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是写给已经回到天家的同路人张伯伯的一封信.

————————————————–

主内张弟兄,你好!

因为我们同感一个圣灵,我在这十月一个金秋的夜晚给你写信。我一个人伫立窗前,默默地望着外面一望无际的暗景,静静地听着雨滴敲打着窗户,我的心徐徐地被引导想到了你。记得去年感恩节那天,你和我们来到Penetanguishene 镇旁边的省立AWENDA 公园。我们人手拄着一根木杖穿行在林中小道上好几个小时,被四周红透了的枫叶包裹着,被一会儿树林遮蔽一会儿蓝天顶头AMAZED着,大家不断地停停走走,说笑着,分享着,唱着诗歌。我不停地跑前跑后地给大家照着相,留下了那些珍贵的镜头。

你回国没有多日,就在电话中告诉我说∶回国后的一天下午,你心中有一个深深地感动,一种让你身不由己地感动。这个感动让你流泪,让你不由自主地大声朗诵主耶稣曾教导门徒们如何向天父祷告的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丶权柄丶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你说这种感动一直到完全背诵下来后你的心才平静下来。你知道这是神的灵触摸了你的心底。你说从此以後,喜乐每天满溢于你的生命。你不断唱着《这里有神的同在 》《耶和华是爱 》和《奇异恩典 》等诗歌。你说当你思念我们这里的弟兄姐妹们时,就情不自禁地唱起《同路人》 。我在电话的这边听着听着,心中被灵触动,眼泪从我的眼睛里也流了出来。我知道神有祂的时间,用祂的方法,在合适的场合就拣选你成为祂的儿女。感谢神,我们切切在神面前的祷告,祂都垂听。

还记得你在BARRIE 时,那年圣诞节教会在排演六幕话剧《浪子回头 》时,缺少父亲的扮演着,你就自告奋勇地接受了这个很重的角色。那时,你的眼睛正在经历病痛。读台词那么的费力,但你硬是把词基本都背了下来。把一位慈祥敬爱的父亲演得维妙维肖。我记得你在台上大声呼喊∶“儿啊,你在那里呀?你回来吧!”,以及见到浪子时,奋力扑上去拥抱的情景。我也仿佛看到神也在象父亲一样呼唤着所有的浪子回家,回到神的家。我知道你和我们一年的相处中,神的灵已经在你的心里完全驻扎。当台上你相拥着回归的浪子时,那一声声“儿啊,你可回到家了。我日日盼夜夜盼着你回到家啊!我们再也不分离了。”我分明看到你眼中的泪花在闪烁。那是心中的感动,那是神的温暖,那是生命的最高点。

这个平静的夜晚,我一个人听着雨声,反复吟唱着《同路人》

只因为我们都是同路人,才会有同样的经历, 只因为我们都是同路人,才会有同样的追求, 同甘苦,共患难,只有同路人最亲。 同流泪,同喜乐,只有同路人最真诚。 感谢神,让我们在真道上相逢,成为同路人, 我们内心发出同声地歌唱讚美奇妙救恩, 心灵合一,相互理解,同路人一定要同心, 美好的盼望,永恒的国度,永远属于我们。

我终于明白,那些生命过往中大大小小的事,不是消失了,而是因为神的灵将我们连接而在一起存在着;那些在地上经历的实在,神都将其化为生命的力量,在祂的国度里将我们合而为一。

记得你最後一天在病床上平安地安睡在神的怀抱时,我们收到一份你的女儿ZP姐妹发给我们整个团契弟兄姐妹的。邮件是这样写到∶

亲爱的弟兄姐妹:

感谢主,让我父平安地回到主的怀抱。他从三月十五日开始昏迷,于二十日凌晨两点三十分被主接走。感谢主,他睡去的时候非常平安。感谢弟兄姐妹在他生病期间一直用祷告托着他。

主内平安 ZP

主耶稣在离开祂的门徒之前,对他们说∶“我去原是为你们豫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豫备了地方丶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丶叫你们也在哪里。”这是耶稣给每一个信他的人的应许,他为我们预备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可以一直住下去的家,在那里不再背负重担,我们不再需要为一生中的错误或过犯自责受苦,因为上帝已经藉着耶稣基督,帮我们预备这个永远的家,当我们跑尽地上一生的道路之后,就可以回到那里安然休息,得享神永永远远的美好。我一直在用自己有限的想象力来思想天上那个好得无比的家是什么样的情景。你已经歇了地上的劳苦,安稳在主的怀抱中。你在神的家中,已经与神永远同享天上的美好了。

我在电脑上打开了当时我们团契专门为你制作的短片《同路人》 。随着音乐的响起,带给我的是一份回忆,一份爱,一种力量,一种在神里面的深情。

你在睡前最喜欢的两首诗歌就是《这里有神的同在》和《同路人》。记得只要我们和你遇在一起,你都要我们大家唱起这两首歌。听着你那洪厚的嗓音放声的歌唱和沉浸在其中的喜悦和满足,怎么也不会想到半年以後,神就让你先我们一步回到神的家中。短片中插入许多你和我们大家在一起团契的照片,我仔细地想着那些和你一起发生的每一件事。知道这些照片见证你和我们在主里成为一家人成为同路人的一部分,而全部却是在主那里。这让我们值得庆祝你生命历程的新的开始。我们知道你的家人和我们,在情感上难以割舍与你在地上的联系,我们也在神面前问“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们不是求的是完全医治吗?” 在你回到天家的第二天,我们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安慰张妈妈和张鹏姐妹时,姐妹却给大家发来了又一封邮件以祷告来深深表达对父神的完全信靠。

天上的父啊, 祢给了我们永生的盼望, 赐下祢的独生爱子替我们赎罪。 这是何等大的爱啊! 我们能成为祢的儿女, 心中有说不出的甜美。 天父,天父我爱祢, 我愿一生背负十字架跟随祢。 我忧愁,我苦闷祢都陪伴我。 我悲伤,我痛哭祢都安慰我。 天地都要废去,祢的话却不会改变。 祢的应许永不会落空!”

那天晚上,在MSN上我看到了张妈妈,你知道她过去从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在神的爱感召下归顺在神的灵下成为神的儿女。看到她的容颜和听到她的慢慢叙述,知道神的平安和安慰已在她的心中。是啊,我们深信爱主的人是永远有福的。她在一声声“感谢神”中,就知道神在你地上最後的时日,完全靠着神的恩典来支撑着全部。和她谈话中,背景音乐里是《奇异恩典》“--将来在天安居万年,恩光如日普照,好像最初蒙恩景况,赞美永不减少。”她说这张CD将也在为你举行的安息仪式上播放,我想你一定听到了。

去年圣诞节前,你在电话里告诉我们,你胃口不好,身体疲乏消瘦,肤色也发黄,已经看了医生但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确诊。你要我们的团契为你祷告。记得当天晚上,就通知了所有的弟兄姐妹。为你的身体疾患的医治,心灵在神里面的保守和平安切切仰望神,乞求神。大家一致的愿望是你病好後,再次回到我们大家中间。记得以後的两三个月里我们时常和你在电话上分享在神里的甜蜜,我们一起唱诗,一起祷告。那是一种何等合一在神的面前祷告的情形啊!

短片正在打出RANDALL弟兄通过ZP姐妹的邮件写给你的邮件。RANDALL是你在这里主日学慕道班的老师,他回忆说∶你是最喜欢提问的人,也是深度思想的人。他在邮件中写道∶

张伯伯安息主怀

我们为他如今在乐园裏感谢神, 我们为他歇了地上一切的劳苦感谢神, 我们为他在病况中充满平安感谢神, 我们为他因大病袭来反而经历神的同在感谢神, 我们为他有了得救的确据感谢神, 我们为他曾经有很多机会听到神的话语感谢神, 我们为他体验到了主内一家亲感谢神, 我们为他信主的经历感谢神, 我们为他有一个爱主的老伴感谢神, 我们为他有爱主的女儿丶女婿一家感谢神, 我们为他有一个主大大赐福的教会感谢神, 我们为他经历弟兄姊妹同心流泪祷告感谢神, 我们为他一声声心灵诚实的阿们感谢神, 我们为可以成爲他在神面前生命改变的见证人感谢神。”

这是何等大的感恩!你现在在天上与神永远在一起,你完全能够知道这一切全在乎神的作为。真是让我们从内心发出感谢赞美神!记得一次在电话里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病魔让你的身体非常的虚弱,你告诉我说∶“我的病很奇妙,没有大疼痛。其它床位的同样病症的病人疼得大喊大叫,神却让我在祂里面平安喜乐。有痛时,我就祷告唱诗,结果痛就消失了,每晚都有很好的睡眠。” 记得在你回天家前有一天晚上,我们BARRIE的和城北的弟兄姐妹们二十几个人专门积聚在LJ弟兄家为你祷告。大家全部跪在地上流泪轮流祷告,读着神的话语,你在电话的那一头用着微弱的声音不断说着“阿门!”,这是我们最後一次和你的通话,但我们真真切切和你在灵里同在。当我们在电话上告诉黄妈妈你回天家的消息时,她在那头说∶“我们又有一位弟兄在那里等待我们回天家了!”

这里有神的同在 噢噢 这里有神的言语 这里有圣灵的恩膏 这里是另一个天地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 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如同那黑门的甘露 降在锡安山地 爱在这里 和平在这里 光明在这里 生命也在这里 耶和华所命定的福都在这里 你若想要得到他 在耶稣基督里” 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約翰福音第十一章第廿五節里耶穌對他說:複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 人雖然死了也必複活。

再见,在天上见!

HB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