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生命与温暖的话题(十五):戏如人生 人生不仅是一个过程,也是有目的的。凭着人自己有限的认知,只能在“过程”之中。所以在过程之中,人们没有一个终极的目的,因此在没有意义和希望之中靠过程中即时享乐满足着自己的愿望,在有限的框定中去达到他们所设定的有限人生目标。结果在现实世界的泥水中滚打摸爬,似乎以为得到一根救命草,最后发现自己还是在一块浮冰上,随时会因冰融化而致他们一生所成就的成为空白。

在生命的进程中,我们每一个人似乎都在演戏一样。只是上演的节目,剧种,情节,上台的先后顺序,与他人有没有配戏,这全凭着自己的感受,自己随机的境遇或因缘,就有各种各样的组合和不同。没有上台的观众或等待要上台的也会参照做着自己的想要做的。有上有下。有些人还没有尽情施展自己,就匆匆走下。有些人在台上陪伴很多人,表演的相当出色美满,可还是不能忍受要关灯逼着要谢幕的那一刻。人的一生看起来完全就像在台上演戏。没有导演的一出剧,必定是人根据自己喜好的群魔乱舞。

一部耐人寻味的台上演出,必有一位导演尽心尽力地按排,根据每个人的才华组合不同的场景,使台下的观众体会到和台上演员一样的经历,知道自己的路该如何去走。大自然中每一棵草,看似无所求地萌发,无怨无悔的凋零,在一生中吮吸它该吮吸的水分与阳光,分享着成长所需的土地和空间,从草籽萌发到成熟后开花结子,尽着它该尽的责任,后又化为泥土,成全下一个春天要萌生的草芽。当你仔细去思想世上万物有序的在运行运转之中,必有一个大导演来掌管着这一切的有序组合和安排。人是万物之首,本来每一个人有美好的舞台戏本--爱的故事,自己在戏中的角色,剧中的配戏,台上表演的时辰和演出后生命的更大展现,那就是与大导演一起举办永永远远的庆祝宴席。可是,人类始祖不按大导演的意图,却选择了自己的意图,结果台上出现了为了展现自己,我行我素,我争你斗,一出戏成为个性的展现场,成为角斗地。一切的规则和顺序均按自己的喜好。很自然,演出后与大导演的永永远远的庆祝宴席没有了份。由着自己性子使然的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灯灭散场,也不知道散场后要去往何处。结果迷惑,疑问和左右为难。既要在台上按自己的欲望使性子,又担心关灯熄灭后不知去向。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问题啊!

由于不遵守神所设立的规则,想从自己的内里去挖出一个样子来跟从。其实不认识大导演的,一直不明白真实生活应该是一种怎样的模式,幸福又应该如何去定义。人们常常把不愿接受而又无力改变的结果叫做宿命,总是喜欢把无法解释的巧合称之为缘。生命中经历苦痛的时刻远远要比高兴的时刻多得多。有的人选择了温暖的依靠,那是一份戏后极精致的爱与依托,而有些人则因为那份独立坚强,而在台上突显一种隐忍的痛楚。那中间包含了太多的无奈,放不下,也举不起。坚强使生命变得钢硬和冰冷。只有选择导演的指令,按照导演的意图,坚信导演那对幕后的永远应许,结果那份不经意的爱和温暖,不需要表白就如同身边掠过的每一缕微风一样就出现了。那份在安静和信靠中,不需要索取就读懂了幸福和喜乐。知道那些选择独自表演的演员,在如水的夜里,也会偷偷地渴望其他人能够读懂隐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那份疼痛。只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敢把那深入骨髓的伤口,翻出摆布,怀着无望的心情抚摸、淋湿、风干、折叠、尘封……人生靠自己往往会彷徨和等待,但神是我们生命的大导演,祂让我们按照祂的意图,在大小不同的角色中排演一出生命和爱的剧来。

人生如戏,若你的生命越真实越在在戏中就演绎着真实和爱的故事;人生如戏,因为舞台上的时间就是地上客旅的时间,长短掌握在大导演手里,好坏的选择却在你自己的手里;无论在其上长短,角色的大小,与何人配戏,台上行走的动作快慢,只要生命中能够荣耀神的名!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