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时光中穿行磨砺

劳伦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小说《小城(Small Town)》里讲述了一个很有启示意义的寓言故事:一粒粗沙在水浪的浮动下不小心渗进到一个正在张开双壳觅食的蚌里,结果沙粒就直钻到蚌的肉里。不断摩擦让蚌很不舒服。所以,蚌就开始分泌了一些黏液样的东西,挤出生命的精华而试图去覆蓋那粒恼人的沙,结果这种黏液就不断沉积在粗糙的沙粒表面。于是蚌就不断分泌,一曾又一層的沉淀包围包裹在沙粒外面。在时光中不断穿行磨砺让这颗沙粒有了质的改变。有一天,蚌終於感觉不到那恼人的痛苦。原来,那些分泌的黏液,不断沉积钙化摩擦抛光,產生了一顆晶萤闪亮的珍珠。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其实,每一顆珍珠都是艳光四射的宝貝,但是追根究底,珍珠却是从一顆製造痛苦的沙粒而来。我不知道这一幅幅的画面闪过的时候会不会感动你,会不会触动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但我读完后被感动了,真真实实,深深切切。

1371617475.jpg

                                             (Picture from internet) 对于蚌来说,沙粒进入体内后的每一天都是在生死之间挣扎。粗糙的石子在与蚌体内嫩细的肉体相互磨合中,它不断经历太多死里逃生。但蚌就是在这样一种经历中, 成为一个坚强面对难处苦楚的强者。在每天蚌壳一张一合的从容中,它不刻意表现自己的苦难,而是竭力做好它正常的觅食。它需要频繁地分泌粘性液体,让蚌在与沙粒中间的生命砥砺中抵消苦楚。蚌不是用言语,而是用行动证明,即使受苦,仍然向沙粒显示健壮有力向上的生命。蚌和沙粒一同受苦,在受苦中传达舍己的生命。在这个意义上,蚌为了成就沙粒的使命就有了担当苦难命运的责任。蚌对抗沙粒带来的苦难并不是任其消极痛下去,而是积极参与到苦难中。在苦难中用自己的正能量,将苦痛转化,最后成就了珍贵的使命。

dsc7870.jpg

(Picture from internet)

这一个沙粒在蚌的壳内,像魔鬼一样折磨着蚌。于是蚌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就与那沙粒拼个同归于尽,要么就想办法把这粒石子同化和平相处。蚌选择了用自己柔软的身体包容这颗沙粒。 蚌的一生因着沙粒的进入而让它有了一个不可停止的跋涉,生命中有了不可承受之重。可以想想蚌起初常常会感到一种压抑的痛苦。可是,它的生活没有陷入一个单调的一张一合世界,而是将所有的困苦以体内分泌出的美丽珍珠质黏液精华缠绕于沙粒,把小石子润滑沉积一层一层地包围起来。在与沙粒磨擦刺痛的相处中,正向赢得了轻松,赢得了喜乐。蚌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裹覆着沙子,朝夕相处,不离不弃。内心更大的沉重不断丢失,积极穿梭在优雅和粗俗,温暖和寒冷,痛苦并体验着盼望的快乐。沙粒的每一次转侧,虽然带给它的都是撕心裂肺的痛,可是隐忍内敛的蚌却默默地把伤害了它的沙粒放在心底最柔软的角落,用滚烫的心血和温热的粘液,呵护滋养,让它日益光耀,蚌终于将沙粒养成了宝贝。这是一种从痛苦到圆润的过程。沙粒按其本性本不该配得这样的美好,这样的珍贵,可是蚌定意要成就这样的结局,为要彰显那在外面看不见的荣耀。它用自己毕生的心血与精力滋润着沙子,怡养着沙子。忍受着磨合过程中的彻骨的痛,但蚌无怨无悔,默默奉献。最后将沙子在它生命中化腐朽为神奇。这是无私的奉献,是牺牲,是舍己,是爱,是生命中恒久忍耐永不止息。

这里把轻和重如此简化。展示了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包容忍耐的心成就尊贵荣耀的生命。时光飞逝,爱却永恒,彼此的存在,就已经足够惊醒生命中所有的感觉。爱和家的感觉,不仅仅是存在在沙粒的扰动,忧愁埋怨, 而更多的是在许多时辰以后,当蚌经历久别的缠绵,已经老到蚌无法留恋珍珠时,那个曾经在苦难中忍耐,爱着沙粒的蚌,却无法守在蚌的身旁,心会碎,身会老,而爱却永存!我们所追求的成功,其实也是一种圆润的转化。而成功之于困难,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从痛苦到圆润的过渡。而永恒的爱,会顺着光阴穿行,沉淀,磨砺,苦痛,让你的心最终趋于丰满、圆润、“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拉太书第 5 :22 )而又荣耀尊贵。超拔出来进入奇妙的光亮之中。再多的穿越,也不过是一个穿越的重复。告别是轻,其实心是沉重。温暖而宁静,不管时光如何飞逝,不管情景如何变化,那些发生在其中的情和事,是铭刻在生命之上,永恒在时光深处。沧海桑田,经历穿行在时光中磨砺后,蚌依然是沙粒最初的感动和最后的守候。

335518_121682044619477_638773814_o.jpg

                                                               (Picture from internet) 一个浪子就如同这颗沙粒,罪性所带来的恶习,每对父亲暴露一次沙粒的粗面,父亲就用爱来包裹一次,直到他成为有用的宝贵的珍宝。罪与痛相连。罪在神的干预下就转换为它的反面。就像一个无用的沙粒,制造了很多的痛,但这种熬炼,痛苦的过程,却将石子转化成宝贝,成为有用。一个蚌若没有沙粒进入,最多是过着舒舒服服的日子,成长到被放在餐桌上。但当沙粒的介入,这个日子变的不是那么容易,每天都要面对与沙粒痛苦地磨砺,这种磨砺让它们之间从排斥的关系进入到相容相合相契的生命。这种转变是因为双方的努力的结果。在爱中,在相互体谅中,不知不觉石头成为一颗明珠,蚌也因着珍珠,身价百倍。上帝可以让我们一直过舒适的日子,上帝也可以直接在蚌里直接放入一颗珍珠,可是祂却选择在我们的生命里放入一个个沙粒,沒有直接感受溫柔,却让每個人的生命都经历痛苦。因為痛苦,我们才愿意擠出生命的精华,成全了生命的巅峰,让我们与这些“沙粒”磨合中学习如何去爱那些我们不喜欢的人,身上有刺的人。在爱神爱人中成就生命中珍宝。其实,耶稣基督自己也与我们一同受苦,祂甘愿降卑,从而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时候为我们成就救恩。上帝不是帮助祂的儿女在受苦中学会麻木不仁,而是通过自己亲自受苦与我们认同。祂在受苦中担当我们的痛苦。受苦的救赎不是靠无视苦难,而是靠担当苦难。“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希伯来书13:12)”

时间中磨砺磨难,超越了自身的痛苦,把无限美丽的珍珠呈现在人面前。其实,美丽就是用跋涉的步履踏平所有的艰难,就是用朝向希望的生命信念绽放处的生命光彩,散发出美丽的光芒。人生只有经过磨练,才能得到力量。所以受苦的结果不是为了受苦:“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马书8:17)”基督和我们一同受苦,在受苦中传达祂对我们的爱。在这个意义上,爱就意味着担当彼此的苦难与命运。对抗苦难的方式不是及时行乐,而是参与到对方的苦难中,在苦难中因为相濡以沫而彼此相爱。神为我们受苦,以至于死。因为祂爱我们。基督因爱而死,从而向我们展示最强烈、最深刻的爱:爱意味着参与对方的苦痛和死亡。所以,“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腓利比书3:10)”,在爱的生死离别中分享生命的意义。

我们知道苦难的尽头不是苦难,是荣耀;是成为神的珍宝。死亡的尽头不是死亡,而是复活。就像彼得所言,“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彼得前书5:10 )”我们作为神的儿女,其生活态度可以这样概括,即“为主生,为主活。”用保罗的话,就是“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马书14:8)我们对神的信靠,在于相信任何情况下祂都在掌权,并且爱我们。我们所信的神具有全知全能,但祂仍然会让我们经历疾病患难,好让疾病患难雕塑我们的生命,让我们学会依靠神 。在其中将我们塑造成为合用的和珍贵器皿,让神完全使用。

2013年8月4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