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对生命的感觉,多半来自于经历。像刚学着走路的孩童,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迈出步子,那种溢于心却又不可言说的喜悦,只有自己知道。

在信仰的实践中像是在追求着自己的爱情,不断热烈地用信心追逐着生命的永恒。在这一切的过程中罪性不断让我们在时间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中移动和经历。结果生命的刻度上出现了一袭名为回忆的袍,看着袍在优雅舒缓中转动,轻轻地在空中勾勒出一笔一划,就知道所成就了的弧度和距离实在让人着迷,让人心醉而激动不已。罪性渴盼着人们不要从永恒的沉醉中醒过来,而信心却预支着那前面将要发生的经历。信心不需要时间空间的辖制,而经历却给信心带来新的信心。

现实的生活浸润在光阴的每一寸角落里,人们热闹时期望光阴停留在那里不要走开。宁静时刻又希望快快带走孤独和忧伤。而真切深深地印在心上的是那在永恒里没有时空感的自由。这一切就仿佛携带着泥沙的流水,唯有等到河水两岸拉长宽度水流才静缓奔跑,时间和岁月拉开了流水的长度,让这不起眼的泥沙因着说不上的力量而成全了一条金灿灿的矿带,带进永恒的无穷尽中。

一个人就是这样。若生命从时光中挪去,在没有时间的记忆中从沉睡的春天里,象一个小花顽强而又倔强地开放,任随芳香涌动。这便把现实与永恒之间遥不可及的距离拉近。虽然现实中时针、分针和秒针的摆动,穿插着潮起潮落,花儿演绎出了属于它生命属性的那部分。而后凋零的落红,生命却依旧。永恒治疗伤痛的能力让时间退出在灯红酒绿,依然繁华喧嚣的空况。

此时此刻,身在行走,心在自由。挥之不去的光阴,没有人记起。只有十字架上的血让我们的生命在光阴里如烟般消散,却依旧笑靥如花永恒清晰呈现。

这是最美的结局。

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凌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