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常常在与神祷告后感受深度静思的默想,唯有怀存着这份神秘的向往,才能真正体会生命与神合一的意义,以及极致愉悦的感受。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会思想到无能为力才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因着思绪停留到神创造的大能的奇妙,我们又是按照祂的形象样式而造,我们又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儿女时心中满了自豪,看到人又是如此伟大、尊贵和宝贝。今天这个世界让我们忙于手边的一切事。大多时候忙碌都是为了功利,竞争都是为了私欲。生命就像在时间里游走的,惶然无措的影子,总是与喧嚣关连。而只有当回到父神面前,安静才停留在祂里面,才找到安身之所,才真正体会到思想生命的意义和方向比忙乱的生存生活更好。

 

真正的存在 (BEING),总是跟心灵有关,并不一定跟所有实有的一切牵连。有人说,伟大的心灵都是在描述超于一切所见所听所触到的,而是在一种无时间空间的领地中寻找到的一种让生命能心安理得地置身于其中的东西。因着人的有限和无力,很多时候,这种境地靠着自己是无法达到的。若没有道路事先的预备,若没有进入的门,若没有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若没有云柱火柱的指引,若没有吗呐为食,我们以为靠自己前行可以独自寻求到那里,到头来却陷入漫无边际,无所依附的虚无之中,难以自拔。很多时候人以为是最看清这样虚无之境的,以为以自己的方式寻找真实的心灵世界,追求一种以自我设定的美好梦想,结果却总是深深地陷入失望,在怨恨和又憧憬中迷失了生命的和谐。结果是,内心憧憬的美好总是被现实强力的压迫扭曲变形,再也无法退回到自己原有的天地里。直到生命的终结,也不知道明天将会带来什么。

 

每一个人通常从本性上讲生性都趋向孤僻、内向,和敏感。从本质上说,每一个人都是完美主义者。但现实并不能满足我们的每一个理想和幻想。于是,很多时候就会把自己封闭起来,离群索居。记得我从小就是这样的人,不愿意与人交往,孤独地生活着,见到熟人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即使说些什么,往往也是言不由衷。无论是作为学生还是作为一个小职员,可以说一切的动机仅仅是维持生命生存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更多的时候,当夜深人静一个人漫步在街上或关了灯躺在床上冥想,这一切都不是面对现实,而是面对自己内心深处;不是趋于外在的行动和活动,而是趋于内在的省悟和思想。自从苦苦寻觅,终于在耶稣那里找到了我生命的港湾,便停留在那里成为我生命的全部。在其中享受祂赐给的平安喜乐。过去生命中一切的空白神为我填补。我的前景,我的家庭,我的荣誉,我的希望,我的向往,我的每个脚步,我的一切的一切都融入其中,从此与神的交往,联系,渐渐成为我生命的全部。

 

在神里面成长,思想,成熟长大已经成了我生存唯一的使命。因着神,我的思考和感受,有了温度,有了色彩,有了力量,不再是全无缘故全无根由乱游,也不会一脚踏空,毫无方向地跌落到无垠之域。这个世界给我们的一切应许到一生的最后,就会发现只有虚空的虚空,一切都会转眼成空。所以圣经在《传道书》中讲到:“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一切都是捕风,一切都是捉影。”这是以色列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所罗门王在经历了一生才总结出来的。他的财富和所能享用的无人能比,但是当他到了晚年,钱财和权色他什么都不缺,祂发现有钱了又能怎么样呢!有了权位了又能怎么样呢!这一切丝毫都对生命内里的建造没有任何益处。在这世间,一切都没有意义,世间的事情不过发生了一次又一次,并无新鲜可言,一切都是暂时的。在日光之下堕落人生的一切事,无论牵涉那一种人,智慧的或愚昧的,殷勤的或懒惰的,富足的或贫穷的,年老的或年轻的,居高位的或处低位的,行义的或作恶的,行善的或犯罪的,洁净的或不洁净的,无论他们出生如何,工作如何,死亡如何,结局如何,凡事都是虚空的虚空。

 

这个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教会我们自己就是一切,一切都是围绕我而转。这就成为人最大的悲哀。就只能活在自己一个生命里,只有通过自己的丰富想象,疏离思想感受,才能把自己置身于任何想要是时间和地域。可是,发现虚无只能让我们漂泊无法停脚。因为虚无让万物的存在和人的存在没有了意义。即使是一道晨光破晓,一抹晚霞的暗去,一片乌云移来,一阵微风吹起,一个笑容,一个拥抱,一双牵手,一滴母亲的流泪,一切的一切都将抹去了这些特定背后的力量和意义。若是只有虚无,我们谈话时也就不在轻松微笑,一切的白昼太阳悬挂和群星夜空中闪耀,就会如同残缺难解的象形符号,毫无意义的浮现。虚有的无限将会击倒一切的思想者。无限的悲哀超出了一切,遍撒于大街上的角角落落。结果生命沉睡在灯火完全熄灭的虚无中,成为微不足道的丢弃物。这个世界上人自从神所造美好的光景堕落到人自己的巧计裏以后,就充满了恶的心,没有一个是义的。无论是行善而不犯罪的,都应该向神悔改,并接受神为人所豫备的救赎主。人当敬畏神,好从神得著智慧,知道如何过人生,并且进一步认识神。所以,所罗门王在《传道书》最后写道:“少年人在年轻时当在神审判的光中尽量享受人生,好从心中除掉愁烦,从肉体除去邪恶。”(传道书11:9~10)

 

所以,认识创造宇宙天地万物的神,祂的心意是将祂的生命赐给我们每一个人。祂掌管万有,天地都要废去,只有生命在永恒中才有了最终的意义。神在祂管理一切的主宰里,排定一切现今和将来的事,并且再寻回已过的事。神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可增添,无可减少,为要人敬畏祂,好叫他们有祂的智慧,认识人生真实的意义。圣经说:“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象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神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一个生命充满神的性情的人,就像所罗门王的劝诫一样“少年人当趁著年幼,记念造他们的主,不要在这事上踌躇不决,等到年老。” (传道书12:1)。

 

然而,当一个在神里面重新站立起来的人对万物就会充满着一种不可阻挡的温柔和感动,就会为各样恩典的预备,眼里常常充盈着泪水。 生活天地里充满了温暖的阳光,日子明媚美好。脸上的微笑泛出激动的红光,生命在缓缓的河水在流淌,花前月下低语。因为有神的参与,才让一切有美丽和纯净。让我们拥有的一切,像一片高远的天空,充满着被光触抚的完全。但当夜晚降临时,一片古老的宁静,缓缓地流入生命的心田。我站在神为我们预备的高处,观看人生和这个世界,那清澈美丽高远洁净触摸我的生命,似有一种让我们感受到的,在荣耀和同在之间永恒的联结。

 

事实上,世界的存在是因着神,时间的起点和终点,都只不过是神为我们明白这个世界赐给的某种概念。而生命却不是怎样去想象或臆造,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因着神我们看到了我们所没法看到的,不仅看到自己更是看到永恒。不再把不能实现的变成一个梦,也不在焦虑中失眠难熬,而在神里面成为实实在在的生活。

 

二零一叁年九月二十日

分享博文至: