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Piano

460161-807-39.jpg

我常站在前屋的大窗前观望,通过明亮的玻璃观望外面的世界。

记得在八十年代听到齐秦唱过的《外面的世界》和今日唱红的汪峰的《北京北京》有相似的感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我在这里死去。”无论你认为原居住在一处或举家迁移过很多地方,心灵永远在不停地漂流,寻找回家的方向和路。

窗外是一条平坦但不很宽阔的街道,两边都是错落有致不同式样的房子,人行道穿插在碧绿如毯的草坪之间,每隔几米就有一棵枫树蓊郁的立定在其中,枝叶已经开始转入变色期,显现不出那蓬勃的生命力。通常这条街非常安静。清晨和下午,上学和放学的孩子们三三两两边聊天边行步,彼此分享着他们成长中的趣事。这让我很是羡慕,希望能够时光倒流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时景。

远处望去,街是安静的,像一个端庄的成熟女子,其间的气质与魅力不言而喻。记得十四年前,我们是这条街上最早入住的几家住户之一。那时很多地方还是高大的红杉树林环绕在周围。每天看着树木被砍倒,一座座房屋被建起来。慢慢的这条街住满了各式各样的家。我对面住的WENDY和CHRIS是一户重新组建的家庭。两个人的孩子们已经长大离去。每天下班以后,打开车库门,喝着咖啡听着迷人的长调慢变的爵士乐,不停地笑着向过往的行人打着招呼。邻居MARCO和CHELSIE是一对年轻的家庭,一个学着说话的男孩和一条GERMAN牧羊狗在院中欢快地奔跑和追逐。

每到周末清晨破晓之时,天边的太阳还未升起,鱼肚白投到街上,我静静地和太太行走在其上,好似是两条悠闲自在的鱼儿在享受惬意的时光。相遇有外出锻炼的,一声问安投向他们微笑的脸上。

出国二十年,对于已经进入中年的我来讲无论从那一个层面都带来不同层次的收获与开拓,更无须谈为三个孩子带来的崭新生活环境。若不是生命停靠在永恒的上帝那里,就会始终象上述两首歌里唱出的漂泊,凄凉和无根感。生命的主改变了我的人生,坚固了我的婚姻家庭。幸福的天平始终不在失落这一边徘徊,也不无奈地坚持着让命运被动的摆布,而是在温暖,欢喜,快乐,平静,安稳之中得享永永远远的美好。生命有了意义,有了归属感,有了信心,有了爱,有了盼望。虽然我们每天每天过着循规蹈矩,日复一日的生活,看着生命中潮起潮落,但我们生命的意境已经不同,那是一种满足,感恩,无虑的经历。 虽然我们的肉身仍在绑架灵魂,不断在这个罪性的世界中为着老我软弱,但因着在主里的恩典将那不能任意飞翔的灵魂借着主耶稣的救赎,时时能够进入自由的无限,因着圣灵始终陪伴,让我们每天象在青草地溪水旁边一样过得丰盛而福杯满溢。

傍晚,天边的晚霞缓缓退去橙红色的衣裳,华丽转身后换上了晚礼服,彼时微风吹拂,唤醒了沉睡了一整天的星星,睁开好奇的一只只眼睛,打量着这个可爱的世界,注视着发生在这条街上的美好和奇妙。在经天纬地中让一切的变化和注视都指向那创造这一切美好美善的神。让世人从光亮中只看到黑暗转入到从黑暗中看见真正的那大光,照亮我们的前程,行进在回家的路上,期盼着回家的感受中。

愿你得着从主耶稣而来的祝福。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