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总问此语过时无 ——神心意中的夫妻之爱

洪予健

问题之关键:何为头

人的本相,在家中最容易毫无顾忌地暴露出来。例如许多人在外面,对人可以客气忍让,以致受气。一回到家却只想出气解恨。偏偏甘心作“安全阀门”(出气管道)的配偶少之又少,结果是双方都生气,造成更深的伤害。

从 大陆来的弟兄姊妹,或许还记得这么句话:“家里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因为在官方的意识型态中,一心为公的人不该老是顾念家中之 事。但神从来没有将家庭的事当小事看,祂要家庭成为基督徒灵命更新、彰显祂荣耀与权柄的重要所在。所以,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五章提到:神吩咐作丈夫的效 法基督,以舍己的爱来爱妻子;作妻子的要效法基督,以虚己的样式来顺服丈夫。

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以弗所书》 5:22),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 (《以弗所书》5:23)。在男女平权观念深植人心的今天,觉得这节经文难以消化的姊妹,恐怕不在少数。基督教自由派的解经家就认为,保罗这么说,显然受 到了时代的局限。他们宣称这种男尊女卑的观念并不是神的意思,因此就没有必要顺服这种过时的教导。

但这真是过时的教导吗?保罗真的主张男尊女卑吗?这里根本的问题,是出在对“头”的理解上。许多姊妹想不通的是:家中为什么要有个“头”?为什么不能男女平等?要不就大家都不作头,要不就两个人都作头?

这 想法似乎有道理,可惜行不通:夫妻意见不同是常有的,怎么解决呢?民主投票吗?一票对一票,问题还是存在。有人会说:“这简单,谁对就听谁的嘛!”需知夫 妻争吵本来就是因为双方各执己见、不肯服输才吵,更何况许多时候,不同的意见,只显出不同的偏好,与对错无关。这时又该听谁的呢?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9)。神的创造带来的是秩序,绝非混乱。当保罗说“男人是女人的头”时,他所依据的是神创造安排的超越性(《哥林多前书》11:8-9),而非当时的文化习俗。

圣经对“头”的解释,与世俗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在世俗之人眼中,谁作头谁就神气,已作头的就想保住自己的权力与地位,甚至可以为此不择手段。

基督教反对这种抓权的观念,但并不是不要首领。圣经记载,当耶稣的十二门徒为“谁可为大”起了争论时,耶稣说:“你们里头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事人的。”(《路加福音》22:26)。祂为门徒洗脚,就是最好的榜样。

耶稣是普世教会的头,但祂不是以神的身份径直宣布、强制执行的。而是“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而且“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立祂为教会的头,“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立比书》2:6-9)。

丈夫的职分:舍己的爱

耶 稣在这里为我们作丈夫的,立下了作头、作首领的榜样,就是用舍己的爱与服事的方式,来承担家中作头的一切责任。祂从来不曾这样吩咐过男人:“你是家中的 头,你的责任就是逼妻子顺服。”反而这样期许:“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25)。

这 种舍己的爱是无条件的,并不以妻子的顺服作前提。我们许多作丈夫的,发现自己很难赢得妻子从心底发出的尊重与顺服。这或许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爱妻子 的这门功课中,神还没有批准我们毕业,我们还有许多尚待操练学习的。因为,如果作丈夫的像爱自己那样爱妻子,又如同基督待教会一样,又有多少妻子会不敬重 顺服丈夫呢?

有些弟兄也许会问:“当妻子不可爱的时候,也要爱她吗?过去谈恋爱时,她妆扮得宜、温柔可人,如今却叨叨不休、暴躁易怒。我怎可能还像以往那样喜欢她呢?”

关于这点,让我们从两方面来思考:

第一、妻子会变得不可爱,最可能的原因,是她没有感受到丈夫全心全意的爱。换句话说,妻子如此的变化,丈夫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神为什么一再强调丈夫要爱妻子?因为祂以不同于造男性的方式来造女性:神用男人的肋骨造女人,是为了让女人被男人贴心地疼爱。

有 人说:“爱情是男人的一部份,却是女人的全部。”这话虽然忽略了更大的真理,却也有它一定的根据。得不到爱情滋润的妻子,不可能有真正的快乐。她会逐渐变 得抑郁伤感、情绪失控,有的就以强悍的言行将自己武装起来,终于失去了女性最可贵的温婉气质。因此弟兄们若遗憾妻子不够可爱,就该检讨自己是不是爱得太 少。

第二、真正的爱情,不能单靠源于两性间互相的爱悦吸引。我们称这种吸引为情爱(Eros)。情爱虽然有时来得出其不意、不由自主,却 是一种有条件的喜欢。而“喜欢”是一种顾客心态,目的是满足自己的需要。它不能构成牢固的爱情基础,因为没有人能保证自己永不失去“喜欢”的感觉,就如没 有人能保证自己永不生病一样。

在神的旨意中,情爱需要有圣爱(Agape)来坚固保守,才能历久弥新。圣爱是无条件的爱,它要求的是从主 而来的谦恭事奉的心,和靠主得胜的意志。圣爱是仆人心态,目的是为了守护对方一生的幸福。在基督教的婚姻观中,唯有圣爱才能构成婚姻的真正基础,而婚礼的 盟誓要由圣爱中的意志来贯彻。

亚当说夏娃是他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保罗则以人和自己的身子作为比喻,说明丈夫与妻子的关系,是超越 “喜欢”,而进入意志之爱的。随着年龄增长,身材变了,这样那样的毛病也纷纷出现,我们不再觉得自己的身子令人满意。尽管如此,我们绝不会苦待、忽视自己 日渐衰残的身子,反倒加倍地保养顾惜。

主所要求于弟兄的,就是用这样的爱来爱自己的妻子。愿我们这些作丈夫的都来到主前,让祂教导我们如 何爱妻子。而这爱,将引发妻子也以爱来回应。圣经上说“爱妻子的,便是爱自己了”。当妻子因丈夫的爱而更美丽、更智慧,对丈夫更温柔、顺服,也更敬重、关 心,那不就是每位丈夫最需要的吗?

为妻之道:智慧的顺服

神要夫妻彼此相爱。但同样是爱,表现的形式却男女有别:丈夫对 妻子要表现出怜香惜玉、舍身保护的爱;妻子对丈夫的爱,则要以敬重、顺服、温柔的方式来表达。圣经中不只保罗这么说,彼得也说:“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 己的丈夫。”(《彼得前书》3:1)许多作妻子的听到“顺服”一词,就觉得刺耳,认为顺服是弱者的表现,似乎太不符合平等自主的妇解精神。又觉得丈夫有诸 多缺点,很难令人服气,还有也怕一旦示弱,配偶就会得寸进尺、骑到头上来,那时再想“收复失地”就难了。

让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检讨这些想法:

第一,顺服是否意味着女人的地位较低呢?在世俗世界中或许如此,但在基督里却不一样。正如基督存心顺服天父,但圣子在三一神的位格里,并不是次一等。或顺服或作头,都只是神为弟兄姊妹在成圣道路中,所规定的功课及事奉方式,是祂美好的心意,并不意味着两者地位有高低。

第 二,顺服是否意味着软弱无能呢?恰好不是。人不能顺服,是罪性使然。圣经所教导的顺服,是带着智慧与勇气的主动选择,绝非软弱无能的表现。一个人软弱,表 示他缺乏做抉择的胆量,只能依赖与屈从在他人的意志之下。而主动的顺服之所以难得,正因为它是自由意志的选择,意志不坚定,就无法坚持顺服。

第三,为什么神要吩咐丈夫作头,让妻子来顺服,而不是妻子作头,丈夫顺服呢?我们若敬畏神,就会发现祂这样的决定里面,实在深藏着奇妙的智慧。

神设计男女有别,这点从男女双方择偶时的倾向就可以看得出来:男子和女子交往时最感到满足的,是被敬重。他认为女子最动人之处,是小鸟依人的温柔;而女子无论才华怎么高、能力怎么强,她都不希望丈夫比她弱,她要倚靠在丈夫宽厚的肩头上。

作妻子的若发现丈夫缺乏伟岸阳刚的气度,遇事唯唯诺诺,必然深感失望。因此妻子若希望丈夫可以“仰望而终身”,作她生命航程的避风港,唯一的选择就是让丈夫作头来保护她。妻子主动而温柔的顺服,可以激发起丈夫对家庭的责任感,与对她的呵护怜惜,这就是神的设计与心意。

第四,有的妻子说:“我丈夫有哪一点值得我顺服呢?”言下之意,似乎丈夫首先要够得上某些标准,才配得顺服。其实顺服是主对作妻子的命令,是没有交换条件的,顺服丈夫就是顺服神。妻子顺服,并不表示丈夫样样比她强,而只因她的角色是妻子而已。

更何况人的标准并不可靠,一代哲人苏格拉底与美国总统林肯的妻子都是有名的悍妇,她们不觉得自己的丈夫配得顺服,但苏格拉底与林肯总统果真不配吗?

第 五,顺服是否意味著作妻子的处处被动,不再学习知识和本领,只一味地等待丈夫发号施令呢?当然不是。顺服不是怠惰无为,更不是没有自己的看法。《箴言》 31章中那位才德的妇人,“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她除了“以能力束腰”、勤奋工作,又“张手赒济困苦人”之外,还是个“开口就发智慧”的妇女。

最美的是她使丈夫一方面“心里倚靠她”,另一方面又可以“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为众人所认识”。这就是所谓成功男人背后的那位女人:她自己并不缺乏能力,但她的智慧使她选择温柔、顺服之道,让丈夫作头、出头,而建立了美满和谐的家庭。

由此可知,顺服实际上是一种更高明、更需要智慧的艺术。作妻子的若掌握了顺服的主动权,就称得上是智慧妇人了。

所罗门王说:“智慧妇人,建立家室;愚妄妇人,亲手拆毁。”(《箴言》14:1)可能有人问,既然神宣布丈夫是家中的头,为什么却又说家室是智慧妇人所建立的呢?是否自相矛盾呢?

不是。原来,智慧妇人建立家室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拥戴、“委任”她的丈夫作家中的头。在这个意义上,任何一个家,若没有妻子诚心的认可与坚定的扶持,丈夫永远无法作真正的头--他顶多可以成为家中的霸主,却作不了头。

如果作妻子的不愿主动委任丈夫作家中的头,最可能出现的情形,就是家中长期权力斗争,谁都怕被对方骑到头上。家不再是爱之窝,倒成了角力场。

其实在家庭的战场上,是没有胜利者的。对妻子而言,所谓“角力的定局”,不外乎下列三种结果:

一、她得到一个逞能、凶狠、强出头的霸道丈夫。妻子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需要压制管束的对象。这种情形下双方心里都满是苦毒,谁也得不到对方的爱。

二、丈夫因不被尊重而自我形像低落,在家中不知所措,在事业上浑浑噩噩,不知道妻子是否还希罕他主动的爱。

三、丈夫变成一个乐得百事不管的客居者,在家中不挑任何担子、不负任何责任。他以这种“乐得清闲”的消极态度,来作为无言的抗议与抵制。

这三种丈夫虽然表现各异,但显然都不是为妻者所想要的。因此姊妹们若想得到丈夫怜香惜玉的爱,就绝不能以“铁娘子”的面貌,处处和配偶竞争。

前提与源头:尊主为大

作丈夫的不愿主动爱妻子,与作妻子的不愿主动顺服丈夫,都是愚妄的表现,偏离了神的心意。充满斗争气息的婚姻关系,很可能要不就是在吵闹中以离婚收场,要不就是夫妻中的一方被第三者的体贴温柔所吸引,造成外遇的悲剧。无论是离婚或外遇致使家室被拆毁,都是极为痛心的。

弟兄们若想使妻子更美丽可爱的话,就要无条件地、舍己地爱她;同样的,姊妹们若希望自己的丈夫更有男子气概、对家庭更有责任感、对妻子更怜惜爱护的话,就要无条件地顺服他。

真正的夫妻之爱是生命的流露,双方都以顺服神为前提,在祂的爱中彼此相爱。愿我们都效法基督,也让祂作我们的一家之主,在美好的婚姻中享受神的祝福。

作者来自上海,现为加拿大温哥华信友堂牧师。 转载自: 《举目》杂志2003年9月第11期 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2684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