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命与温暖的话题(七: 有意义的目标和方向

我的方向感很强,一般去一个地方,都很容易辨别方位。太太和我正好相反,我们去过很多次的地方,她总是迷路。所以,她去一个地方总是来回走原路,从不试其它的途径。她若要一个人去一个新地方,总是反复查找好地图,写下周围的街道和标志物以及电话,才敢出门。我仗着方向感好,出门前很少去研究地图。常会想当然地去试一些不同的路径。结果会纠缠很长时间,还找不到地方,最后才去狼狈地低头查地图。这样的经历,常常让我在一家人面前苦不堪言。靠自己的聪敏到头来只会结局很惨。

人的生活中若在一个有意义的目标和方向上行进时,知道自己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知道按照那样一条合适的路线和何种生活方式才能完全达到所要的结局。所以生命的意义在于你要去的方位和如何到达那里。一个行进在沙漠里的人因为没有合适的标志常常在其中迷失方向。有时走了一大圈,发现还在园地。所以,我们不仅去什么地方要有方向,我们的心灵也需要一个地图来教我们如何定位我们的生命方向和如何到达那里。

常常听到这样一句话“走在路上不管这条路走向何处,只管尽情欣赏路旁两边的风景。”一个没有方向只欣赏生活路途两边风景的跋涉者,在不断前行中虽然即时欣赏着美景如画,内心里没有目标的无望感却让身心在疲惫中不断积累和挣扎。没有前方确定目的的旅途似乎失却了真正旅行的意义。任何这个世界上的事物,总是会有一个开始也有一个终结的过程。而把自己献身在这样状态的人,仍在不断的向前进中,但全部生活的理由已经化成前行本身。而作为生命主体的自己,仿佛成为一架只会运动的机器,冰冷坚硬,没有活力和温度。而生命中那爱,幸福和温暖就像海市蜃楼,若隐若现。犹如同花谢一般,在身后渐次凋落,生命已经萎缩枯干。

这种只注意两旁风景的却不关心方向和目的的心境导致对现世物质享受有无休无止的追逐。在沙漠和绿洲,得意和失意此消彼涨的交错中,表达着焦灼浮躁。心灵麻木,感动的阈值越来越高,再也没有心思管那些离感官以外的事情。以为经过了就会有什么留下,却发现匆匆的脚步让我们逐渐冷酷,于是乎,我们渐次成为一个为奔走而奔走的行尸走肉。即使锦衣玉食、灯红酒绿,浮华过后,一切如同烟云,飘荡过后,心灵皆为空泛,无处着地。所罗门王在最荣华最显赫时发现地上一切的追逐皆为虚空。即使在即时行乐中得到了所谓的快乐,但往往内里仍得不到平静持久的喜乐,到头来又会转化为不快。生命若没有目的意义和到达那里的方向,它就什么也不是了。没有真实生命的人,爱和温暖也就微不足道和无从谈起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