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两个世界,两种人生

 

 

 

 

 

天 婴

 

星期四是平凡的一天。在平凡的一天里,我却经历了两个不同的世界,觉得仿佛活了两辈子。

精英世界:

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我所见到的每一个人,都能准确地诠释字典里的“精英”和“成功”。我被安排坐在那一群人中间,聆听,学习。期待有一天,我也可以成 为这些人当中的一员。我坐在那里,作为一名移民,一名女性,一个汗水加泪水,一步一步在异族文化,在白人主导的圈子里打拼的人。似乎在那一刻,我已经应该 好好地放松一下,自豪一下了。但是,不知为什麽,各位VP的精彩一点儿也提不起我的兴趣。我一直无可救药地走神儿,好像已经忘了,这是我向往已久的一天。 我脑海里一直反复出现的问题是:难道,我这一辈子活着,拼死拼活,就是为了更有钱,更有权,更有影响?突然,时间骤然停顿,那4个钟头,真是一秒一秒地在 熬。中午,在banker们云集的豪华餐厅里,我低着头,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吃饭的“任务”。虽然老板买单,我愣是一反常规地不要餐后的甜点,不喝咖啡,拒 绝和任何人聊天……。

智障世界:

晚上7:30-9:00,Mary的家。凡是和我有深交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卢云(Henri Nouwen)。 和卢云的失之交臂,无疑是我人生到目前为止最大的遗憾。六月,我收到一个邀请。一位叫Mary的女士问我,是否可以作我的灵性导师。我觉得很奇怪,我是想 了很久,希望能找到一位适合自己的灵性导师。但是,除了祷告,我从没和任何人讲过。Mary怎麽会知道呢?我再一细问这位Mary,更是吓了我一跳。原 来,Mary不但在卢云曾经生活的“黎明之家”工作,而且,她还是卢云故居灵修中心的负责人。

Mary的家是不折不扣的“蜗居”。小小的客厅,只能放三个最小的单人沙发,茶几是标准的大板凳,一架旧货店里都不多见的旧钢琴,使客厅区更显得狭小拥 挤。好奇怪,我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压抑的感觉。反而觉得眼前非常宽广。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很放松,仿佛都瘫在松软的沙发椅上,享受按摩。

我和Mary说好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自我介绍,看看我们是否有继续交往的可能。原来,Mary是一位医生的女儿,自己是理疗师,拥有两个硕士学位。她也 是音乐家,吹长笛,演奏吉他。她24岁的时候,来到“黎明之家”,并爱上“黎明之家”。一转眼,Mary在那些智障的人群中服事了35年。

Mary从沙发上站起来,我问她:“你有多高”?,她回答“六尺六”。我望着Mary丝毫没有岁月沧桑的脸,和她完全没有松懈的体态。心想:这样一位女子,24岁的时候,定是位天仙美女!

好几天了,两个世界,在我心里不停地翻转。Mary和“成功”“精英”;更有钱,更有权,更有影响,和更有怜悯,更有爱,更有恩典在我内心的天平上交错失重。

我没有勇气在两个世界中选择。但是,我知道,在“精英”和Mary之间,我更羡慕Mary。希望有一天,我能像Mary一样勇敢,选择属于我自己的更有使命的人生。

Zted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c4a4f0100baqr.html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