人,一个也没有,干脆斩尽杀绝,斩草除根,来一次清场运动。

这样想来,似乎缓了一口气,可是心里还是不踏实,象有一个毛团塞在那里,不顺畅,还是难受,块垒还在,阴影依然笼罩在心里面,特别是弑婴等凡是有气息都要 斩尽杀绝这个问题,成为我的眼中钉肉中刺,扎得我好疼。照理说,神的法律应该高于人的法律才对呀,人的法律还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呢,为什么 神的法律却让一个婴儿担当自己将来的罪责呢?这不是滥杀无辜吗?如何让我透过这些浓重的血腥,感受到上帝的大爱呢?

感谢主,在我彷徨徘徊的时候,让我认识基督徒小溪先生、nngzh先生和慕道友思童先生。小溪解释这个疑难问题,大概给写了近十封信,第一封信他花了两天 的时间,写了八千多字发email给我,他认为造物主有这个权柄。比如,人类制造的机器人或者克隆人高级到会思想的程度,可能为了摆脱控制而叛逆人类以求 自由,人类怎么办?当然有权利把全部机器人或克隆人包括婴儿动物毁灭掉。机器人或克隆人能说半个“不”字吗?只怪他们不听人话,它们能抱怨人类的血腥残暴 吗?

比如,主人杀自己圈养的鸡鸭猪猫狗,屠刀之下,它们无一不撕心裂肺的呼喊求饶,主人能动恻隐之心放下屠刀吗?

读了小溪的信,慢慢的,我也就理解了上帝的作为,就象我任意摔烂或更换我家的任何一件家俱家什一样,它们是我的,我有绝对的处置权,我说了算,谁奈我何? 想起往日我杀鸡宰鸭的情景,我更加没了脾气了,无可奈何,无话可说。心想,如果我是当年以色列人的刀下鬼,哪怕我只是一个婴儿,毕竟是人家的受造物,人家 爱怎么着怎么着,我能说什么呢,自认倒霉吧。嘴里没话,并不代表我心里没气,我心里还是疙疙瘩瘩的。当然,小溪说了,“十字架救恩,耶稣基督精神都在新约 里。”我也不怎么在意。

不久,又认识基督徒nngzh弟兄,他头一次给我写信,也是长信,5000多字,洋洋大观。他开宗明义,人认识神的过程中,有三个障碍:1、真实发生在我 们生活中的灾祸和苦难,若非证明神之不存在,就是证明神之不公义;2、旧约圣经中记载的那些奉神的名而进行的屠城、弑婴等种族灭绝行为,证明神的残暴、邪 恶,进而证明神之不可信;3、圣经设立地狱不信神的人进地狱受永远的折磨,证明神的心胸狭窄、残暴不公。

正当我急迫地想知道他是如何解释以上三个问题时,他却绕了个弯子,讲述葛培理和坦布尔顿的故事,葛培理大概是基督徒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美国牧师,(我当 时不闻其名)现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是他带到主前的,坦布尔顿在上个世纪40年代与葛培理联合布道,人们认为坦布尔顿的布道能力要胜葛培理一筹,有一天,坦布 尔顿看到生活周刊一幅播图:一位非洲旱灾区的母亲,怀抱着自己刚刚死掉的婴儿,瞪大眼睛,无助而绝望地凝视苍天,坦布尔顿震憾了,他也象那位母亲一样凝望 穹苍质问穹苍:上帝啊,如果你存在又善良,那位母亲绝望到麻木的眼神从何而来?你若心存公义,为何对这位母亲怀里骨瘦如柴形似骷髅的骨肉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呢?

坦布尔顿从此反其道而行之,成为一名反基督教的急先锋,出版大量否认上帝攻击圣经的书,著作等身,声名远播,影响巨大。

40多年过去了,葛培理和坦布尔顿年届耄耄了,也都病了,油尽灯残之际,一天,坦布尔顿接受一位记者的采访,末了,记者无意间问到:“你到底认为耶稣是怎 样一个人?”坦布尔顿突然象被蜂针蛰了一下,浑身哆嗦,陷入极度的恐怖之中,语无伦次,喃喃自语:“耶稣,耶稣……他是个好人…他是个完全正直的人…… 他……”

哦,可怜的坦布尔顿,他批判圣经多少次了,也放弃了耶稣基督赐予的平静和安息,那颤抖失态说明什么呢?

一副钢筋铁骨,何以动摇在返照的回光里?一生铮铮豪言,怎么吞吐在恐惧的颤粟中?是良心发现?是忏悔?还是临近火湖的惧怕?

坦布尔顿走到生命的终点,口延残喘了,如火如荼的心情冷静些许,不免放耶稣进来,审视审视,琢磨琢磨,是不是因着基督大爱的撼动,得着上帝大光的照耀呢?

毕其一生的精力,否定上帝的或上帝的爱的存在,是不是突然有一天,低首吟咏自己的黄昏颂的时候,夕照之下,“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们无法走进坦布尔顿的内心世界,据nngzh弟兄介绍,后来葛培理牧师专门拜访过坦布尔顿,拜访的详情不得而知,只知道40多年来,拒绝一切亲近神的坦 布尔顿,接受了葛培理牧师的谢饭祷告和临别祷告,是盛情难却,给老朋友最后一次面子,还是自己焦燥苦毒的心确实需要基督的安息?

小海龟一脱壳,就会拼命奔向大海;鲑鱼出离大海,逆流而上,回到自己诞生的故乡河……人也是这样的,从神而来,也本能寻找自己的源头,难怪达尔文临终的时 候,承认进化论“只不过是他年轻时候的一种幻想”,最后他请一位牧师为他祷告,求神赦免他的罪,接收他的灵魂。

nngzh先生提出的问题发人深思:

如果上帝是我们理解的那个不公义不善良的上帝,他会不会让自己的儿子降在一个木匠家,忍受30年的贫穷和屈辱?

如果上帝是我们理解的那个不公义不善良的上帝,他会不会自己为了担当世人的罪孽,被人把唾沫吐到他脸上,大耳括子抽他,受尽了戏弄和侮辱?

如果上帝是我们理解的那个不公义不善良的上帝,他会不会把人类从最屈辱、最痛苦、最残酷的罪恶中拯救出来,自己上了那最屈辱、最痛苦、最残酷的十字架呢?

是的,“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看完了小溪、nngzh弟兄的来信,我又查了许多关于圣经的资料,感谢主,让我过去喜好文学,培养我对语言有着特别的敏感,似乎预备我让我今天理解圣经, 我也就从语言角度,叹服圣经跨越1500多年历史,《圣经》的四十几位作者,不仅各自所处的时代不同,职业、身分不同,写作的环境也有很大差异,但是圣经 语言几乎是一气呵成,浑然一体。真是不可思议,绝无仅有,如果不是神作工,人是不能成就的,因而我接受了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观点,正如nngzh弟兄告诫 的那样,“如果我兄以圣经记载本身的不可靠来否定旧约圣经中那些杀戮、血腥的记载的神的不公义,那么,圣经其他地方所描写的神的公义、善良的记载的可靠性 也就同时被动摇了。”

这是井中蛙弟兄写的一篇文章,发在他的博客 上。我转载在这里,供参考。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