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放缓步履节奏

上个周六晚上我和两个孩子一起去当地一个冰球馆看一场OHL冰球赛。外面零下二十度,夹着风感觉更冷。很显然,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在震耳欲聋的啦啦队“Go Colts Go!”呼喊声中仍没能将本市球队失败的情形挽回。两个孩子以失望的心情离开了冰球馆。

十三年前,我们从大城市搬到这个只有七万人的湖边小镇,只是希望能远离嘈杂和心灵尘土飞扬进入安静的空间。在放缓了时间之中力图将生活过的更贴近自然。记得那年老大九岁,老二快二岁,老三才五个月。我们奋不顾身地搬到这里,希望挤压的空气能够在这里得以舒缓。十三年过去了,老大即将大学毕业,老二将要上高中,老三也已经长大。回想生命中每一次选择,神都将一个美好的意念放在其中。让我们一家能在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生活一段很长的时年,实在是生命中的祝福。

夏日,每当下班回到家,我们一家人饭后带着折叠椅,驱车五分钟就能到达湖边一个个临水公园。湖水两旁摇曳着各种绿树,沙滩,草坪,孩子玩的滑梯跷跷板秋千似乎悬浮在其中。看着孩子们尽情地玩耍,我和太太静坐其中分享谈论,浮躁的内心渐渐平静起来。面朝湖水,光影闪烁暖风的气息托着蝴蝶悠闲地采着花蜜。孩子们的笑声也不时响起来遮掩了湖水拍打沙岸的声音。平静中太阳带来的光线随着时间的延长不断变化。亲近着所有周围的花草绿叶,面朝湖水,心中一种遐想的感觉。神让我们不仅劳作更让我们休歇。透过眼前的景色,我看到寂静中每一片树叶、每一只飞虫、每一只湖鸥和每一缕泛起的波浪,都充满了美好的力量。这力量也穿过我,让我变得平静,缓慢脉动。均匀的呼吸声,和着天空的云彩,随着湖水飘去。当最后一丝落日余晖跳进远处的末端,我们才收拾回家。

这些年里我们的日子过得如此有序有驰有密,如此和大自然的美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我想我们家每一个成员都将会对生命经历的每一个时刻和阶段,成为他们心中的美好。我想象不出当孩子们一个个长大离开,只剩下我和太太的情形和样子。我们已经有意在做这方面的准备。今年是我们结婚二十五周年。通过生活磨合,我们的日子和我们的性情已经在永生神里面合一。靠着神赐给的爱和恩典互相搀扶走完地上客旅的路程和时日。因此我们不敢忽略一次能和孩子们在一起放慢了的时间。

每当夜深人静,我就能听到环绕街头的丛林里蟋蟀的颤鸣和飞鸟鸣喋不休,那些从大脑经手指敲入文字的键盘击打声。除了灯光照亮外,偶尔街上一辆汽车的驶过短暂地惊扰了这片宁静。月光也挤进窗户,我常常静静的沉思,专心记录生命的潮起潮落以及神在我们每天的带领和掌权。不知不觉中那日出日落,月圆阴缺,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的四季年轮一晃已经十多圈了。在神里面的美好和享受,使我暂时摆脱了被时间的摆布,所有的劳苦愁烦搅忧重担一一卸下。安安静静,成为我一种极致的追求,安静地想着事,安静地输着字,安静地祷告着,安静地沉入神的灵中,感恩赞美称谢。

人心对物欲的追求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罪性带来的。疲于为生计以外更多奢侈享受而奔命。结果时间被一本工作日程表填满。每天马不停蹄,忙得像高速旋转的陀螺。在节奏疯狂时我们不是减缓速度,而是加倍努力以确保做事更快速。不停为自己的身体上发条,甚至突破体能的极限。

神为我们创立世界,用默示的话语圣经作为我们的行为准则,让我们以爱那份难以言述的情愫带动出的生命表达体会神的心意。这中间都是一份平静安稳的景象。在这样一种心灵的相契相合中更多明白神更多行出神的道。但世界让我们速度加快,让我们从沉思冥想平静中起身,为自己没有明白,没有行出来的真理争论不休。想用语言表达神伟大的秘密。其实,一个有限的人怎么会完全体会出无限永恒的神呢?在神来看,祂所创造的宇宙本是与祂合为一体的,我们每个人只是这个整体的一小部分。人是神按自己的形象样式造的有灵的活物。人类的迷失让我们无法回到神面前领受神创造的美好。借着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让我们每一个能够领受祂救恩的人再一次回到祂的面前,成为神永恒世界美好的一分子。神的道进入人的心,不是靠权能高压,也不是三寸不烂的舌,而真真切切靠神的恩典和神的作为。一个已经在神里面的见证者,一定是一个把忙乱交给神的;是一个在思想清醒的静谧中长久地与神同坐交谈亲近建立亲密无间的关系;是一个一睁开眼睛,就让在神里的安静刺穿世界和神圣之间的隔阂,进入世界,见证神的时刻,而不是远离逃脱。这个世界,神看一切为美好。平静安稳在神里面才能重新得力展翅翱翔。

罪性让我们无法自己能够控制生活的速度,往往失去了节奏的控制。人们忙碌奔跑似乎只关乎自己的得失。任何抽离出来地时间都不能调节日常浮躁后地积累。惯性运转的时日几乎让人的清醒都拼命地用于工作。即便是一点点难得的暂停,也会让大脑高速运转、不停地筹划。醒着似乎意味着就是要赶着完成事情,以此弥补流逝的时间。人们为何要如此疯狂运转的节奏?有些人是为了赚取更多金钱;有些人争分夺秒是为了赢得声望和权利;有些人以为节省出时间可以得到和延续幸福;殊不知幸福只在放慢节奏,在体味爱和温暖时才会出现。那么为什么要无休无止地辛劳呢?

圣经《诗篇》三十九篇中大卫王祷告说:“耶和华阿、求你叫我晓得我身之终、我的寿数几何、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长。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数、在你面前、如同无有。各人最稳妥的时候、真是全然虚幻。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诗篇39:4-6)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在地上的日子就犹如客旅之人在客店住一晚上时,这一切忙乱实在是没有意义。就像大卫在诗中说的:耶和华阿,求祢叫我知道人的身体是会终结的,人是有寿数的,不是想像中的很长,生命的年日窄如手掌,在永恒神面前如同无有。若不认识神,以为赚取的是自己的稳妥,就必会落空,全然虚幻,枉然。所以,象大卫王那样寻求神,叫我们晓得这一切,叫我们知道我们在地上的日子是在神的掌管之中。

当一个人不知足,不感恩,不认识永生神时,就如圣经《箴言》中说的:“富足人的财物,是他的坚城,在他心想,犹如高墙。”(箴言 18:11)当一个人富足又不认识神,不断拼命积攒财富,往往以为丰盛的家财可供自己安逸地吃喝玩乐。其实,财富并非坚固城,对生命毫无保障。在神面前,财富根本不是衡量一个人价值的标准,“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人的终极盼望在天不在地,人的价值体现在神而不在自己。世人只知为地上的事筹划,只顾为自己的享受考虑,这一切在永生神面前一文不值。忙乱追逐财富的积累不但无法换取永恒的生命,就算在短暂的人生中,也不是无所不能。财富可以买来满桌珍馐,却买不到好胃口;财富可以买来最好的医药,却买不到往日的健 康;财富可以买来豪宅,却买不到幸福的家庭;财富可以买来最动人的情人,却买不到纯真的爱情;财富可以赢得无数艳羡的眼光,却丝毫填补不了心里的虚空。

愿我们能认识这位掌管万世万物的神,从我们忙乱中走出来进入祂里面得享平静!

二O一二年二月十四日

 

Piano.mp3

穿行思高湖  ( 一 ) 穿行思高湖(二) 穿行思高湖(三) 穿行思高湖(四) 穿行思高湖(五) 穿行思高湖(六) 穿行思高湖(七)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