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命与温暖的话题(十二):生命的沙漏 在GO火车上看到一个人拿着一个沙漏,不时地在倒转着玩。我就问他:“很好玩啊!”“我今天买的,希望以此提醒在地上的生命如同这个沙漏中的沙很快就会流尽。”

在这个世界,人们常常把生命的历程比作一个沙漏。把自己的生命长短局限在沙漏里的沙有多少,结果为着将要逝去的生命而挣扎困惑和不安。人的罪性使然,生老病死似乎成为极自然的规律。特别对那些认为生命的年岁不应该嘎然而止时却停下来的,心中却无法承受那心底中的无奈。悲哀和苦痛常常与生命的无常和不确定性关联。站在生命长短以沙漏中沙流动的时间限制中,人们只有在飞快流动的沙中体会生命就如秋风里枝头上那红透的枫叶,那么绚烂却又那么凄美脆弱,说掉落就掉落了。这个世界让人们认为死亡就在我们转身的黑暗里,人在不知不觉中死亡常常就悄然到了旁边。当沙漏中的沙粒漏尽,似乎此时只有死亡挥舞着镰刀进行生命的收获。

若生命不与永恒的生命相连,若生命不在神的手中掌管,沙漏中生命的全部就仅仅限于流沙通过漏颈的全部。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的过程都会在这种限定的时间下被改变。因为明白了前方的死亡的威逼将会让人们在感到被无情抛弃和彻底遗忘之中成为虚无的恐惧。就像太阳把光和热都播散在沙漠里的那可怕的焦热一样,所到之处,草木焦枯,叶片卷曲,植株废去。一切生命都悲惨地扭曲和横躺在地面上。我们看到的一粒沙的落下就好像一个整体的全部被切割、流淌失去和互相滚压在下面。我们凌虚高蹈,在积聚的沙里追寻不到一种伟大的单纯,神圣和温暖。我们感觉不到个体的生命是融于无尽的,广阔天宇的生命之中。人们只有在死亡如“灯灭”之中体会永绝的悲嚎。

当将生命交给生命的掌管者时,你已经就不在乎地上客旅中曾拥有什么,因为这沙漏曲颈中仍有一粒粒沙缓缓通过;不在乎一生中成就过什么,因为知道沙漏外神的手掌管着沙流动的方向。每一次倒转,一粒一粒沙漏出,总会在一定的时间里流淌出全部。那不正是人们在地上有限客旅生命的写照吗?岂不知在沙粒流尽的那一刻,神的手又将它一个翻转。在新的流淌中,新的生命再一次开始,流转永不停歇。

绿映夕阳静日长,若一个人停留在没有时间的境地,心中也就没有了一分一秒,也没有了世界、历史和地球的整体滚动,而只有存在的静默。沙漠中是容易忘却时间的,悠闲平静中最容易忘却时间,在爱和温暖的环绕中也是最容易觉得时间的不够。神是爱,神将我们置入永恒,我们就不会担忧沙会流尽和时间的期限将至,更是在无限永恒之中,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实现的。

当我们自己体验将全部委身给神时,实际上是我们将有限交给了无限,将担忧困境和惧怕稀释在永恒中,时间也融入和化解整合在神的生命中。此时我们就失去能感觉到自己,我们感觉不到躬下腰时拉紧的背肌是一条长长的曲线。内省与深思的理性已不随阳光、空气、流沙的摆布和漂浮,而是内里淙淙流淌着神完全的使然。永恒不仅让我们失却了时间也失去了形状,然而生命中最深刻的爱和温暖的意识却全然显现了,我们沉浸在稳妥,安静,喜乐和力量之中。我们不会痛感着时间的流逝,没有死亡在前面虎视眈眈。一句话,在永恒里,没有了过去,现在和将来,没有时间的隧道可以穿梭,只有爱的注视和关怀,只有与神同在的美好!

你愿意让生命的沙漏永远地自由倒转吗?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