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第13至18节中也写道∶“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裏睡了的人,神也必将他与耶稣一同带来。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裏,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 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

八月份一天我下班行走在UNIVERSITY AVE去赶火车,途中碰到郑姐妹,她说∶龚弟兄最近身体有点反复,十几年前切除的癌,在肺部又发现了,她刚刚陪他去看过医生。看到她满脸的疲倦,就知道她身心的劳累。我对她说∶将一切交在神的手里,为你们俩祷告,之後就匆匆道别了。

九月五日上午我打电话去教会找不到宋胜传道。他周末要去接女儿回家,我正好给刚进大学的女儿捎带些东西。後来,我只好打手机,那边说话的声音很小。他说∶“我现在在龚弟兄家,龚弟兄昨晚上在睡梦中被神接去了。他永远睡在神的怀里呐。”郑姐妹前一天还和龚弟兄吃晚饭,睡前聊天,祷告读经,早上郑姐妹五点醒来,知道神已经让他歇了地上七十二年的劳苦。

九月二十七日早上我和太太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多伦多的St. James’ Cemetery公墓 (Parliament St./Wellesley St. E.) 参加为龚弟兄举行的追思活动。那天,天空充满毛毛细雨,和着这个季节无声地落在各处。我们到达那里时,很多人挤满了那个安静的小教堂。在管风琴回响着下,大家签名坐下。高牧师主持今天的仪式。宋传道祷告,大家唱了两首诗歌之后,黄牧师布道。接着王传道读了一大段圣经经文,龚弟兄的小弟和儿子也在台上见证了龚弟兄爱主的一生。最後由几位姐妹组成的诗班献诗《日落之那边》(Beyond the Sunset)日落之那边,赐福之早晨,在天堂乐境,与主相亲;劳碌尽完毕,荣耀之黎明,日落之那边,永远欢欣。日落之那边,云雾尽消去,无风暴威胁,无忧无虑;荣耀快乐日,永远快乐日,日落之那边,欢乐不息。日落之那边,主亲手引领,到父宝座前,见父荣面;同在荣耀中,主伸手相迎,美丽的那边,直到万年。日落之那边,故人乐团圆,亲爱者久别,欢喜相见;在天家美地,不再有别离,日落之那边,欢乐永远!。” 这首诗歌被反复唱了很多遍,心在这种美丽中,禁不住为龚弟兄那份在那一边的美好心涌感恩。大家在管风琴的音乐声中,与郑姐妹和其他家人相拥道别。知道龚弟兄去了好得无比的地方,我们也会将来再相见,也就在这一刻心完全释放在神那里了。

每一个基督徒都有经历苦难的历程,这一切如同保罗身上的一根刺。刺痛,让我们肉体感受到不快,但也让我们知道人的软弱和无力,知道我们要依靠神才能经历得胜的欢喜快乐。虽然身体的朽坏似行进在黑暗中,可是灵里每个人都在神相搀相扶相抱的温暖中走向快乐无比的未来驿站--永恒的天家。那里没有痛苦没有哀伤,是我们心中渴望的国度。

记得每年教会的圣诞晚会上龚弟兄拉京胡和郑姐妹亮嗓子来一段京剧段子,那专业般的唱腔音调博得大家的称赞。一九九七年他们开放家庭,在他的家成立一个但以理团契,每月都有聚会。我曾在教会杂志《溪水旁 》服侍时,邀请龚老师写过一篇团契成长的见证文章 ,发表在第3期上。後来从恩福协会的同工那里知道龚老师参加《空中神学院》的课程。感谢神,在他身体病痛的十年间,神也让他经历了神的信实和搀扶。愿龚弟兄安睡在神的怀里,直等到主再来的那一天。在约翰福音第十一章第廿五节里“ 耶稣对他说∶复活在我丶生命也在我,信我的 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圣经哥林多前书十五章第50至57节中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姐妹们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他接着在哥林多後书第五章第1至8 节说∶“我们原知道丶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丶必得神所造丶不是人手所造丶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们在这帐棚里歎息丶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丶好像穿上衣服。倘若穿上丶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我们在这帐棚里歎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丶乃是愿意穿上那个丶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神丶祂又赐给我们圣灵作凭据。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丶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丶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在。

现在遍体冰凉,不是为了完全朽坏,而是为着灵魂永远的活着和天亮之後永醒。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