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Slow Piano

  

  进入九月,这里夏天似乎还没有闷热和浮躁,就被断断续续的秋雨一扫而过。各处开始显出生命秋天的凋零与落败,我知道这是生命的时序。秋雨以一种哀婉凄然、失落惆怅的感觉渗透着四围,将人们的脚步和心情慢慢冷却下来,似乎时间空间就凝滞在那里。我喜欢这种像一只小虫在心灵的空旷处漫慢爬行的感动。也喜欢象一只独放的秋蝉,在生存的荒凉里不去考虑时间空间限制的那份歌吟和自在。

 

     三十年前,出差去厦门,每到朋友家做客,都是先做一罐功夫茶。边聊天边啜饮,一杯一杯品茶。茶壶不断加满水,茶味从开始的浓苦渐渐进入香幽品静的境地。几个时辰下来,因着茶的助兴,让谈话更有清静致远、耐心寻味的真情流露。

 

    我们处在如今的时代,科学技术已经让人们奔走的太快。对生命中那需要以慢才能成就的节拍,被生活频率的加快而只有走马观花和生吞活剥。没有了慢心境,没有了啜一口茶让自己的心静了下来的时候和地方,自然也无法寻找到心灵的安宁。我们所能够记忆起来的大多与安静下来的生命有关。儿时与父母的亲情,婚姻家庭中与夫或妻,与儿女的爱都是在慢慢的时间中熬炼出来的。

 

    生活的本真是来自于缓慢,来自没有追赶的情形,来自于不在时间的限制下的自由自在;生活的优雅出自于慢节奏,结果诗意的心就走进了生命的栖居地,爱也就慢慢地成长起来。应该说,慢下来的时光会将世界和其中的人如其所是地,细致到、优美地,内在地,真实呈现出来。在缓慢中才会体味出全部生命意境所在。可是,多快好省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在这个我们处身的时代里,不断在身后追赶着我们,以慢为标志的一切在快快中丧失,我们的灵魂栖居地也因着追赶时间,讲求效率中正在慢慢变成荒芜。当我们失去慢的习惯同时,充斥着喧嚣、浮躁的环境,担心恐惧也同时让我们失去了美好生活提呈的路径。

 

    只有慢节奏的生活让我们才能够真正享受怡然自得的乐趣,仿佛漫步丛林,安静、悠闲,微笑的容颜,满胸的清气;唱着民谣小曲,游荡于磨坊风车,躺卧在蓝天白云之下,漫游乡间小路、草原和林中隙地;那大自然美妙,用缓慢的口吻讲述着一个个关于美满的故事 。

 

    速度与效率形成所有速成的东西,无法靠在缓慢积累中沉淀的事物有了美感,无法在心中慢慢沉积的事物有了爱和温暖。记忆永不青睐速度和效率,追求太多的荣誉及价值使我们在生存的社会中感到迷失、陌生,也慢慢从时间的持续中抽离出来。对这种迷醉状态的追求,只有恐惧和担心时刻伴随。速度产生的快感犹如吸食毒品一样带来的毒瘾,不仅稍纵即逝,也只是快感而已,不是幸福。快感是一时的,而幸福是从心而出难以忘怀的。世界快速旋转不断加快人们的脚步,加上人们经济改善,时时处处生怕遗漏过每一个快乐时机。可事实上愈是追赶,从心而来真实持久的快乐便愈遥远,因为幸福需要生命的积累和成长过程。无论如何,急匆匆快节奏生活,必然导致压力太大。快猛的结局就是消灭,消耗,消亡,毁灭一切,但绝对与生命原本希望保留下来的情愫无关。而人生只能在爱,真诚,温暖,平安,喜乐,回家来体味生活的基本需要和生命的价值。快猛和喧嚣的生活对人心灵附加太多的东西,以为跑的比别人快,以为比别人幸福快乐,比别人多了又多,到头来却发现心灵的步子纹丝不动地仍旧停留在原地。

 

    记得刚刚信主不久,就意识到在主里的平安喜乐是在时间中与神的相契相合的缓慢中成长出来的。 可是实际操作中,仍是追求急于求成。很多时候以为身体到了,就可以了。可是神却看重的是心是否在祂里面。因为时空的掌管和永恒天家预备来自于神,因着我们的用心不同而在实际的生活上都可能会在不同的时空观念里展开。结果一路会有因着自己的原因走过很多的弯路。与神和美的关系的确是需要尽心的努力和持续不断在缓慢交往中成长结晶而出。生命的美丽,都是在缓慢中展开、在缓慢中沉淀、又在缓慢中存留。而生命的意义和目的就在于与永恒的上帝连接,在时光中等待老去,身体死去,心灵却被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救赎,进入在没有时间的永恒里长存的爱和温暖,让飘落的灵魂回到安稳的家。

 

73083857.bSGhJp1n.jpg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